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別墅・故居・少年敘

2016/3/21 — 18:04

由張敬軒演繹的《過客別墅》及《緋荔榭・少年》這兩首歌曲,均以軒仔的昨日舊居作為背景。《緋荔榭・少年》中的「緋荔榭」,來自舊居的原名──「緋荔榭」(Felix Villa);《過客別墅》中的「別墅」,則取自舊居更名後的名字──「福利別墅」。時光荏苒,事過境遷,這座百年老宅仍然屹立不倒,見證著滄海桑田,跟其租客細說它百年來所經歷過的一點一滴。

《過客別墅》:少年寫給舊居的信

《過客別墅》的製作團隊,由填詞人林夕、作曲人Vincent Chow、編曲人Gary Tong以至監製Alvin Leong,清一色都是《酷愛》的原班人馬。數位創作人眾首一堂,為軒仔度身訂造出《過客別墅》,寫下軒仔與其舊居Felix Villa的往日情懷。

廣告

夕爺筆下的歌詞,先以上任住客在別墅中留下的歲月痕跡作為歌曲的開首──「牆腳有數段陷落」、「門柄有淡綠鐵銹」描寫出別墅中處處都留有過客的足印。接下來大半的篇幅都是抒情的部份,當中又以「對不起 逼不得已要遷居」這句歌詞,最能顯示出軒仔對遷居一事有多麼的無奈、對其舊居有多麼的依依不捨。

相較夕爺其他的作品之下,《過客別墅》很明顯的沒有那麼「哲理性」,卻反而傾向以說故事的形式,表達出軒仔對舊居的情感。相信這樣的安排,大概是為了讓聽眾更容易投入軒仔的角色之中,感受軒仔對別墅的一份深厚感情。

廣告

《緋荔榭・少年》:舊居寫給少年的信

「緋荔榭」這名字其實由兩部份組成:「緋荔」是Felix的中文譯名,而「榭」則是指一幢小屋的意思。《緋荔榭・少年》的作曲與填詞,均由容祖兒《心淡》的作曲人徐繼宗一手包辦。這首歌曲的有趣之處,便是為「緋荔榭」灌注了靈魂,並模仿一位年邁的老翁,寫信給軒仔向他問候一下:「遊過花園那少年最近你好嗎?」

別墅對軒仔的情有獨鍾,在歌詞中略知一二:「只記著你曾陪我 瑰麗如詩」、「就算人來人往 不忘記 曾陪你」;而軒仔在屋中的一舉一動,別墅亦一一記在心中,且留在它的記憶深處:「倚窗伴一個發呆傻笑看落霞」、「都記住那位停下那款跑車牽過那匹馬」。如此一來,可見軒仔在別墅心目中的地位有多高。

《緋荔榭・少年》與《過客別墅》的感覺有些不同:《過客別墅》的音域過於廣闊,在開首的低音部份軒仔很刻意地把聲線壓低,到副歌的部份卻忽然力竭聲嘶地飆歌起來,好像過於炫耀,有點華而不實的感覺:《緋荔榭・少年》則沒有激昂的旋律,亦沒有優雅華麗的詞彙,卻實而不華,透過那行雲流水、不慍不火的旋律,與別墅古典復興式的建築風格相映成趣,淡淡然地散發出文藝的氣息。個人認為,《緋荔榭・少年》聽起來較《過客別墅》舒服自然,亦是軒仔近期的佳作。

小結

希望軒仔能夠放下對其舊居的情感,就像《羅生門》中的歌詞一樣:「那動人時光 不用常回看」。

(過客別墅 - MV)

(緋荔榭・少年 - Lyrics MV)


作者Facebook專頁

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