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別放棄

2016/2/29 — 18:00

家裡窗台有三盤泥種植物,生長起來是翠綠漂亮,但我經常外遊,每年總會有離港探親,幾星期沒人照顧澆水,在烈日當空下曝曬,植物失去生機枯乾似乎是無可避免之事。

斷捨離教我的,不只是手扔掉,更是面對難纏的現實。三盤植物有一盤只剩下枯枝,簡單的處理是把它整盤扔掉,再買過一盤新的來種過,至少會翠綠一陣子。我卻有一種偏執,深信有轉機。拖延了好些日子,終於到花墟買了三個新的花盤,一包泥土,抱起來這些東西有一個孩子盤重,三百多港元。

我抽了一個下午的時間,用舊了的被袋變成地墊,在客廳把三盤半死的植物放在地上,把植物整棵連泥從花盤拆出來。可憐的它們,寄生的泥已壓得硬如石頭,沒空氣沒養分,只怪這個中女主人太疏懶照顧你們。我想起自己平日抽時間到菜園村耕種的事:「果然,我們對身邊的人和事,往往比對陌生人更冷漠無情」,或者呢啲叫take things for granted。

廣告

我像瘋子一樣,一邊跟植物道歉,一邊把新鮮的有機泥土放進簇新的盤子裡,拌入一些舊泥,把根溫柔地按壓,讓根部有足夠空間舒展,再放進花肥,終於三盤植物都醒目地搬了家。我把它們安放回窗台,再澆了一次水。

我知道,買過全新的植物,便宜又快速,但我壓根兒有種情意結,覺得枯死的植物,只要根不死,還可以東山再起。就在這個和暖的冬日,我看到一片鮮嫰的綠葉從枯枝末端長出來了,那種滿心歡喜,不是買現成的植物可以媲美。

廣告

昨天在選舉點票中心跟年輕朋友等開票等了五小時,談了在現在的政局下,每天都是令人焦燥憤怒的消息,除了強硬反擊,還可以如何自處。我不懂得回答,我只知道,我比你們年紀大,經歷多一些,挫折也走過不少。很多你以為沒有出路的盡頭,很多谷底你以為不可以捱過,保住一顆清心,還是會有一線生機的。或許好老土,但我信,因為我見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