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別讓我走

2016/4/7 — 18:21

《別讓我走》是深沉的黑暗,這個故事基本上只能從陰鬱的氣氛中找到些許能慰藉的空間,原先認為故事的主軸會圍繞在複製人與器官捐贈的議題上,後來才恍然大悟故事是透過這一群特殊的人們傳達對於生死的某些想法。

然而不得不承認收看《別讓我走》的過程中,我始終無法說服自己接受這樣的世界觀,剝奪複製人同樣身為人的權利、取用他們身上的器官視為理所當然、沒有任何人願意跳出來說話,甚至處理掉有反抗念頭的複製人,看不到這些複製人有任何扭轉命運的可能,心裡鬱悶的程度應該直逼當年觀看《人間失格》、《白夜行》這類經典之作;而這些人們也很坦然的面對自己的未來,甚至視之為一種使命,即便到最後從惠美子老師的口中聽到人類開始動搖,對於這些年輕人來說仍舊沒有未來。

因為這個故事不以道德面為核心,因此都圍繞在恭子(綾瀨遙飾演)、美和(水川麻美飾演)以及有彥(三浦春馬飾演)三人的心境變化,在知道沒有未來之後,這些人的互動才更顯得有意思,同時「3」這個數字注定要讓其中一人痛苦,所以絕大部分的時間都是恭子選擇退讓,不斷重複著忌妒、憎恨、原諒的情緒輪迴,甚至一度撕裂三人多年以來的友情,好在當這些人走向終點時都能及時修補彼此之間的關係,甚至比想像中的安詳,也許在那樣的世界裡,能完成自己提供的使命就是最大的安慰了。

廣告

雖然說故事充滿陰鬱,但《別讓我走》的最終回卻是這季日劇收得相當漂亮的作品之一,尤其是希望之崎的故事設定,原先恭子與友彥聽到傳說認為希望之崎能找回自己失去的事物,想不到那裏只是海浪將垃圾打上岸的海灘,在小友第三次提供之後,恭子放走了象徵他的足球,甚至到兩人唯一單獨相處的海岸要輕生,當時腦袋浮現「如果恭子像真實那樣結束自己的生命,也何嘗不是一個好結局」的想法,卻在那一刻看到小友的足球不斷擋住恭子的去路,所以希望之崎還是找回恭子生命中最重要的事物。

廣告

最後是這個故事想描述的生死觀,正因為這群人知道自己會在何時走向終點,因此我們看到了許多不同的應對方式,可能是許多人的及時行樂、也可能是美和的驚慌失措、甚至是小友最後安詳地等待生命結束,那恭子的答案呢?我想是她手中象徵記憶的那個編織籃子,人活在這個世界的記憶與痕跡是不會被輕易奪走的重要寶物,也會是一個人能繼續往前走的動力,正因為你有了那些過去,不管是什麼樣的人、給予你什麼樣的情緒,那都是一股在你心中難以熄滅的火苗。

原文連結:http://draveling.com/archives/2348

粉絲團連結:https://www.facebook.com/Draveling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