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別送我回家

2015/3/31 — 11:14

我這幾天在東京住宿的地方,就在「湯島天滿宮」傍,昨天路過,Yoshiko 說:「這一隻牛的鼻給大家摸平了。因為摸過他的鼻,會心想事成。」於是我也去摸一摸,為媽媽身體健康許一個願。今年櫻花比往常提早了一個星期,我才有機會看到上野公園漫天櫻花人山人海,今年會好運。

廣告

很多時生日,都是以朋友為主,說出來的都是誰和誰又替我攪了生日會,我的男朋友又和我怎樣去伊豆溫泉補祝生日,甚少說出來的是:自己心中許過什麼願。可能是因為年長了一歲,越來越多恐懼,所有願望都是身體健康。

廣告

今年突然醒悟,在我的生日,我應該記起的生我岀來的媽媽。我的媽媽一向健康活潑非常精靈,但在過去一年,她就經常有些小毛病。在平常/好的一天,她都會去行山飲買餸煮飯。有時候,如果她早上起來之後,沒有出去晨運,我們就知道她今天不舒服了。

佔領期間,我好像離家出走了一様,甚少回家。佔領結束後,我才漸漸建立起一種新的秩序,但在這個新的秩序,我仍然是很忙碌,很少回家吃飯。不過,後來我發現,每次當我回家吃飯,總發覺她的情況好像並不是那麼差。難道老人家真的是這麼 attention seeking?因為我也不是跟媽媽特別 close 的女兒,我不能想像她會這麼需要我的注意?

晚飯之後,妹妹都會鼓勵媽媽出外散步,然後才回家睡覺,大家相信有點走動,會睡得好一點。有時媽媽就會把湯送到我家,讓我在外面回來時可以有湯飲,她還會把烚好的蕃薯放在枱面。

又如果那天我能回家吃飯, 媽媽就會在晚飯後送我回家。精神好的時候,她會走到我家樓下。有時走到一半,她覺得累就會中途調頭回家休息。通常我們都是在路上其中一條斑馬線附近分手。每一次,對!是每一次,我都會想起陳綺貞的一首歌 「別送我回家」。我在陳綺貞的演唱會聽她說過,她也是住在媽媽附近,有時候晚飯後,她媽媽也會送她回家,她的傷感令她寫了這首歌。不喜歡媽媽送自己回家,是因為不喜歡「離別的感傷」!

每次我和媽媽走這十多分鐘的路,都會說到一些生活上的小事情,例如她今天跟誰去飲茶,這個婆婆家中又有什麼故事。在路上走著談和在飯桌上的交往,感覺是不一樣。

在我的生日,在櫻花盛開時,我誠心許願,希望媽媽身體健康,生活愉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