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劉青雲 + 湯唯,治療都市愛情的傷口

2015/9/2 — 14:18

羅啟銳編劇(右)、張婉婷(左)執導《三城記》

羅啟銳編劇(右)、張婉婷(左)執導《三城記》

劉青雲與湯唯是個巧新鮮的配搭,促成他倆合作是羅啟銳和張婉婷,「找演員的準則就是我崇拜他們,這樣,每天跟她們拍戲就會是種享受。」張婉婷說得認真,她們相信找對了故事,找對了人後,導演的工作就只剩下去製造一個感覺真實的場景讓演員們發揮,「湯唯試過爆肺,因為她還是一名細路,她用自己條命去演,佢只要相信左件事、角色,就會做得吸引。」張婉婷回憶道,「同一場,她每次演繹(行位、表情)都唔同,我地要用幾部機去Capture佢神情。」羅啟銳補充。

青雲拉京胡追女?

廣告

至於青雲做愛情片令人期待,因為神探角色實在做得太多了,「他接了劇本,很喜歡角色,只是要求我們可否遲一兩個月拍。」羅啟銳說了謎面,「點解?」筆者問,「他說他要點時間去學京胡,他自己找師傅去學。」他接著揭了底,「當年的人不是用結他和夾Band追女仔,而是唱京戲和拉京胡...」,聽來頗有趣,但知悉這個遠古時代的文化,今天用電影來重現,叫《三城記》,價值究竟在那裡?

《三城記》劇照

《三城記》劇照

廣告

你真正談過戀愛未?

「每一次戀愛都要保持一種初心。」這是其中一句凝住筆者心頭的說話,說的是張婉婷,「很多人結完又離,都可以未真正談過戀愛。」聽罷腦袋即時連結她當年成名作《秋天的童話》,第一感覺呢種戀愛觀係咪Out左,第二反應則覺得唔係錯哂,今天,真正失戀過比真正戀愛過多很多(當然真正戀愛過最終可以是分手),原因是找不到對的人,「在這個浩瀚宇宙、茫茫人海裡,能夠找對了,覓得一位靈魂伴侶(Soul Mate)是極難的事,之前就算多花Fit,當碰上了The One....」張婉婷形容處這種status的人,能夠會做出很勁的事情,字面說是平凡,但今天實行起來超難:等待。

等待被消費循環殺死

今天消費循環要夠快,才撐得住人人的飯碗,鬥快風潮可以染指至人倫關係,戀愛行為自然不能倖免,「等待」曾經是解說浪漫的詞語,「等你一世。」今天聽得多,直頭聽到無哂Feel,因為心裡明白外面誘惑多,身體下面又是如此不堪一擊,大家都只敢追求當下,伴侶愈來愈像一種商品,講求是否名牌,要格價,能否有具體回報,城市人長期曝露在廣告手下,根本分不清自己喜歡甚麼,簡單來說,就是迷失,「咁多年,人的要求無改變過,愛情、友情等人倫關係。」

《三城記》海報

《三城記》海報

找到了The One,就唔會做雜食獸

張婉婷回應了筆者早前的提問,唔怕out,編導了一齣穿梭不同城市的愛情電影《三城記》,她的意思是人的需求一直都在,只是今天求之不得而已,能夠做到戲中兩位主角房道龍(劉青雲 飾)和陳月榮(湯唯 飾)那種浪漫式的「等待」,首先就要知道自己口味,當知悉甚麼對自己胃口,就唔會摧殘自己做雜食獸,「當他們分開左,有位裁縫追求她(陳月榮),但佢都選擇等。點解? 因為真係鍾意」張婉婷說得簡單中Point,就係真係鍾意,真係,可以使人能人所不能,能力不嬲喺度,冇位出啫。

「亂世」解放了她,下個會是你嗎?

「亂世」予人印象就是慘,但在張婉婷、羅啟銳眼中,亂也是一個機遇,「亂」可以讓人得以解放,「打仗可以將一切東西推倒重來,幾多古代婦女就係俾社會加諸的角色埋沒左,陳月榮戰亂期間,可以做番自己,喜歡自己喜愛的。」,「亂」也可讓人可以分輕重,「戰爭叫資源短缺,人只能靠愛情、友情,去支撐自己的精神生活。」羅啟銳說得精確,戰爭讓人知道甚麼才是最重要,城市人資源豐富,人往往追求兩全,甚至三全其美,太多的可能叫人眼睛昏了,生活就是一場不斷「出與入」的選擇,甚麼該留,甚麼該放,不可能事事完美,樣樣都要就會Overload了人生。

《三城記》劇照

《三城記》劇照

沒有冰島婚紗照和直昇機,還是戀愛麽?

養「貪」是今日後資本主義社會的生活態度,無論是機器抑或僱員,事事追求用到盡,代價就是眼睛迷糊了,借馬克思說法,就是正經歷異化(Alienation),麻木很耐人,都市人要敢於接受內心開戰,戲中兩位主角現實環境與內心境地都經歷著交戰,可能會受傷、結疤,甚至殘缺,但都願意用信心放手一搏,隨心、忠於自己就是他/她倆貫守的宗旨,相信這就是張婉婷、羅啟銳眼中的浪漫,回歸戀愛最基本東西,沒有冰島婚紗照和直昇機求婚,只有承諾、信任,也可以得到滿足、慰藉,「你也用這種戀愛態度對她嗎?」筆者問羅啟銳。

上世紀戀愛故事送來一則溫馨通諜

「你指電影吧,我對每部電影都係初戀,都好興奮和小心翼翼,當做最後一齣來拍,一仆左就未必有得拍,拍電影回報唔高,但對導演要求很高,情緒起落有點像戀愛,少少打擊都好傷心,少少喜悅都好大。」羅啟銳道,筆者聽來覺得沒錯,這就是戀愛的情感寫照,忽地,覺得他倆跟故事人物都很相像,演員們可以只是導演、編劇的一個影分身,分別只在故事設定的時代和處境、初心、對真我珍而重之,就是上世紀戀愛故事給我們這代人一則溫馨最後通諜。

羅啟銳編劇、張婉婷執導的《三城記》

羅啟銳編劇、張婉婷執導的《三城記》

場地提供:都會海逸酒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