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加爾各答的浪漫情懷

2015/1/13 — 12:24

加爾各答殖民地的建築混雜了印度的異國情調,讓人充滿浪漫情懷。

加爾各答殖民地的建築混雜了印度的異國情調,讓人充滿浪漫情懷。

我總對加爾各答存在一種不設實際的浪漫情懷,它令我想起德蘭修女、Sri Ramakrishan、Sri Sarada Devi 和Sri Vivekananda等一眾印度聖人,是以再訪印度第一站便是加爾各答。不過我那股浪漫情懷始終敵不過印度那容易讓人情緒撕裂的原始兩極化,我不感慨嘆:「印度啊,你的野性難馴再次暴露了我的道行未夠。」

說實話,雖然我過去在印度逗留了不短的時間,但我去過的地方屈指可數,因為我喜歡長時間逗留在一個地方去做義工或作修行,而我逗留的地方也往往相對細小和寧靜。因此事前完全沒有搜查到原來加爾各答是印度第三大城市,一千四百萬的人口,即管我的腦袋有多浪漫也難以抵禦那滿街的人流、車流和那奪命的持續不斷汽車喇叭聲。

甫下飛機已對計程車司機發火,不同於之前的我是,當怒火從腹部位置開始上升時,我明顯觀察到自己的怒氣,就像觀眾一樣看著自己演戲,允許自己不壓抑,順著水流而演這場戲。而且。似乎若我不發火,印度人真的當我是「病貓」。於是,他們開始認真對待我的需求了。我心裡暗暗一笑,這就是在印度的生存之道。

廣告

從前,加爾各答又名為Kalikata,City of Kali。Kali(印度女神,代表了永恆的能量,也代表了改變。雖然她的形象兇惡,還有一串頭顱掛在頸項上,但Kali近代常被奉為親切的母親之神。),是我其中一個很有聯繫感的印度神祇,所以來到這裡,不期然走到不同的神聖地去找她的踪影。第一天去了Kalighat Temple,看到那糾纏在一起的多條人龍蛇餅,我放棄了看Kali一面。而之後整天我也是處在與人龍、車流和計程車司機搏鬥的狀態中,我暗嘆:「我來印度是幹嘛的?」

Kalighat Temple裡人頭湧湧。

Kalighat Temple裡人頭湧湧。

廣告

第二天去了 Dakshineswar,也是為了見這著名的Kali肖像一面。這天,我很有耐性地用了大半個小時,在與當地人摩肩接踵下鑽進了Kali Temple的肖像面前,看著她那伸著紅舌的黑色臉孔,Kali告訴我:「See me everywhere.」對的,當自己入世太深時,又開始忘卻了神聖(Divinity)的意義。就如我老師Amma的一首歌裡說:「Seeing God in one another, in the wind, the trees, the water.」

Dakshineswar也為當地人的重要朝聖地。

Dakshineswar也為當地人的重要朝聖地。

這也與德蘭修女的一生共鳴著,她故居博物館裡的一句說話,令我衷動甚深:「我們常以為只給窮人食物就已足夠,但他們其實也需要人愛,需要人關心。」她看到所有人核心裡的神聖,不會因為那個人患上麻瘋病、衣衫襤褸又或一無所有而猶豫給予她無條件的愛。
德蘭修女的安葬地,坐著冥想一會已覺內心裡被注滿了愛的能量。

德蘭修女的安葬地,坐著冥想一會已覺內心裡被注滿了愛的能量。

其實我們不需要去甚麼聖地、看甚麼神像、做甚麼神聖的儀式,才可與神聖連接。所有神聖都觸手可及,就如德蘭修女說:「即使你不能做甚麼,就保持一個微笑吧。」微笑能讓我們打開心窗,看到四周的神聖,微笑也能把他人心裡的神聖帶出,讓愛滿溢四周。

冷靜下來,撇除那會讓人瘋掉的交通情況、愛把遊客當水魚來宰的計程車司機、不斷纏繞遊客拿零錢的乞丐,其實加爾各答也蠻有意思。那隨處可見,日久修葺近乎倒塌的英式別墅建築,映照睡在街上的露宿者和狗、旁邊一抹深黃色-那甚有古巴味道的圓拱型車身計程車、雜亂無章卻色彩斑斕的人流、還有那充滿煙霞的天空。

破落的英式建築隨處可見。

破落的英式建築隨處可見。

街道上的「理髮店」。

街道上的「理髮店」。

人氣十足充滿活力的街邊食店。

人氣十足充滿活力的街邊食店。

身處在這個畫面中,偶爾我會感覺到自己嘴角上的微笑在閃耀,就在那一瞬我忘卻要去哪裡我是誰和我要做甚麼的那個當下。就在那個當下,一切也不重要了,沒有印度,沒有加爾各答,沒有我,就只有那剎那閃耀的永恆。

加爾各答也有其高雅寧靜的一面-Victoria Monument。

加爾各答也有其高雅寧靜的一面-Victoria Monument。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