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加班無償 生命更無常

2018/5/10 — 17:05


資料圖片 l PhotoAtelier @ flickr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


資料圖片 l PhotoAtelier @ flickr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

廣告人出名日夜顛倒,每天都幾乎沒有收工的時候,卻只有OT和通頂的時候。以前年紀輕輕,開OT通完頂,還意猶未盡,跟組員去飲早茶,然後回家沖個涼換件衫,緊接又返工或去客戶公司開會。

最近,許多身體小毛病接踵而來。自去年聖誕至今,不到半年,前前後後,左右兩隻眼生過近十次眼挑針。記得小時候也生過,大概是由於熱氣或用手捽眼不潔感染而做成,那時候根本毫不在意。然而,今天卻給我帶來很大的困擾。日日都要開會、要present,怎麼可以常常帶着一粒粒的眼瘡去見人呢?不理它,根本不會自然消退;做個簡單手術割了它,則又紅、又瘀、又腫至少兩三天。唉!醫生解說當然不是因為看了不該看的東西啦,而是年紀有番咁上下,長期唔夠瞓,新陳代謝減慢,油脂分泌堵塞所致。其中一個建議是要多睡覺,他卻帶着狡猾的笑容繼續說下去:「唔係一兩日瞓多啲,而係長期瞓多啲。但做你呢行咁忙,應該都幾難。唔舒服就多啲嚟搵我啦……」

除了廣告及創作行業,在不同界別,超時工作較為嚴重的包括飲食及酒店業、金融財務業、物業管理及物流等。對於如何爭取僱員OT應有的補水或賠償,我不作評論,反而,OT對於健康帶來禍害,的確要正視。

廣告

年紀大,再OT,就像把身體透支,慢慢走近碌爆卡的程度。例如,我認識有位執行創意總監,有一次,趕去開會途中暈咗,但由於個會好重要,一醒來就仆到去開埋個會,聽聞開完會之後,再回公司同組員搏殺至深夜才回家。在廣告公司無限加班引致死亡的個案不是沒有,之前分別在香港及日本都有發生。雖然一直熱愛工作,但面對壓力爆煲、過勞不死但也半死的情況,當警號響起,不想成為下一個「過勞死」,都是時候認真地重新檢討及調整一下工作和生活規律。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