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動物文化教學誌(三)──如果葉劉和嘉玲來上課

2016/1/30 — 16:07

立法會議員、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曾穿上深紅色皮草外套現身立法會。(資料圖片)

立法會議員、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曾穿上深紅色皮草外套現身立法會。(資料圖片)

【動物文化教學誌】系列文章,請按此

上第三課當日,葉劉淑儀就穿了一身深紅皮草現身立法會,好不血腥!而她竟不畏言說:「著皮草同食牛肉一樣」,更教人想到披在她身上的,根本不是皮毛,而是動物的血紅肉身!葉劉淑儀的言行教我想起劉嘉玲,幾年前她就身穿皮草跟記者說:「著皮草令女人更加靚……我覺得著皮草同食齋一樣係個人選擇!」

兩位劉小姐各有風姿,但都不及我的學生可愛,因為在第三課上,有兩個同學在尾聲都按捺不住,分別提問:「究竟有冇法例可以禁止咁樣對待動物?」那是我在整課講及動物園水族館如何圈養動物,再到海洋公園馬戲表演如何逼迫動物演出之後,同學的不安表態。在課上,我留意到他們看著獵人在非洲圍捕大象,以至海豚為表演而生病厭世,甚或黑猩猩被牛奶淋頭演出 Chimps Tea Party 的紀錄片而面有難色;我知道,同學即便不明原委,也會感同身受。

廣告

這份感同身受,可以來自直接凝視痛苦物事,亦可以是簡單的想像與同理心。同學按捺不住,就是想為動物尋找更好的生存可能,而不是只栽在難以逆轉的人為圈養與殘待中。劉淑儀與劉嘉玲,就是缺乏了凝視痛苦的機會,甚至還在自覺華麗的外殼以下,生不出一點高貴倫理想像與同理心,才會大模斯樣把皮草──實應為動物「皮毛」穿戴上身,然後越說越過份。

我的「動物,文化,與現代社會」首三課,就是要討論由家養動物,以至圈養動物,究竟世界發生甚麼事故,容讓我們把動物帶離野生與自然,繼而附加不少人為中心的偏頗價值。劉淑儀事件如果早一天發生,她與劉嘉玲根本就可扮演理想教材,因為兩人的說法,正是當下世界運作的霸道「法規」,要生態環境被犧牲。

廣告

「法規」之一,是劉嘉玲所言的「著皮草係個人選擇」,正是為著個人而妄顧生靈的掠奪意識,它的本質,來自殖民侵略,就像十七、八世紀的歐洲船隊,越洋搶佔所謂異國野獸,宣示征服象徵。這種殖民侵略非常男性中心,著意表現孔武有力;而及至十九世紀工業革命之後,這種孔武有力更由個人主義轉化,在歐美世界要大家相信只要力爭上游,人人都有機會飛上枝頭,炫耀階級與財力。殖民與個人主義,都被優勝劣敗包裝,就像劉嘉玲自視的能力過人,更有權選擇把甚麼披在身上,以示支配動物弱者,更宣示財氣過人。她說女人著皮草漂亮,可是她卻更像一個手執屠刀大汗淋漓的粗暴軍佬!

「法規」之二,是劉淑儀所言的「著皮草同食牛肉一樣」,之後她更向聲討者反駁說「邊個唔著皮鞋」及「唔著皮草咁皮草生意點做」……何其坦白,就像資本主義老實不客氣地斬殺生靈!可以聽得出,由把動物皮毛等同牛肉開始,劉淑儀想的,就是一場消費遊戲,有買有賣,所以如果有需求,動物皮毛與肉食,根本就可被資本運作與消費邏輯支配,大量生產,莫說背後有多少不仁道虐殺!總之只要有利潤,把動物活捉剝皮,根本就像皮鞋生意,合情合理,亦可把生態倫理置諸腦後。所以劉淑儀代表的一方,是自視理所當然的資本主義法規,不停吞噬自然;當然她可以自命尊貴議員,可是她卻更像徒手劏牛的劊子手。

劉嘉玲與劉淑儀,正好就是個人精神與資本主義的交叉互動,以見人為中心,賤視動物。在課堂上同學再三追問我「究竟有冇法例可以禁止咁樣對待動物?」,我只能無奈回答說:「冇!」因為畢竟要談圈養動物以至馬戲表演,甚至是以個人選擇或食牛穿鞋的理由而把動物皮毛披上身,其實都牽涉「體制」問題──那就是自十七、八世紀以來的殖民與資本主義,再以個人精神作為糖衣包裝,教人相信掠奪大地與物種皆為自然!這個「自然」,從此就取代了既往我們所認識的「大自然(Nature)」,任憑法律如何建基倫理,可都難免有人繞道而行,甚至以上述「法規」合理開墾與剖腹,翻土車亦與剃毛刀就此同為可怕的生財工具!

來到第三課,同學提問可愛,然而現實可悲,是兩位劉姓名人把殘待動物說得理直氣壯,卻見個人精神與資本主義被演得傳神不過,逼迫同學多想,在無奈背後,究竟有甚麼「體制」需要徹底改變。劉淑儀與劉嘉玲當然不會來上我的課,但她們其實已然出現,並以粗暴姿態亮相,教大家明白,動物不被善待,所謂何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