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動物文化教學誌(九)──流浪狗追小朋友,點算?

2016/3/25 — 13:24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動物文化教學誌】系列文章,請按此

「我怕見到流浪狗,因為有時佢哋會追住小朋友,仲會不停吠叫。」一個同學在課上坦白直言,說不想流浪狗在住處附近出沒;我聽罷隨即問:「咁你見流浪狗追小朋友,你點算?」「我會搵欄杆敲打,製造聲音,引開流浪狗。」他說。

這個同學的坦白可貴,因為他在我們的「動物,文化與現代社會」第九課裡,直接表達了一般人面對流浪動物的心聲。當然這種心聲或存誤解──狗追小朋友不必然心懷惡意,吠叫更不表示會攻擊人類──解讀可以很多,然而一般人大多直覺流浪動物不善,而選擇負面想像,敵視動物。同學的反應可以理解,然而來到這一課談流浪動物與社會的關係,就有必要深化討論。

廣告

香港處理流浪動物,有漁農自然護理署(Agriculture, Fisheries and Conservation Department - AFCD)、愛護動物協會(Society for the Prevention of Cruelty to Animals - SPCA)、保護遺棄動物協會(Society for the Abandoned Animals - SAA),以及不少有心義工等等,把牠們帶往進行「絕育、放回」計劃,而SPCA及SAA更有領養安排,為動物找到家人;當然不可排除的,是漁護署與愛協一直存在的「安樂死」處理爭議,包括有說兩者傾向以安樂死處理病弱年長動物,以至後者十年來都有不少個案,錯捉有主人的小貓,而事主欲想領貓卻多番碰壁,以致在四天的安樂死期限到來時,把小貓強行送命。

「絕育、放回」有一個比較嚴謹的學名,是TNVR──Trap(捕捉),Neuter (絕育),Vaccinate (防疫)及 Release(放回);撇除「Trap」應被解作「誘捕」而有負面想像,有說正確用字應為「Catch」之外,更大的問題在於「Release」一字,因為其譯法應為「釋放」,而官方與組織常言的「放回」,英文應為「Return」──是故「Release」應被「Return」取代,而能更貼切地說明放回動物,是在原位/原區進行,讓動物返回熟悉的地方,繼續生活。

廣告

這正是為何流浪動物之說,雖為社會之事,但貼切而論,社區更為重要,因為當中牽涉動物熟習的社區,以至在那個社區的人,如何對待動物。篇首所言同學的反應,可以理解,但更有調節的空間,以視流浪動物都與同區居民一樣,皆為「住民(Inhabitant)」──畢竟我們人類已因都市化發展,近乎完全剝奪了動物生存空間,更會利用「公民(Citizen)」的政治身份想像把「他者」排拒於外;流浪動物不是人,就更位處邊緣,甚至被地方衛生論述,打壓成不利社區的弱勢。

還未計多少暴力虐待事件,流浪動物似乎就要承受不被善待的宿命,而「動物警察」的建議持續多年,卻一直沒有成立,唯靠各地社區義工,處理流浪動物事宜。三月廿二日立法會的「有關動物福利及殘酷對待動物事宜小組委員會 」開會,就是再談動物處理問題,當中包括虐待事件、海洋公園圈養小熊病亡、修訂空間與流浪動物處理,以至寵物商店經營法律漏洞等等(一個短短會議又何以處理如此之多的繁雜動物事項?唉!);出席的漁護署首席獸醫令人失望地,逐一回應均如同視所有問題不是問題,僅強調教育重要!

強調教育,卻並不代表要輕視微小配套,甚至向市民展示它們的連帶關係;然即使僅談教育,也要有針對說法,以點出那是何種教育──我們的第九課以流浪動物為題,就是要說明,教育焦點必為「社區教育」,更是普及教育,讓各個地區的街坊,明白流浪動物就是左鄰右里,甚至親如家人,以見一個社區若然懂得何謂友善互愛,氣氛一定比當下不良政治狀況更能叫「民」心歸化──要強調那是當區「公民/居民」與動物「住民」的共生,自然和氣。

然而香港社會奇怪,是沒有看重社區力量可作的民心歸化,以見連鎖店與領展可以隻手遮天,人與物都隨時要任由社區本來的建設與感情送往安樂死。更矛盾處,是我們會看大台劇集的人狗感情氾濫,更會為遠在日本的鬥牛犬阿占離世而替電視節目黯然,甚至會懂得為狄卡比奧在奧斯卡台上的一句「全球暖化」而忽然環保……然而事實是,在我們身邊,卻有不少流浪物種──貓狗豬牛麂猴甚至爬蟲,都是人為的選擇性視而不見。官方所言,教育重要,可真要實踐起來,是要認知牠們的存在,也更要正面對待,甚或要有合適而不隨便處死的絕育、放回及領養配套,還動物一個合理合法的住民身份。這一點,是社區無難事,只看有心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