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動物文化教學誌(六)──動物拍戲死得?

2016/2/26 — 10:05

電影《復仇勇者》劇照

電影《復仇勇者》劇照

【動物文化教學誌】系列文章,請按此

他飢腸轆轆,蹣跚爬行,卻竟在雪地上碰到另一個獨行者──對方正坐在一頭死牛旁,狂啃生肉。他餓壞了,縱明知言語不通,卻向對方伸手要吃;對方似明所以,拔刀切下牛肝迎頭拋去!只見他隨即接過那塊帶血鮮肝,大啖的咬,彷彿寧願啃死,也不要空肚喪命。

吃牛肝的,是里安納度•狄卡比奧,他在近作《復仇勇者》裡,就是如此生吞了一塊未經煮過的牛肝!作為素食者,他直言這幕難演──也想當然叫大家為他加分,作為二月廿九日在奧斯卡頒獎禮取得「最佳男主角」的籌碼!觀眾以至記者對此幕津津樂道,卻沒有人問過:有鮮活牛肝,那麼死牛何來?如何死法?牛肝怎取,繼而「演上被吃的角色」?

廣告

無人過問,是因為觀眾大多以為,演戲為假,那就直覺不會有動物為電影受傷或送命──更何況《復仇勇者》雖云不少動物現身,可卻僅有一幕惹人關注,如同轉移視線;那是主角與白馬墮崖之後,在冰天雪地下為求取暖,用刀劏開馬肚,鑽進仍然熱暖的馬屍裡,期間更要把馬的內臟逐一扯脫!不少人追問那究竟是真馬迎或假馬,因為內臟與屍身尤其像真!電影導演與監製為此要舉行記招,安撫大眾那是道具,沒有馬匹要為此送命(詳情可查閱國際電影網頁International Movie Database)。

我在「動物,文化,與現代社會」的第六課講到這裡,提到牛肝與馬屍,不少同學都面有難色;畢竟電影處理動物,真有令人倒胃之處,然而問題卻不必然是戲中人物的難堪處境,而是動物真身如何被處置,甚或有多少動物因為「拍戲」而斷送性命的事實。

廣告

可幸我們自上世紀三十年代起,就有American Humane Association 成立,監察美國影視業如何處理動物。有此組織,更是與荷里活的出現息息相關──那是因為二十年代美國電影要找天氣明朗的景觀,以至電影人去到加利福尼亞州,把片廠定居於此。然後創作者見當地陽光充沛,也就多以室外場景拍片,為西部片發酵,成之類型,也就多見馬匹牛隻在西部奔馳的場面。John Ford執導的西部片既因此拍足幾十年,成之經典,讓觀眾深深為牛仔與紅蕃策馬槍戰的奇觀,留下集體回憶。

這些回憶,也有不少人仰馬翻的場面,以至顧慮及動物安危的人士開始提問:究竟戲中馬匹,甚至被槍火直轟的牛鹿等等,有否因此喪命?American Humane Association由此成立,紀錄動物死傷數字,甚或有專人撰寫「另類影評」,告訴大眾那一部片有動物身故,以至那一部片即便有「動物演員」,可亦會盡量善待處理。

其實動物應否參與電影拍攝工作,本身就是一個重要的倫理討論,以見所謂「工作動物(Working Animals)」,除卻似乎理所當然的農務運輸,甚至科學研究之外,是否也可包括演藝──問題卻是,當馬戲團動物園,以至海洋公園等場地的動物表演,都有不少惡待動物事件的時候,為何總是少有人過問電影中的動物,究竟被如何對待?那或正是因為,觀眾都過份聰明地以為電影必然為假,動物在戲中的生生死死,都被想作虛構,也就放過了不少電影製作對參演動物造成的傷害。

更甚者,就是電腦合成的動畫技術,更會讓人以為,戲中要演員與動物埋身肉搏,都必然是有電腦繪畫配合,把所繪動物「張貼」到戲中場景,就如篇首《復仇勇者》的例子,就見主角與黑熊對打,甚至與白馬墮崖,其實都是電腦合成場景──當然了,難道要用上真熊叫主角被打重傷嘛?也難道真要演員墮崖弄得九死一生嘛?問題卻是,假的合成太多,觀眾明知貌似真實,實為虛假,也就連如假包換的「真•動物演出」也就略過細想,忽略了牛肝來自生牛,馬屍或為真身等等的動物處理問題。

遺憾的是,有了類近American Humane Association一類的動保組織,卻不必然消除動物在電影受傷或喪命的可能性──比如全球大收而用上不少馬匹的《哈比人》,就被紀錄低有廿七頭動物(大多正是馬匹)因為勞累或受傷而死;而四年前又是揚威奧斯卡的《少年Pi的奇幻漂流》,導演李安要上台感謝的,其實更應該包括飾演與主角海上流浪的多頭孟加拉虎Richard Parker,因為牠們都在拍攝現場模擬大海的水池裡多次遇溺!事件更令American Humane Association蒙羞,因為有說組織隱藏兩片均有動物受傷,被嫌疑包庇美國大片。[2]

美國例子多不勝數,可是來到中國電影,以至香港電影如何處理戲中動物,反而乏人談論。幾十年前有說,拍攝港產片,不用小孩與動物為妙,因為兩者俱為難搞「演員」;然而來到今天,中港合作古裝大片年年可見,更必然有萬馬千軍奇觀特效──問題重現,就是多少特效也好,也必然要真人演出,更何況牽涉百馬奔騰,群鳥飛舞!所有動物演員,都是生命;看電影,也就更應想及生靈如何被應用,甚或犧牲。有說中國電影面向世界(尤其荷里活)起飛十數載,國內動物保護組織,是否也是時候介入電影製作,監察一下,有幾多動物生命,被我們滿足於眼球奇觀,卻同時輕視了真身血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