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北歐的非工作假期

2015/4/9 — 10:56

Chris / flickr

Chris / flickr

【文:Kathy [email protected] Norish】

來到拉普蘭工作已有四個月,在這裡不時會遇上來自香港及東南亞的遊客。每逢有亞洲面孔的客人到來,他們通常第一句就問道「你會說中文嗎?」或者「你是中國人嗎?」。有時候我會感到很為難,然後回答道「我會說一點點。」或是「我是香港人。」香港人這身份從少到大都跟著我,沒有因為任何因素而改變,在此我避談政治,這一點相信大家都明白。無論如何,在遠方遇見「自己人」總會給你一點親切感,當然亦有例外。以我的經驗所得,通常在這遇見的香港人有兩類,一是很親切,覺得來到北歐旅行都遇到香港人,能操廣東話讓他們不用擔憂溝通問題。他們會很熱情地跟你對話,有時候還擔心你在這兒住不慣食不慣,臨走前留下一大袋香港小吃給你,由杯麵到各式各樣的零食,的確令人回味。第二類是一些一知道你是香港人或會說中文,心悝便立刻發起念頭想佔便宜的,要求多不勝數,經常掛著「自己人」的稱謂便要求超級待遇。不過,小編通常遇到的都屬於第一類,算是非常有幸,也表現出大部份香港人都是很有品的旅客。

到外國打工的人相信大有人在,我第一次到外地工作其實算不上什麼。相信很多人假如到法國巴黎旅行遇上在那兒工作的香港人,他們並不會感到太驚訝,但來到北極圈內的森林深處旅遊還遇上香港人在這工作,大部份人都會感到一點驚訝。我經常被問道:「你來這裡工作假期嗎?」,甚至乎問「你是學生嗎?」。這又是另一條令我很尷尬的問題,大學畢業都已經有一個十年,人生還有多少個十年去工作假期?再者,香港與芬蘭其實並沒有簽定工作假期的合作計劃。不過,他們對我為何跑來這裡工作都很感興趣,而很多聽完我的故事後都會祝褔我。香港人情,在拉普蘭也感受得到。

廣告

很多人很嚮往我能到北歐打工,而且還希望知道有什麼辦法申請。但說實話,在北歐工作並非大家想像中那麼美好。其實無論在哪兒,工作始終是工作,一定有某程度的困難和挑戰。在香港,工作壓力大,時間長, OT 沒有補償,這些都是眾所周知的事實。而北歐勞工法例某程度上比香港更能保障員工福利,這兒工作壓力亦相對地低,超時工作一定有補償,的而且確很吸引。但換個角度看,以一個外國人身份到別的國家打工,總會遇上一點不公平對待。假如你是一個很有上進心想步步高陞的人,在外國千萬別這麼想,因為某程度上每個國家,每間企業總是會先保障自己的國民,這亦是可理解的。雖說北歐國家有多自由和平等,但某些企業還是會借你是外勞的關係而佔你便宜,有些可能給予較低工資,有些或許會只讓你做低下層的工作,你要是事業心重的話,還是留在香港發展有更好機會。當然,我並非想打擊各位的士氣,只是想從第一身感受與大家分享我的體會。

至於我,我選擇了要生活而不要事業,但並不代表我放棄了前途和夢想,只是我覺得懂得享受人生比起錢途更重要。來到異地,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背後的原因就是你的支柱。每當你遇到困難,失落的時候,回想起當初出走時的那股熱血,心裡那團火又再次燃點起來叫你要堅持。我亦經常提醒自己,千萬不要忘記當初為何選擇這條路,既然選擇了便要走下去,背後的路走過了,就不要走回頭,路一直延申至無頭無盡,前面必定有更好的出路。

廣告

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