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十五年了 — 記一次印象深刻的課外活動

2018/10/23 — 15:20

今年二月,因緣際會之下,以教師身分參加了生物學界內最大型的國際基因工程生物機械競賽(iGEM),帶著學生進行了半年的研究和社區互動工作,接下來10月底要帶他們往波士頓參賽和報告。

iGEM對我而言並非新事物,因為我是在中大讀生物化學和做博士研究的,當時已經知道iGEM的存在,也有同學代表中大參加並得獎。我自己倒是沒有參加,畢業後投身教育界多年,也就離科研愈走愈遠了。想不到這次機會,不單讓學生開闊眼界,也讓我補足了遺憾。

研究常常躲在實驗室裡進行,但這次的iGEM很不同,我們決定要闖出去與社區連結。除了訪問醫學專家,也親自接觸病人團體、訪問為病人組織爭取多年的立法會議員、上電台做直播節目、與網媒合作寫專題文章等等。這是我在讀研究院時也沒有想過的事,雖然深知科學研究的意義終究是回饋人類,但這是太遙遠的事情,在實驗室發生的,往往以一篇學術文獻的出版和一個學位告終。

廣告

回想讀中五時,我最喜歡的科目是化學,成績也不差。適逢中學25周年開放日,老師找我和幾個同學在化學實驗室做實驗示範,那些實驗當然是上課時未做過的。我還清楚記得自己演示的是強烈氧化還原反應造成的爆炸,穿起白袍說得頭頭是道,不少街外人(也可能是同學家長)圍著觀看,老師間中在後面看看,微笑著。我自小就喜歡科學,有機會一展身手是很大的鼓舞,後來發現比起化學世界,生命醫學更加令人著迷,然後幾年前決定回到中學的校園教自己喜歡的知識。

在中學教書,少不免要帶學生參加校外比賽,但是很少有如此大型的。本來當然也不會「不自量力」地挑戰,iGEM也是近年才開放中學隊伍參加,去年香港開始有兩三所中學參賽,今年急增至8間,分成3個聯隊。然而因為有校友現在成為了香港大學團隊的成員,需要協助中學參加比賽,剛好他們團隊中也有另一間中學的校友,友校的老師也有參加的打算,而且還是與我間接相識,因此就啟動了聯校參賽的計劃。

廣告

整個過程耗費極大精力,實驗部分是暑假期間集合30多人之力(輪流)日以繼夜地趕工,而且得香港大學團隊協助才成事;其他部分則是分成多個小組各自努力,從網頁製作到紀念品設計、從訪問到受訪、從舉辦小型工作坊到大型活動如中五六級生命教育課,與傳媒聯絡、與立法會議員打交道、與不同教授合作、與病友和組織互動等等,還未計算英語報告和問答的訓練、向學生教授本來是大學甚至研究院級數的醫學知識和與他們一起研讀文獻等等。感覺就是把以前沒有參與iGEM的遺憾一口氣補回來,只是換了身分角色。

雖然大概不會重新回到大學實驗室做全職研究人員,也未知道是否下半生都留在中學課室裡,但最少這一刻是把遙遠的過去和現在連接起來。有時會想,去世多年的老師若看見這刻我在做的事情,或許會微笑點頭吧,如此想著,無論結果如何也無悔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