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十八種香港,無限種可能

2015/6/30 — 11:26

喂,其實,我真係傻㗎。

計劃下半年project「十八種香港」campaign中。畢總監話,想拍一條片,試試香港人究竟仲有無溫度,要我地落地鐵,同陌生路人狂拜拜,睇下有咩反應。一般歌手聽到咁嘅快閃行動,肯定即時快閃走咗,但瘋狂總監遇著痴線歌手,我一聲:「好!做!」,轉眼間,一群更傻更癲嘅團隊已經置身地鐵中。

香港地,太多冷氣,又多怨氣,尤其地鐵車廂內外,唔係鬧交,就係打交;大家趕頭趕命,三九唔識七鬼得閒同你打招呼咩?搞個咁嘅行動,要有心理準備比人當痴線。但,又如何?諗深一層,講聲拜,say個hi啫,又有幾痴線呢?小朋友第一樣學嘅,唔係就係講hello同byebye咩?根本最癲嘅係,呢個城市已經無人再會咁做,會做嘅已變成異類。香港係咪真係只剩冷漠?

廣告

我地死唔信邪,一行二十幾人,出發。一開始大家戰戰兢兢,又驚俾人趕又剩;生手嘅我們,細聲拜拜,路人零理,一班人大聲一齊拜,人地又以為你地玩嘢,繼續零理。調整策略,大夥兒發現竅門,眼睛必須同對方對上,用眼神表達誠懇,形成一種連接,你堅持到五秒,乘客通常有回應。

再次出發,調整過後,漸見迴響。最可愛係叔伯們,冷漠到熱情嘅時差好短,即使面部表情依然欠奉,手指頭都會忍唔住俾少少反應你,小朋友就更直接單純。如你有睇過呢條片,你會明白我所講,香港人,絕非只剩冷漠,欠缺的,可能只係一點點連接,一點點鼓勵。 「十八種香港」,起源為某天,睇到自己被大陸封殺嘅新聞,忽發奇想:既然被封殺,既然去唔到大陸做內地巡演,咁點解唔可以就喺返香港,做個香港巡演?香港都有人,香港人都需要娛樂,難道香港歌手單靠香港真係生存唔到?我人生最討厭就係人地同我講「唔得」,簡直係「意志開關」一樣。咩叫唔得?我就唔信唔得!一不做二不休,乾脆嚟個十八區巡演。

廣告

開始做場地research,無意間接觸到一堆新朋友,年輕嘅老一輩嘅,全部都係香港有心人,都希望用自己方法,喺自己嘅空間努力創造另一些可能性。我慢慢發現,有相同理念嘅人十分多,唯各自各做,力量無辦法集中起來。然後,我意識到,呢個project,根本唔只係一個個人巡演,而應該係一個集體社區實驗。 「十八」,起點為香港十八區,但亦可以解讀為十八般武藝,18ways of life。香港本應是個擁有無限可能的地方,集合中西方的最長處,只是不知從何時被規限了,個性被沖淡了。現時香港,可謂身處最狹窄的年代,做任何事好似都只有一個方法:抗爭如是,唱歌如是,拍戲如是,甚至表達自己也如是。網絡令大家接上,但亦容易被批判,只要持有不一樣嘅聲音,瞬間就會被歸類為某一種人,此風向極不健康,單一只會令所有創意細胞慢慢被殺死。

地鐵拜拜實驗話比我地知,香港人嘅溫度仍健在,我地熱情還未完全減退。可能只需要一點鼓勵,一個微笑,令大家重新連接起來。此刻的我們,需要更多可能性,需要更多不同方法和想像。

未來半年,我將會聯同我充滿魄力嘅團隊,走到香港各地各區,舉行大大小小的演出和地區體驗。將會有挑戰自己,首次以獨立音樂品牌主辦嘅大型演唱會;亦會走進小店和工廠、農地和郊區,將有心有力嘅香港人,重新連接起來,重新描繪一個被遺忘了的香港。

呢個計劃,有點瘋癲,有點傻,但我從來就係鍾意做別人認為無用嘅事,同時慶幸有一班比我更傻嘅人已經飛身加入。不過又咁,有時,有用無用,唔係單憑你口講,單憑冷嘲熱諷就可以下定論。覺得有用就去做,總比坐響度乜都唔做有用。總會有人被你熱情感染,然後將行動延續落去。

呢個係個一個人無法完成嘅挑戰,誠邀你加入,同我地一齊為香港重新種植情感、種植溫度,為漸漸變得單一嘅地方,翻出25種微笑,36種溫度,一萬種想像。

十八種香港,無限種可能。

圖:何韻詩 facebook page

圖:何韻詩 facebook page

原文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