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十萬個為甚麼不:為甚麼我不光顧麥當勞?

2016/2/17 — 15:01

(圖片來源:網路圖片)

(圖片來源:網路圖片)

麥當勞對現代社會影響深遠。它不只是快餐店;它的管理模式、理念已經嵌進了現代社會,令整個社會看起來就像快餐店,我們日常享受的商品就像快餐食物。美國社會學家George Ritzer在The McDonaldization of Society裡(1993)提到,麥當勞的營運方針,例如機器取代人手、非人性化的管理方法、強調效率、量化、排除變數、要求員工同質等,都是現代社會的特徵。這些變化可上溯至工業革命,麥當勞並非始作俑者。但它潛移默化,令顧客漸漸接受,這些特徵在現代社會中不可避免。所以,例如說,就算你不懂英文,走進英國的麥當勞,都不用擔心因不懂跟員工應對而出醜。因為他第一句話,一定是問你要甚麼食物,而不會問你今天過得好嗎。你也不必擔心不知道豬柳蛋漢堡的英文怎說,你只要指指他頭頂的特大圖示,他便會明白。

但這不是我不光顧麥當勞的原因。和很多人一樣,我也是有童年的。和很多在香港長大的孩子一樣,我小時候也很喜歡麥當勞。光顧最多的,該是元朗教育路的分店。那時,常跟祖母去街市,有時她會帶我去坐坐。夠早的話,有時可以吃到早晨全餐或者熱香餅。不然就是蘋果批加熱朱古力。果然有些口味是很早就定下來的,到現在我還是很喜歡蘋果批和熱朱古力,不過不是麥記出品。那店在二樓,上樓梯首先看見的,就是麥當勞叔叔坐在長椅上。據說現在麥當勞叔叔漸被淘汰,因為他不夠年輕。

初中時,學校對面的燒味店結業,換成麥記。那燒味店的叉燒肥美,印象中別處難尋。現在旺角新寶戲院(以前金聲戲院)附近,有兩檔燒味,都一般。初中生對食物一般無甚要求,但求飽、快,空出時間打波。不過旺角食店多,麥記只是芸芸選擇之一(關於旺角覓食可以另起一文,近十年看那些似異實同的店來來往往,珍珠奶茶開了又倒倒了又開,實不妨一記)。還記得有一期換Snoopy,我幾乎全套儲齊了,不過倒不是吃得很兇。那時麥記外的垃圾箱充斥麥記包裝,新聞好像還說有人Snoopy到手便直接丟掉食物。

廣告

後來,麥記漸漸從我們的餐單中淡出,連同越X園和樂園X丸一併打入十八層地獄。再沒人提議去麥記,就算提起,也只是不滿於集體決策之緩慢無效的晦氣話:「去麥記囉」(一群男生決定午餐地點,是集管理學、美學、營養學、語言學、厚黑學於一身的終極問題,也不妨另文再談)。於是麥記便從生活裡消失了。但當時還未堅持不光顧。

真正原因是土地問題身體反應。2003年的暑假,腸胃很差,喝冷飲會胃痛,吃油膩想跳樓。吃過一兩次麥記後,便不再冒險,索性完全不吃。可能只是我運氣不好,未必跟麥記有關。但人對前因後果的理解和連繫,往往與事實有出入;而所謂的事實,通常都不為人知,或無從考究。所以我把一切都算在麥記頭上。究竟腸胃現在怎樣呢?自那次起,少沾油膩,也少喝冷飲,所以不知道究竟有沒有好起來。所謂身體強壯的人,可能不是風吹雨打也不著涼的人,而是一開始就避開風雨的人。

廣告

所以一開始不光顧麥當勞的原因,是身體抗議。但後來開始有更多的理由。首先是它的食物,實在太可疑。警訊說,如果有人向你兜售來歴不明的電子零件,要向警方舉報。至於來歴不明的人工製品,似乎暫時無人管轄,所以只能自己避免。那塊漢堡扒、那缸油狀物、以至新地用的雪糕,現在怎看都像該出現在實驗室裡而非餐廳。然後是價錢。我最後一次吃早晨全餐時,大概十八元,現在不知多少錢?魚柳包餐或麥樂雞餐也是廿元有找,現在又如何?如果不介意付三十元吃個午飯,為甚麼不吃得好一點?香港物價雖然貴,但三十元還是可以吃得不錯的。現在的麥記,說穿了就是不值。

但仔細想想,便發現這些理由好像不太站得住腳。例如說不放心麥記的油,難道其他餐廳的油就靠得住?實在油炸的食物,十家有十家都可疑。但薯條我還是照吃不誤,今年在英國更是開懷大嚼。為甚麼我針對麥記呢?我也不是反對快餐的死硬派,kebab、熱狗我都吃。雖然只是偶然,但為甚麼我把快餐的配額都留給它們,而不給麥記呢?

這時,我便會搬出冠冕堂皇的理由,說麥當勞是全球化下美國文化霸權的產物,它不環保、浪費、剝削員工⋯⋯光顧它便是助紂為虐。不吃麥記,算是一種無力的抵制。理論上,只要大家都離棄它,它便會倒閉。但當然這是不可能的。

而且麥記也非一無是處。例如說,它可以是老人家的聚腳地。在這流動的年代,你想在城市裡停下來,幾乎都要付錢;可以免費坐半天的地方已不多。對老人來說,一杯咖啡可以買到一個上午、冷氣、舒適座位、朋友,實在不錯。當然,為老人提供社會設施似乎是政府的責任,但當市面上的政府一般都無能,而且不太關心老人時,有商業機構擔起這角色,是應該掌聲鼓勵一下的。而且商業機構在這些事上,一般做得比政府好。

所以到最後,我不光顧麥當勞的理由究竟是甚麼,其實我自己都不太清楚。可能只是習慣。當然我也希望有天見到麥當勞倒閉,但我覺得不可能。在資本主義的遊戲世界裡,除了不光顧,還有甚麼方法可以抵制它?而每天成千上萬的人湧進麥當勞,那個M字就彷彿兩座千秋萬代的大山,牢牢壓在大家心上。不知道我們的下一代,會不會仍然視麥記為聖殿;也不知道我們老去時,這社會留給我們的空間,會不會只剩下麥記。從一開始,麥記的敵人就不是茶樓,而是對食物的基本要求、愛護環境的態度、人性化的社會關係等。凡此種種,皆已消磨得七七八八。麥記沒有殺死上帝,它只是接管了上帝留下的聖殿。

如果你讀完這篇,以後不吃麥記,那很好。如果你以後繼續吃,那也很好。你有更重要的事要辦,吃個快餐節省時間,本就無傷大雅,實不必為這些小事操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