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十萬個為甚麼不:為甚麼我不去迪士尼?

2016/6/11 — 11:36

(Twitter 圖片)

(Twitter 圖片)

十多年前,迪士尼計劃落戶香港的消息傳出。當時剛好在讀《迪士尼不是樂園》,書中文章大部分關於迪士尼如何剝削血汗工廠的工人、建立一種內容空洞的全球文化、複製美國的玩樂模式到其他地方等等。由於小時候沒有迷迪士尼的卡通,所以讀後感覺不強,沒有那種美夢爆破的失落感。

後來迪士尼開幕了。記得開幕那天午間新聞直播,人頭湧湧。然後過了兩三年,大陸人攻陷迪士尼之說不脛而走。隨地吐痰、任意小便,惹人生厭。於是有些人覺得,你們來香港也算了,在街上吐痰小便也算了,本大爺付幾百元入場,來到這人間淨土,竟然還要忍受你們這些民智未開的野蠻人,實在欺人太甚。

在這裡,先問一個問題:大家有沒有一種感覺,就是在迪士尼裡打尖搶先玩機動遊戲,比在巴士站不守秩序爭上車,或者在肉檔爭最後一塊豬腩,更礙眼、更不能接受?

廣告

答案下面再說。但如果你只是純粹想知道我不去迪士尼的原因,那我告訴你有兩個。一是太貴,二是多人。這篇文章你看到這裡就可以停了。

但我還有東西要說。迪士尼這盤生意為甚麼如此成功呢?有些人所共知的生意談判技巧,例如跟香港談條件時,放風說可能在上海也建一個之類就不說了。迪士尼厲害之處,在於它創造了一個真假難辨,非真非假,一切都有可能的世界。

廣告

迪士尼的故事,都發生在時間、地點不明的場景裡。據說在迪士尼樂園裡,連時鐘也不易找到。營造出來的環境,就是要令你忘記時間、忘記自己身在何方,流連忘返在樂園裡。唯有這種把時間和空間扭曲、消滅的做法,才可以令萬事萬物皆有可能。近代法國哲學家Jean Baudrillard提到,迪士尼擅長把真實轉化成立體、擬實的影像,同時將不同空間、時間的產物並置在一個場景裡,令它提供的娛樂與日常生活脫軌。遊客到迪士尼樂園一次,就像離開了日常生活,到達異域,遊覽一個割裂孤立的環境,然後再回到日常。這種經驗可以稱之為bracketed experience,是生活中的一個括號,與之前之後的事都沒關係。迪士尼的存在,是從反面去潛移默化遊客,使他們相信日常生活之苦難以避免。迪士尼的荒誕不經、把不可能變成可能,正正宣揚了日常生活何其正當無誤。

在迪士尼樂園裡,你不會追究眼前所見一切的真假。因為你知道時間一到,所有美好的幻象都會如馬車變回南瓜般消失,剩下的永遠只有生活中惡毒的後母。時間在迪士尼面前不堪一擊。迪士尼就是一個沒有過去、現在和未來的擬實體制。它的娛樂場景都是由不同的符號拼貼而成,而符號本身的脈絡就在拼貼的過程中消失了。例如美人魚在童話中本來是不幸的象徵,在迪士尼動畫裡卻變成無害的美女。

微妙的是,在拼貼過程中,符號卻產生了新的意義。這些新的意義,其實暗裡宣揚一套價值觀。這套價值觀包括潔淨、秩序、異性戀、成功需苦幹等等。而壓抑了的,則多為不見容於社會、邊緣、骯髒、混亂的價值。所以我上面問,同樣的插隊、同樣的一口痰,放到迪士尼的放大鏡下,會不會變得特別不能容忍。如果你感覺如此,可能是因為你受迪士尼的策略影響,接受了在那個潔淨的環境下,稍微的亂序都是不道德的(員工笑容固然要廿四小時燦爛,據說連嬰兒啼哭也會引來工作人員特別關心,務求盡快息事寧人)。但問題是,混亂的東西不會因為你趕走它就消失。在美國,迪士尼在興建過程中,把毒犯、娼妓、童黨等社會問題趕到鄰近地區,然後眼不見為淨,其實是用樂園天堂般的幻象去掩蓋社會的真象。只是不知道它有沒有像Walmart般製造了問題後撒手不管(Walmart某些分店外是一望無際的停車場而附近人煙稀少。入夜後,時有暴徒在蟄伏在停車場的暗角等候獵物。Walmart提供了便於罪犯犯案的環境,但Walmart拒絕加強保安)。

其實,不止在樂園裡,早在樂園的建造過程中,已經可以看見迪士尼高舉甚麼價值。把陰澳改成欣澳,不知道是政府還是迪士尼的餿主意(這不重要,當一個人已經做好閹割的準備,自己下手或別人下手分別不大)。這種任意改名、不尊重地區歴史脈絡的作風,是殖民者的心態。一般殖民者的宣傳,或者合理化侵略行為的藉口,都會把殖民地描繪成無歴史、文化的蠻荒之地,或者文明發展追不上西方,所以要接受殖民者教化。迪士尼在大嶼山的發展,正有這種意味。一則大嶼山是離島,遠離所謂香港核心的中環金鐘,大家的聯想就只有漁村,這單薄的形象正好便利了迪士尼大興土木;二則不能改造成旅遊景點以賺錢的地方,在香港的版圖內是等同不存在的。迪士尼來了,可說是擴充了香港的版圖。這種以資本殖民、開闢疆土的做法,是現代資本主義的特徵之一。

如果主題公園的消費玩樂模式,只出現在公園的場地內,影響有限。問題是,這種無頭無尾、只求快速簡單的娛樂方法,正慢慢擴散到其他地方。例如有世界級藝術家作品坐鎮的美術館,或者一年一度的欖球盛事,觀眾的消費模式大約是排隊、購票、入場、再排隊、欣賞驚歎、離場。本來這是娛樂節目常見的步驟,但如果生活中大大小小的事項都變成節目(event),而不同的節目又自有其一套event的框架,那我們還有沒有、或者需不需要一個標準去整合這些不同的event?所謂的日常生活會不會只是event的總和?反過來說,如果把日常生活本身當是一種娛樂,而不是「在日常生活中尋找不同的娛樂」,我們會不會更享受每一天?

畢竟除了米奇老鼠,沒有人是住在迪士尼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