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十萬水急》 — 國際救援工作者必看

2016/5/23 — 12:41

(嚴重劇透,有意看電影的朋友注意。)

參加國際救援行動、在戰場中拯救傷者,是幾多人想有的光環,現實和想像的落差有多遠?「十萬水急」改編自西班牙無國界醫生 Paula Farias 在前線工作時寫的《Dejarse Llover》 。故事發生在 1995 年的巴爾幹半島戰爭,本來和平相處的穆斯林和塞爾維亞人,一夜間變成你死我活的敵人,戰鬥雙方在日內瓦雖然已經簽訂和平協議,但地區上的戰火未停。在戰區內只有三個供村民用的水井,兩個被埋了地雷,剩下一個發現一具屍體,恐怕很快會汙染水源,國際救援人員為了要打撈屍體,需要一條長繩,可是在戰區,要找一條長繩絕不容易。

電影中沒有槍林彈雨,主角在處處碰壁下,車輛只能在一大片山區裡不停兜圈,來來回回中,帶領觀眾感受平民在戰爭夾縫中生活的無奈 。

廣告

全劇只有幾個主要角色,但非常典型,令故事非常立體;一個非常優秀的地區安全顧問,富有同情心、經驗豐富但生活放簜,容易和同事發生曖昧關係。聯合國將全球地區的安全等級分為六級,以第六級最危險,在危險的任務中,家人不能前往駐點,遠離家鄉,在枯燥的生活裡,特別容易有愛情故事。

「B」帶一點外來救援人員的高傲狂妄,臭口一族激死繙譯,但活在槍口下,沒有一點點幽默,生活更難過,也因為這角色,全片是笑中有淚。繙譯員的戲份很少,但演活了工作的無奈,當外來人員要求繙譯一些低能說話時,你要直譯?明知外國救援人員無知逞強,繙譯員只有沈默,靜特收拾殘局,我只能說,故事很真實。

廣告

第一次派到戰區工作的法國女孩,帶著熱情和背熟的工作守則,認為安全顧問不負責任放棄打撈屍體,自作聰明卻帶出更多問題,當女孩第一次面對地雷、死屍,原來死亡可以這麼近,戰爭的殘酷除了士兵槍炮,還有普通平民所作的惡,一夜間便成熟了。想起以前曾工作的機構,前線同事面對過以針縫嘴的無聲抗議、被數百群眾包圍叫囂、辦公室前自焚者的情景⋯⋯前線人員必需要有無比的勇氣和極高的心理質素。我曾在偏遠山區的難民營內,一間有數百蟻群的廁所中靠一枝電筒洗澡,雖然也恐怖但實在小巫見大巫。

片中由總部派來的稽查人員,要為戰區評估徹退方案, 在地的工作人員面對每日的挑戰,但總部來的,只想跟隨守則上寫的章節,不容許有「人」的感情影響判斷,這個角色,相信每位曾派駐前線的救援人員都不會陌生。聯合國和所有的救援機構,目的是幫助有需要的人,但在地區與總部之間,大家看的角度截然不同,總部要對捐款者、監管機構負責,用錢要講效果、工作要有效率和影響到多少人,需要的是一組數字 。但地區工作人員面對的是一個個活生生的人,要在居民仍有需要時離開,工作人員縱有萬般不捨也是無奈。

片中還有一個不知道父母已經死亡的孩子、一個守著國旗的忠心士兵、一個在地雷區放牛的婆婆、一些借戰爭發財的人、還有令人哭笑不得的商人,他有很多繩子卻不願意賣出,原因有很多,但當他說出是要留下來吊頸的,救援人員也無可奈何。每一個片段都很簡單,卻已描繪出戰區的生活, 「十萬水急」絕對值得每個曾經或希望將來參與國際救援工作的朋友觀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