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南島風情 — 斯德哥爾摩遊記(三)

2015/4/3 — 9:30

Arild / flickr

Arild / flickr

【文:陳若谷@Live Norish】

前文提到的Motel L 座落於南島的東面,一個名為哈姆濱湖城 (Hammarby Sjöstad ,下稱 Hammarby) 的小社區。說來奇怪,雖然 Hammarby 離市中心不遠,大概 15 庭。數十年前,這裡曾經是一個工業城,在工業漸次沒落後,哈姆濱湖城就呈現出半廢墟的狀態。

不過,十年河東十年河西,到了 2015 年的今天,這裡又慢慢由廢墟發展成一個綠色、寧靜而中產的社區,樓價愈來愈高,要搬過來居住也不是易事。更為人注目的是, Hammarby 已晉身為斯德哥爾摩的環保重鎮,這到底是什麼原因令它有如此重大的轉變呢?

廣告

廣告

Hammarby 早期原本是一個龍蛇混雜的地方。在 90 年代時,瑞典政府希望能爭取到奧運主辦權,政客看中了 Hammarby ,提議一系列計劃及配套設施,企圖把它打造成一個奧運村。可惜最後失敗了,申奧並不成功,市政府的熱情也漸退卻下來。但經此一役,官員倒覺得這裡雖成不了世界知名的地方,也大抵可以來個大翻身吧。就這樣, Hammarby 開展了改造工程。

二十年轉眼過去, Hammarby 搖身變成了令瑞典人自豪的環保社區。最為人所津津樂道的,就是它的地下垃圾處理系統。區內的居民環保意識極高,住戶把垃圾分類後,垃圾便會集中貯存在地下收集處,地底的管道定時把垃圾用強力吸管吸到垃圾站去,取代以車輛把垃圾運到堆填區。這樣一來,不單大量節省能源,而且非常環保。更重要的是,由於垃圾經過分類,把它們重用成為再生資源就容易得多了。事實上,瑞典的垃圾再造比例極高,只有 1% 的垃圾最終被運送到堆填區;瑞典甚至是世上少有向外國購買垃圾的國家,那當然歸功於先進的等離子處理技術處理垃圾,大大減少了堆填區的壓力,現今很多國家也望塵莫及。

今次走訪了 Hammarby ,想知道更多關於環保城市的發展和成效,幸運地約到了建築師 Cederquist 會面。我們約會的地點是市內的資源中心,當日我乘坐 pendaltag (小電車)前往,沿途時已被市內的風景吸引住——一個寧謐的小鎮,小孩在佈滿黃花的山坡上嬉戲和「滾地沙」,又有些孩子在山頂引吭高歌;適值中午時分,上班族在 Cafe 買沙律及三文治,老年人也慢步街上曬太陽。整體來說, Hammarby 比起市中心安靜得多,沒有大型商場和街頭賣藝的表演者,是一個屬於「星期天」的地方。

資源中心是一間玻璃屋,屋內採用天然光,辦公室似乎沒有燈。從玻璃窗往外看,兩旁盡是低密度住宅,正中是一個大公園,有噴泉,有小河道,如果世上真的有理想家園選舉,想必這裡榜上有名。年屆六十左右,他是當年負責設計 Hammarby 的其中一位建築師,退休後當了小鎮的導賞員。跟 Björn 由城市發展開始,談到斯德哥爾摩因右翼執政而產生的改變, 說著說著一個多小時便過去了。Björn 講解了 Hammarby 的幾個環保方法,例如小鎮會以不同的方法發電,製造出的電能可應付區內一半的需求,那些能源大多來自淨化的污水,以及燃燒從區內收到的垃圾,在能源方面自給自足,而且目標亦每年提升。 此外, Hammarby 將會出現一個新型大水庫,把南北兩路的水匯集在一起,日後更容易處理。 Harmmarby 是一個成功的示範,未來的斯德哥爾摩還會出現更多 Hammarby 的倒模,讓城市愈來愈趨向環保。

從 Björn 的描述中,我感受到 Hammarby project 是瑞典人那玫瑰色的夢。他們除了追求一個和平而富庶的國家外,更渴望在環保設計上當一個龍頭大哥,推動世界的可持續發展。作為一個旅客,我反思到自己對地球的傷害,也明白到系統規劃對一個城市的重要性。對香港來說,Hammarby 不單是玫瑰色的夢,還大概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奢望吧。

photo credit: www.hammarbysjostad.se; imagebank.sweden.se; Stockholm.s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