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南島風情 — 斯德哥爾摩遊記(二)

2015/4/2 — 9:00

【文:陳若谷@Live Norish】

今次遊斯城,放棄了市中心的貴酒店,下塌在南島 Hammarby Sjostad的 Motel L 。一聽 Motel ,你可能想到偏遠地區讓長途車客短住的地方,在某些電影中, Motel 更是殺人浴血的最佳場景(就有如《No Country For Old Men》的場景一樣)。

但 Motel L 跟傳統的汽車小旅館截然不同,那裡總共有 200 多間房間,樓高五層,有健身房也有偌大的大堂, Motel 一詞,也只是一個綽頭,把酒店變得更親民。

廣告

Motel L 在5月才開張,我把握機會在網上訂房,巧合地成為了他們第一個登記客人,因此有免費客房贈送,也有幸跟經理 Annika 談了幾句,她本於市內一五星級酒店打工,最近加盟離市中心頗遠的 Motel L ,管理哲學截然不同。

廣告

「斯德哥爾摩的酒店給人的感覺就是昂貴、華麗, Motel L 的出現就是要改變這個看法。我們的房租一晚大約是 700 瑞典克朗左右,比起市中心的酒店要便宜得多。不過當然,房間就會相對小一點。母公司其實在世界各地也有酒店,對酒店房間的尺寸計算也很準確。我們發現,酒店房間內有很多地方根本很少用,舉例說很多酒店也有冰箱,但用到的客人有幾多? 酒店卻要在每個房間安裝一個,而且要檢查,維修,保養等等,實是一筆不必要的開支…… Motel L 的房間每一呎也很實用,房租自然減低。」

聽完 Annika 的解說,到我親自體驗這裡的房間。

一走進客房,先被顏色吸引,地毯是由紅色,橙色和紫色的幾何圖案組成,給人一種快樂的感覺,但不會刺眼,床頭的壁畫才是重點。酒店重金禮聘了設計師 Lisa Bengtsson 負責房間設計。除了是一名設計師, Lisa 亦是瑞典有名的插畫家,作品見於大大小小的報章雜誌,此年輕美女亦活躍於室內設計界,今次操刀為 Motel L 的房間添上藝術氣息。白色的牆身是上面有花,有鬧鐘,有帶上眼罩的女孩,活像反映酒店房內的真實情況——在 Motel L 的房間裡總會有一枝花,帶上眼罩的女孩就是睡在床舖的人。牆上的人和物都在半空中,一切是那麼的柔和輕鬆,這種感覺跟旅行有點相似。

對一個亞洲旅客來說,房間一點也不算小,比起日本或台灣的酒店房間來說,甚至是更寬闊。就如 Annika 所說,房間就只有必要的東西,欠缺的是 coffee bar 、大衣櫃(只有床頭後面的位置可以掛衣服)、冰箱、夾萬。不過洗手間的用品就一應俱存,而且整潔、方便,這樣的安排正體現了北歐的 simplicity style 。

對我來說,沒有 coffee bar 比較難捱,起床時總喜歡有杯熱茶或咖啡,儘管也只是即沖那種咖啡,也聊勝於無。

就此, Annika 說:「這點我們也明白, Coffee bar 對很多人來說也重要。因此大堂是有一個大 coffee bar 。你有留意我們的大堂嗎?偌大而且有數十張梳化,希望吸引住客在大堂喝咖啡,把這裡當作成房間的一部份。」

Motel L 的早餐以 Cold Cut 為主,因為要控制成本,所以選擇不多,但老實說,在斯德哥爾摩的其他酒店中,早餐也不會如亞洲區的一樣豐富,一份簡單的北歐早餐根本所費無幾,健康而清新。

剛到埗的時候, jet lag 嚴重,早上 4 時起床,讀書,看電視,洗澡,故意放慢腳步,不經不覺到 7 時,便到大堂吃食餐。大堂不算華麗,但非常舒服。陽光從落地玻璃穿到室內,不用開燈也光猛,有時上手拿著書或報紙,但總被外面的寧靜吸引,望著街景便覺得滿足。

下次到斯城,可以考慮住這裡。從 T-Centralen 坐地鐵,到 Gullmarsplan轉坐 pendaltag 一個站,便到 Mårtensdal ,一下車便到。瑞典最大的體育館 Globen 就在附近,如去斯城看表演,這酒店也是一個極佳的選擇。

Motel L

Hammarby  allé 41
120 30 Stockholm

[email protected]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