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印度教會我的事:簽證的考驗

2019/7/26 — 17:15

8年前在印度Rajasthan。作者提供

8年前在印度Rajasthan。作者提供

我承認,去年的我,決心不夠,是以當電子簽證的申請在網上被拒絕後,我便放棄了,讓 83 美元的申請費用付諸流水。

有人說,當電子簽證被拒後,再親身去申請,多能辦妥。

由於當時人不在香港,我實在沒有這閒情去驗證,加上不少人均告訴我印度近年把對中國中國、中國香港等的簽證申請已收緊,我遂隨緣去。

廣告

我可說已有四年沒有去印度了,上一次是 2016 年 12 月幫忙帶領一個志工團,由於只停留了 5 日,也沒有時間去遊玩,因此嚴格來說,我實在不想把它算成一次。而再上一次就是 2015 年 1 月至 3 月的重要旅程,那趟旅程不但改變了我的人生軌跡,亦為我緊隨的 4 月於尼泊爾遇上7.8級大地震及隨即成立「Light On 燭動」慈善機構做好了靈性上的準備。

近月來,來自印度的呼喚好不強大,要去印度的想法揮之不去,即使我去年成功以簽證不獲批為由遏抑了這想法。但至今,我實在不得不面對我的心:「印度,實在非再去不可」。於是,我上網爬文,研究一下近年印度批簽證的鬆緊程度,找到的文章都不是最近期,而是一至兩年前左右,文主全都大吐苦水,說受盡折磨之後,仍未必能獲得印度的簽證。於是我猶豫了,又要再如去年般浪擲 83 美元嗎?

廣告

腦袋雖給了我很多不要去印度的藉口,可是細「心」感受一下……不行,印度確實在呼喚我啊!我相信,這是在考驗我是否全心全意要去印度,因此我再一次下定決心去印度!

把所有網上文章的建議全部收納和總結後,我作出以下的行動:

第一步:決定申請普通簽證而非電子簽證,因為電子簽證一句「Rejected」就了事,要上訴也不可。

第二步:由於不少文章均提及需要出示前往印度的來回機票,但我實在不想一旦簽證被拒而白白浪費了一張機票,因此到 https://travelvisabookings.com 花 19.5 美元買了一張預訂了但未付款的機票。

第三步:到 booking.com 預訂抵埗後的酒店。同樣地,找了不用先付款,以及可隨時取消預訂的酒店。這一步十分重要,因為酒店的名稱、電話和地址將成為我的當地 Reference 資料。

第四步:影印護照資料頁和身份證。

第五步:於印度領事館的網站填寫網上表格,由於知道這份表格並不容易填寫,因此只是首先填了容易的,準備直接到辦理印度簽證的 BLS,再花錢讓職員代填表格。由於不可以腦袋空白地完全讓人代筆,上 BLS 前,也要先準備一位本地 Reference 人士的姓名、電話和地址;父母的英文姓名;公司地址;之前的印度簽證號碼(若之前曾去過印度);即將前往旅遊的印度城市名字。切記要把只是填了一半的表格號碼「copy and paste」,然後帶著號碼前往位於灣仔的 BLS。

第六步:帶著「死而後已」的決心,預備充足時間和現金(由於現場只收現金,最好預備至少 1200 港元)到 BLS。我便於 6 於 28 日早上 10 時到達,到最後約 12 時半即將閉門時搞定所有申請程序。

好,由於已經作了最壞打算(就是可能申請被發回,然後要翌日再遞交申請),因此我亦以輕鬆的心情出現於 BLS 中心。

一進門,發現人流沒有想像的多。眼見右邊有一角落,一個印度職員在電腦面前工作,其背後則有一台影印機。由於沒有清楚告示,因此去了前面櫃台詢問後才知道原來這就是代填表格和拍照的櫃台。

返回這個角落的櫃台前,幸運地,前面只有一個印度人正在由職員代填表格。我耐心地等待和觀察,驚訝於填表職員的高效,例如當之前的顧客在手寫一些資料時,她已詢問我和後面的客人要甚麼服務。她並利用那位客人慢慢手寫資料的空檔,為我後面的顧客影印;而當她為我填表時,由於熟能生巧,她又以相當快速的打字速度逐一為我輸入資料;而當我於手機查找所需資料稍慢時,反而是她立即不耐煩(但有禮貌)地催促我;問我去過甚麼國家時,也不等我慢慢地回答,而是已經連珠炮發地問我:「Singapore? Japan? Malaysia?......。」我心想,這是我見過最不印度的印度辦事風格,這 105 元的填表費用實在「抵她賺」!

另外,由於怕自行拍的照片不符合規則,也即場讓她為我拍照,50 元有四張(其實較街邊的明 x 快相 60 元四張便宜),而且她也只是用了數分鐘便連照片也裁好給我了。

臨走前,我問那職員,會需要公司 Leave Letter 嗎(我已弄好,但未列印)?但她說,暫時不需要,你看情況吧。

我把所有文件帶到1號櫃台前,人不多,等了兩個便到我了。那印度女士收了我的文件後,二話不說便把一堆表格遞給我,說:「30 元。」,我也不想問那些是甚麼表格便付款,心想:「錢能辦妥的就好。」她又看了我職業一欄填「Charity/Social Worker」,便說:「你需要遞交一封公司信,註明你不是去印度從事任何志工、宣教和慈善工作。」她似乎不想我發問,因此不待我作出任何回應,便已說:「我們 12 點半關門。」

好吧,我坐下來看看那是甚麼的一堆表格,原來是甚麼衞星電話等東西,不要理會那其實是甚麼,見到要簽名的地方簽名就好了。另外還有一張行程表,由於我已做了資料搜集,因此遂如表格註明,詳細地列明了包括日期和地點的行程。

至於公司信嘛,多得早於網上爬文做了功課,因此我亦帶來個人手提電腦和公司印章。之前準備的公司信沒有註明「不是去印度從事任何志工、宣教和慈善工作。」因此我便加入這些字眼,再放大和變粗體,並於信件中一再保證我只是去旅遊。

見代填表格櫃台十分繁忙,我記得駱克道圖書館就在附近,由於尚有充足時間,我便去圖書館轉個圈,並用 1.2 元列印了有關公司信。

回來後,再次前往1號櫃台,我以為那位印度女士會再向我要求其他文件,例如來回機票和住宿資料等,但似乎她對我補交的資料十分滿意,她著我邀交 941 元的費用便說我可到 6 號櫃台打指模。我心裡暗暗感恩和喝采:「真的可以拿到印度簽證了嗎?」

我不敢待慢,打過指模,再詢問職員下一步如何,他說:「你回去等大約 3 天左右便會收到我們的通知來領取簽證。」我問:「領事會不會要求訪問?」他說:「那視乎領事的判斷,如果要,他們會以一個沒有來電顯示的號碼打給你,記著接聽。」

於是,我奈心地等候了 3 個工作天。第 4 天,BLS 來電問我:「你 2016 年於尼泊爾申請過簽證,一次成功了,一次被拒了,是嗎?」我有點茫然,搜索記憶庫回答道:「我是曾在尼泊爾申請過印度簽證,我記得那次領事要見我,可是見完後便順利給我簽證了,沒有被拒啊。」他又再一次驗證地問:「是一次成功,另一次被拒的,有嗎?」我坦白地說:「真的沒有啊。」於是他說:「那我們要等尼泊爾那邊先查一查了,你要先拿回護照嗎?」我本能地回應:「我現不需要用護照,你們留著吧。」我又問:「那何時會知道結果?」問完我才發覺是明知故問,他答:「現在回答不到你。」

掛線後,我再重組了一下他的問題,終於記起,那次在尼泊爾申請簽證,是 2011 年的事並非 2016 年,當時由於太坦白,在職業一欄寫了自己是作家,也填了要去 Dharamsala,所以要見領事。還記得,我向領事解釋,我寫的書《The Travel Within: 擁抱印度》是寫印度的好啊,並非寫「衰」;他又問我,何解要去 Dharamsala(他恐怕以為我是中國間諜),我又解釋我已去 Dharamsala 多次,當地很多朋友,所以想回去探望他們。幸運地,他最後也把簽證批給我了。

至於 2016 年,我確實去了印度,但當時我是申請網上 Evisa,但是一申請就成功了啊。要數被拒簽證,只有唯一一次,那是 2018 年的事,那時我在尼泊爾於網上申請 Evisa,等了一個星期也沒有回音,以電郵詢問情況後,印度方面才回覆:「簽證已被拒(沒有提供理由)。」

我嘗試回電 BLS 打算向他們解釋,但由於線路繁忙接通不了。我再想深一層,其實他已說白了,要尼泊爾的印度領事館先查一查才有答案,所以我再解釋其實也沒用。

有印度小藍城之稱的Bundi。作者提供

有印度小藍城之稱的Bundi。作者提供

於是我繼續等候消息……一個星期……差不多兩個星期……這段等候時間確實十分難熬,心裡不斷猜度:「他叫我拿護照,其實不是暗示了不批簽證給我了嗎?」、「唉,要尼泊爾那邊查,以我認知的尼泊爾辦事速度,豈非要等一年半載!」、「8 年前的尼泊爾印度領事館,也不知有沒有用電腦把資料輸入系統,如他們要用人手翻查那些資料,天不荒地也老了啊!」、「如果印度這次又再一次拒絕我,我豈非今生今世也不能再去印度!」

其實等著等著我已絕望,我連 Plan B 也盤算好了。好吧,如果天意不讓我回去印度以及返回印度的精舍見我的老師,那我實在也不應勉強,不如就如去年被拒簽證後的做法一樣,直接待我老師於 10 月去歐洲時再去見她吧。

我申請印度簽證時,交了一份行程表,填寫了計劃於 7 月 15 日啟程前往印度。可是 7 月 15 日當天仍是沒有任何音訊。幸好,我已預計了印度會有此一着,因此並未購買飛機票。

7 月 16 日,我突然收到一個 SMS 短訊:「XXX(我的名字),你的檔案編號 XXX……你的護照已準備好,並可從中介(BLS)領取。我們會繼續通知你最新進展。」由於訊息有點含糊,不禁令我猜想,是否簽證還未批,但決定先發還我護照?

由於實在焦急想知道結果,所以我立即致電 BLS,怎料接聽來電的女士說:「我們不知道你的簽證是否獲批了,因為我們不可以打開你的護照。」好吧,那麼機密,我唯有急急腳於當天下午的取護照時間再次造訪 BLS。

有別於第一次來 BLS,沒料到這裡下午 4 時一個人也沒有,只見眼前的多個櫃台只有中間的一個櫃台後有一名印度職員,我把收條交給她,她也一次過把我身後三個印度人的收條也取了後,便走進辦公室。

時針嘀答嘀答過,我的心保持著開放的態度:「如果真的去不了印度,來生總有機會,隨緣吧。」

不久,印度女職員拿著 4 本護照出來,她喊我的名字,我猜我拿護照的手可能在發抖,實在太緊張了!到底護照裡有沒有簽證呢?我翻了數翻,竟然在我特別更新的護照上之眾多藍色頁面中找到一頁粉紅色,並有我照片的貼紙!我難以置信地瞪大雙眼,把護照拉近……「真的是印度簽證嗎?」

我坐電梯下樓的時候,仍是覺得有點超現實,我真的可以去印度了嗎?

站在街上,我又再忍不住拿出護照,翻去那一頁粉紅色貼紙細看:「印度簽證……發出日 2019 年 7 月 15 日……到期日 2019 年 10 月 14 日。」

那種失而復得的感覺,讓我真切認清,雖然我已經有4年半沒有回去印度,但原來我真的很掛念印度。

就如 2011 年那一次於尼泊爾見印度領事的經歷,正所謂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印度,妳又再一次提醒了我,不可以把自己所擁有的一切視為理所當然。

今天晚上,我的飛機將會抵達南印度的 Cochin。

位於南印的精舍Amritapuri,我此行印度的目的地。作者提供

位於南印的精舍Amritapuri,我此行印度的目的地。作者提供

原文請到:你的生活本該如此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