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危急通知

2017/11/7 — 19:10

我在西藏多年,其實還遇過另一個較嚴重的高反個案,事件主角是越南人。越南旅客來到拉薩第一天,感覺很正常,在咖啡館與我見面時,他滿有信心說︰「沒高反,很正常。」還背著八公斤的攝影器材,到處拍照。翌日不見他蹤影。第三天,他說很累,要留在旅館休息。

到了傍晚,情況一下子惡化得「連眼睛都睜不開」(後來越南朋友說其實只是太累睡著了,旅館職員把他吵醒,所以眼睛都睜不開)。旅館職員跟我認識,便打電話給我,趕忙送他去拉薩人民醫院,當時同行的還有越南朋友的另外兩名旅伴。

去醫院很麻煩,先要排隊掛號,再去排隊給醫生檢查,醫生寫了藥單或治療開銷單後,又要第三次排隊交費,最後才能接受治療。整個過程,費時失事,總之你沒有錢,死了也沒有人知。有時我們會開玩笑說︰「人民醫院改名了,叫人民銀行!」

廣告

不懂中文的外國人較難處理這些手續,所以就由我去排隊,越南病者則由他的旅伴照顧。我在掛號窗口排隊期間,病者的旅伴忽然跑來,狀甚慌張,說:「我的朋友昏迷了!」我聽到也嚇了一跳,先不排隊,馬上跑去急症室找醫生,卻見不到。我跑到旁邊的治療室,終於見到一名醫生,我大聲叫:「醫生啊!」

醫生見我焦急,冷冷一句:「你去排隊!」

廣告

我說︰「但我的朋友昏迷了!」

醫生一聽有人昏迷,語氣變得緊張,急忙說︰「哎,那你快點去掛號啊!」(……)

我說:「我要去排隊啊,但你可不可以先看看他?」後來才知原來病人不是昏迷,只是昏睡。

我們付好費用,醫生終於願意來檢查,他說︰「病人情況嚴重,我們剛好沒床位,送他去軍區總醫院吧!」軍區總醫院在拉薩北郊,是西藏最好的高原治療中心。醫生說︰「我們安排一輛救護車,送病人去總醫院!」又補充一句:「他情況嚴重,如果死在路上,跟我們沒關係!」

到了總醫院,當然也要先做掛號,醫生簽了六張不同的檢查單子︰腦掃瞄、照肺片、抽血液等。他同行的越南朋友,不停一巴掌兩巴掌打他的臉,生怕他一睡不起。診斷結果︰高原腦水腫,高原肺水腫,肺部感染。趕忙辦理入院手續。

醫生說︰「病人情況很危險,叫家屬來簽《病情危重通知單》,或者你簽也可以。」所謂《通知書》,就是說要家屬知道病者有生命危險,死了跟醫院沒關係。我覺得我簽這份文件也不太合適,正思忖如何跟病者的旅伴,用較婉轉的語氣去解釋此事,忽然有一名十八歲四川遂寧的護士姑娘,很興奮地跟我說:「這個病人真的是外國人嗎?怎麼看起來像個中國人?」

我老沒好氣,說他是越南人,看起來跟中國人差不多嘛。護士聽罷,異常興奮,拿出手機,說:「我第一次看到外國人,原來外國人長這個樣子,你幫我跟他來個自拍吧!」然後把臉貼近昏睡中的越南病人臉旁。我儘量克制自己情緒,說︰「醫生剛剛叫我去簽《病情危重通知單》,不如你等他病好才拍吧。如果他死了,你拍照也不好嘛!我先做好正經的事情,才幫你拍照嘛……」年輕護士聽罷連番說是,收起相機。至於那份《病情危重通知單》,我還沒解釋清楚,越南朋友的旅伴聽了內容,二話不說就簽了。

辦好入院手續,繳好押金,忙到凌晨一時,我也想回家睡覺,越南朋友則由他的一名女性旅伴在醫院過夜照顧。臨走前我想起病人晚上起來,可能要去小解,怕女性旅伴不方便處理,便問護士拿個尿壺(鴨仔),護士立即說可以,不過要先交二十元。咿,剛才不是交了押金了嗎?怎麼又要交費。越南旅伴聽得明白,馬上交錢,她說:「沒事的,在越南也是一樣,進醫院就要不停交錢……」

臨走時醫生忽然說︰「我最初看這個人,以為是日本人,真不想理他!」我說︰「他是越南人啊。」醫生想了一會,說︰「也差不多,南沙群島嘛……」這裡是軍區總醫院,醫生都有點軍人背景。醫生忽然問我︰「你是哪裡人?」我說香港,他想一想,讚道︰「香港就不錯,釣魚島就靠你們了!」

越南朋友的情況,其實翌日已精神飽滿,但醫生說︰「病人一定要留院觀察數天,才能離開。」我的朋友住了五天才出院,康復無事。而醫院消費,要八千多元人民幣,感覺挺貴。後來有一名在內地當醫生的朋友說︰「其實所謂《病危通知書》,就是用來嚇唬病人……簽之前叫病人掏一千塊錢他們都不願意,但簽了《通知書》,你叫他們付一萬元都沒問題!」話又說回來,出現這麼嚴重的高反個案,其實還是少見。

至於之前提及,那位很想與病情危急外國病人自拍的四川護士姑娘,雖然行為荒誕可笑,但因為她真的對外國人有強烈好奇心,越南朋友住院期間,她倒是很落力照顧,永遠第一時間清理鴨仔(尿壺),病人想吃甚麼,又幫忙到外邊購買,更重要是經常跑來跟完全沒有共同語言的病人聊天。越南朋友似乎很喜歡拍照,帶了一大堆攝影器材來西藏,無用武之地,不能去拍攝風景,只好影了一大堆青春護士的可愛照片,即是大量 V 字及少女手勢的那種,也算是不錯的回憶。

 

(照片就是文中提及的四川遂寧青春護士。)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