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去旅行,做義工?

2015/8/7 — 14:35

遊走一轉塱原,吳蚊蚊驚覺香港農作物的豐富。

遊走一轉塱原,吳蚊蚊驚覺香港農作物的豐富。

不知道大家有無這種感覺:旅行,某程度上是一件幾自私的事。

不是嗎?由 plan 行程到踏上征途,由旅途上品嘗的每頓美饌佳餚到映入眼簾的每道明媚風景……可以享受的,由頭到尾都只有當事人。你覺得無與倫比的一趟旅程、你眼中最美麗的異地風景,還有旅途每晚辛苦上載到 facebook 的幾百張照片……老老實實,身邊朋友可能無乜感覺。

當然你都可以話,這無錯是自私,但其實也是公平啊 — 大佬,我既然已經請了長假,大灑金錢暢遊異地,梗係要全身投入盡情享受啦!吃盡當地美食、走勻景點勝地,都是理所當然。至於其他人的感受,又有何干呢?對於香港大眾而言,「旅行的意義」並非「你離開我」(唔明,請聽陳綺貞首本名曲),而是「探索風土人情」、「自己大開眼界」,甚至是最原始的:

廣告

「吃喝玩樂」、「食買玩瞓」。

這就是旅遊的意義嗎?當然是,否則杜如風就不會大受歡迎啦。不過另一方面,旅遊從來不止一種方式,旅遊的意義,亦當然不止「吃喝玩樂」這一種。

廣告

義工工作營會集合不同國籍的義工,長時間進行義工服務。

義工工作營會集合不同國籍的義工,長時間進行義工服務。

近年,越來越多人看重旅行之「義」,走去做旅遊義工。旅遊和義工,兩者看似風馬牛不相及?根據學者 Stephen Wearing 的定義,「旅遊義工」正正就是將「旅遊」與「義工服務」互相結合,透過對一個地方的環境、文化及人道議題的關注,以至落手落腳施以援助,從而造福當地百姓,自己也能在旅程中獲得跟當地人相處接觸的樂趣。還有研究發現,現在全球每年有超過 160 萬名旅遊義工付出自己的假期,到世界各地參與義務工作。

「旅遊 x 義工」已成一時風尚。

導賞員明哥與一班不同國籍的義工相處一個月。

導賞員明哥與一班不同國籍的義工相處一個月。

看到這裡,你可能已在想:傻的嗎?旅行仲要做?是的,很多人都這樣想。甚至乎,連事事講求實際的香港,也有一班「旅遊義工」。2009 年,一群義工成立非牟利組織「義遊」(Voltra),以「因遊得義,因義而遊」為號召,於網絡平台搜羅並分享世界各地工作營的資訊,讓參加者透過跨國界的「義務工作」,遊歷於不同文化之間。

然而,「旅遊義工」不是請客食飯。參加者無論是到窮鄉僻壤建學校,還是到災難現場協助重建,不單要全力以赴,更要付出一兩星期、甚至一兩個月的時間。等閒之輩又怎能抽身而往?於是,「義遊」又跟本地不同團體合作,舉辦不同活動,內容包括環境保育、農耕種植、藝術文化,讓有興趣的香港人一嘗旅遊義工的滋味,並跟外來義工交流,建造更美好的社會。

蚊蚊與一班義工合力開路的成果。

蚊蚊與一班義工合力開路的成果。

因義而遊,可以讓我們遇見不一樣的香港。因此,《香港故事 ─ 自遊香港》主持吳蚊蚊走到塱原,頭戴草帽,深入草叢,一邊義務去除雜草,從而開闢道路;一邊了解香港農業,以及生態環境;然後她又跟另一主持、單車專家李明熙,分別坐上輪椅遊歴荃灣,體驗無障礙設施,最後將經驗整合成地圖,方便輪椅人士使用。

你可能在想,嘩,輪椅?無事點解要坐?

主持李明熙開住輪椅入街市,究竟人車爭路的情況下,會否成功買到水果?

主持李明熙開住輪椅入街市,究竟人車爭路的情況下,會否成功買到水果?

兩位主持坐上輪椅之後才發現,原來從這個角度看香港,是有點不一樣 — 乘坐地鐵,再不是理所當然的旅程,反而要拐彎兜圈,左搵右搵,從特定入口進入,艱難非常;要到街市買餸,也不再輕而易舉,反而要在狹窄通道上小心翼翼,慢慢前行,過程考驗技術,更加考驗耐性。既然係咁,何必攞苦嚟辛?對兩位旅人來說,旅程最大的得著,絕不是這些經歷如何新奇又刺激,而是他們從中得以體驗輪椅使用者的生活,對他們的處境以至苦況,自此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主持吳蚊蚊坐住輪椅,做義工遊歷荃灣。

主持吳蚊蚊坐住輪椅,做義工遊歷荃灣。

我們經常想去外國旅行,體驗人家的日常;但又有沒有想過,就算留在香港,也可以體驗一班弱勢社群的生活?

在吃喝玩樂以外,這何嘗不是旅行的意義?

香港電台電視節目《香港故事 ─ 自遊香港》邀請來自不同範疇的嘉賓,與四位熱愛旅遊的節目主持(李明熙、Charlene Houghton、歐泳櫸和吳蚊蚊)一同擬定另類本地旅遊路線,重新審視本土,認識家園,發現香港。第五集<旅遊的異義>將於 8 月 8 日(星期六)晚上 8 時在港台電視 31 及亞洲電視本港台播映;港台網站 tv.rthk.hk 及流動應用程式 RTHK Screen 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放棄吃喝玩樂,做義工旅遊,會帶來嶄新的體驗。

放棄吃喝玩樂,做義工旅遊,會帶來嶄新的體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