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反轉辛苦女反轉辛苦女(一):渴望紅豆沙的日子

2016/4/25 — 12:13

在這段預備「辛苦女作劇場」的日子,每天晚上我都想吃紅豆沙,很多時因為回家時已經太夜,不容易找到買糖水的地方,有時淪落到要在 7-11和 circle K, 買些鴻福堂類似的東西來「頂住先」, 直到有朋友告訴我可以買「日清美味寶」,我的晚間生活才稍為有點安定。

前天晚上我跟自己說,劇場已經算是完滿結束,真的不可以再每晚紅豆沙了,食埋今晚好啦,誰知今天下午的「表演者與反思小組交流會」,很多人由頭喊到尾。回到家中,我跟自己說:「今天實在有點太 intense, 還是可以作最後的放縱,等明天生活如常之後,我就不能再被這個『慾望』捆綁着」。沒有紅豆沙,隊了一碗芝麻糊。

劇場只是整個 Politics and intimacy 研究的第一部份,今天的聚會就是研究的第二部份。一群學者和 feminist 成立了一個反思小組,每人用自己的方法:可以講/可以讀/可以用各種表演形式,對「辛苦女」的故事作出回應。

廣告

Shirley 帶頭回應 Emily 的故事。她坐在地上,扮自己的媽媽做了30多年師奶,一邊在摺衫做家務,一邊講自己個囡似唔似自己,為什麼個女要去英國讀書。她返回座位之後,說出自己因為有一個逆來順受的媽媽,所以對 Emily 師奶參政,有一種想像,她邊說邊流淚,我知道她想起什麼,所以也一直在流淚。

Bing 以一首詩回應小樺的故事,說到自己的婆婆,自己的媽媽和她自己的流離失所,泣不成聲,我不敢望其他人,只管暗自擦去眼淚,我估半場啲人都哭了。

廣告

Iris 站了起來,要做一個 act 回應 Willis 的 1、2、3 秒熱情怎樣一發不可收拾,而她也把自己在熱情和恐懼之間的掙扎。

Jacey 先是寫了一封信和朗誦給 T,然後今天再朗讀了陳綺貞的一首歌「家」的歌詞,T 回應的時候,哭了起來。大家在台下聽到 T 在台上唸出她寫給媽媽的信,已經忍不住流淚,即使我們的家庭狀況並不一樣,每次想起這對母女,大家仍然會感懷身世。

這一個星期天的下午,我們就是這樣一 pair 一 pair 的交流/對話,過了三個多小時。香蕉蛋糕依然放在枱上,大家連廁所都忍住唔去。

很多回應的學者和 feminists,都不單單是說出自己當天晚上看表演時的感受/觀察/分析以,他們一定是從表演者的身上看到自己的過去和現在,所以才會這麼 emotional。真的沒有想過這個12人的反思小組團隊中,竟然有這麼多人願意跳出學者的常理世界,主動願意站起來,寫一首詩,朗誦一首歌,排一幕戲來回應劇中每一位表演者在台上曾經向他/她發出的呼喚。

我相信這是本港甚或是全世界 gender/feminist research 界別罕見的歷史時刻!感激來到港大創造這個歷史的每一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