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口音並不代表真材實料

2016/4/27 — 17:57

Viu TV製作,《跟住矛盾去旅行》嘉賓連詩雅去意大利講英文短片

ViuTV的節目《跟住矛盾去旅行》近日播出歌手連詩雅與前藝人、現為藝術家的葉蘊儀一同去意大利旅行的片段。連詩雅在節目內的表現劣評如潮,不少人(包括我)都對她給他人那份好像以沒有內涵為榮的感覺甚有意見。當然,她亦有人為她辯護,在FB有人說:「恥笑連詩雅既人自己講唔講到佢一半咁流利? 」

這句話令我想起兩個故事。

第一個故事發生在辦公室環境內。我做見習時有一位與我同屆的見習律師絕頂聰明、做事能力高、客戶(特別是講中文的客戶)都十分喜歡他。到我們兩年見習期完畢時,因為香港經濟還不算好,所以不是每一位見習律師都「有得留低」。但縱使他很有能力,我剛才提的那位見習律師就是「冇得留低」的其中一位。我當然不知道這決定的內情或所有理由,但公司內就一直都有人對他說的英文有意見:他是「本地薑」,說英文時雖然沒有怎樣錯,但的確有很重的香港口音,不會像我或某些其他「番書仔女」見習律師說的英文那麼「鬼佬」。

廣告

不過,有真材實料的人,不會因為幾句英文說得比較「本地」而永遠被埋沒。我這位舊同事後來去了一家更大的國際律師行。他們懂得欣賞他的能力,使他事業有成,後來更有律師行在他執業年資仍相對地低時都已聘請他「過檔」為合夥人,成為我們在同一家公司、同一屆訓練出來的見習律師中第一位榮升為合夥人的律師。

第二個故事發生在法庭內。有關聆訊的訟方分別每方聘請了一位資深大律師,我在此就叫他們做A與B吧。A說的英文字正腔圓,比英女王更「英女王」,十分動聽。我記得見到來法庭參觀的公眾人士與學生個個都以「心心眼」表情看A陳詞的。B說的英文雖然絕對是清楚的,但都有點香港口音,在法庭內陳詞時較少高、低音,不會覺得他的詞鋒特別精彩。

廣告

但這聆訊最終是B代表的訟方贏了。當然,在有關聆訊中,B那方在法律原則、證據上是有點優勢的。但更重要的就是B上庭前準備充足、熟讀有關法律、對證據瞭如指掌、法官拋出來的所有質問都難不到他。至於A,我可以說的,就是他說英文的確是很動聽(其他的,我不評論了)。

從這兩個故事,我想說的就是,香港人聽英文有時真的是過於注重純屬表面的口音,而忽略了一個人說英文的內容。英文說得夠「鬼」並不表示是特別高人一等的;有「對」的口音亦不表示一個人是有真材實料的。論頭腦、思考能力,如果是要在英文說得很「鬼」的連詩雅或英文較本地的葉蘊儀去比較,我知道我會覺得誰較勝一籌(或不止一籌)。大家又怎樣看?

* 註:以上只代表筆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他所屬律師行的意見。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