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只不過是常識

2016/12/8 — 12:53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本該接續上周談點薯仔的故事,但是最近一次遭遇卻如骨鯁在喉,令我不吐不好。且先從一件其實和我沒有多大關係的事說起,大概有不少人聽過以介紹日本文化知名的博客劍心前陣子在日本被斥作是「香港之恥」 的消息吧。東京一家食肆在臉書上公佈了劍心訂座的名字,批評他和朋友到店之後只點了一杯酒,兩個小時之內不停拍照,甚至還順手把在別處買的外賣吃完之後留下來「當手信」。隨着劍心第二天帶着和菓子上人家店裏登門道歉,這件事算是結局得不錯。

劍心的表現怎麼樣都要比另一個日本旅遊達人杜如風強多了,一向以「真性情」(在我看來往往是放肆)著稱的她前陣子在節目中介紹日本一家麵店,竟然不顧當地禮俗,把三根筷子插在碗裏作勢參拜。網民罵她,她的回應則是「Why so serious!」,她認為觀眾應以「輕鬆啲嘅心情去睇」節目。按照這個邏輯,一天到晚罵大陸遊客不規矩的香港人也應該不要那麼serious,大可以「輕鬆啲嘅心態」去睇那些不符本地規範的行為才是。

廣告

不是為港人護短,正如《立場新聞》專欄作家安騏所言,其實劍心拜訪的那家日本食肆也不是沒有問題的(參見她的《又關公災難?——「香港人之恥」事件是一次更深層次文化交流的契機》)。首先它的店主就可能是個很容易類型化外人的民族主義者,否則便不會把一個客人的不當行為上升到整個香港代表的層次;老實說,就算劍心真的不對,那也只是他一個人的事而已,和我這個香港人又有甚麼關係呢?更何況平常一家日本食肆就算遇到再詭異的事情,也絕少如此公開抨擊它的客人。

不過話說回來,為甚麼向來讓人覺得十分熟悉日本社會的劍心,居然也會惹出這次奇特的小風波呢?由此我想到了近年在外地一些地方碰到香港遊客的尷尬。例如某次在一家不錯的餐廳晚飯,正好鄰桌就坐了一個香港人,看得出來他是個食家,因為每倒一杯新酒,他都要像在酒莊試酒似地把酒倒進嘴裏弄得呼呼作響;每上一道菜,他都要和侍應探討碟中每一樣材料的出處細節。我怎麼知道?因為他的聲音比較大,所以其實連整家餐廳的其他客人都知道他內行。他當然還得拍照,用一部單反拍下每一碟菜的不同細節。這是家安靜的館子,於是他顯得格外搶眼,直到人家快要打烊,我們所有人結賬出門,他都還在裏頭繼續內行下去。這類巧遇「達人」事件,我不只見過一次,他們或許真的懂吃懂喝懂遊玩,並且還懂得圖文並茂地把經歷分享出來,可惜的只是少了一點點常識。

廣告

甚麼是常識?簡單地講,就是在恰當的時候做恰當的事,遇到各種情況能有恰當的反應。如果人家店面不大,店內聲量不高,那你就得小心自己發出的聲音,這叫做恰當。你到了人家店裏,而人家又不是酒吧,兩小時內恐怕就不好意思只是要一杯酒,同時還要不斷拍照,留下垃圾,這就是恰當。

相反地,你如果是去大牌檔吃飯,也許就不用在乎音量了,正如到大家樂鋸扒不必堅持法式table manner一樣。這和你熟不熟悉日本文化無關,也和你是不是資深食家無關,這點常識是走到哪裏都不會差太遠的。然而,今天的香港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漸漸在很多不同領域浮現了一種常識淪喪的狀態。比方說我最近在一家街坊菜館的遭遇。

 

(常識有幾難二之一)

原刊於飲食男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