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只為一口軟滑豆香

2019/5/1 — 15:20

不貼豆腐花和豆漿的照片了,有心找的朋友,Google 大神幫到你。(作者 Medium 圖片)

不貼豆腐花和豆漿的照片了,有心找的朋友,Google 大神幫到你。(作者 Medium 圖片)

港澳的夏天是甚麼?就是未待你把衣櫃內的厚重大衣都洗好,已經熱得人人都 T shirt 短褲;就是五月糭的宣傳還未湧現,已經每天氣溫超過三十度,還有甚麼?當然是雪糕店面前開始出現人龍。

我不嗜甜,對雪糕、雪條也沒太大好感,大眾熱愛的甜品清單與我的那個似乎沒太多重合,而豆腐花就是少數「倖存」的生還者。

家住沙梨頭舊區,想吃豆腐花不是一件難事,甚至連米芝蓮推介的也有,不過,與權威推介相比,我更偏愛李康記。

廣告

不熟悉澳門的人要找到李康記或許會有難度,只因偌大的招牌上寫的不是「李康記」,而是「頤德行」,這是由於小店本是售賣米糧的頤德行,後來轉售豆品,但仍然掛著舊招牌;不知是否這緣故,我總覺得李康記的環境氛圍總殘留著舊日米店的感覺,與一般食店很不同。

和我們慣見的豆腐花相比,李康記的相對較簡單:配料只有花奶及糖水,那些要大手地拋摘黃糖粉的朋友大概會不習慣,但其滑嫩、豆香,確實相當出色。

廣告

還記得小時候,爸爸就會跟我解說,李康記豆腐花與另一家同名的飯店是由「姐弟聯盟」,姊姊打理食店,而弟弟負責豆品舖,兩店各有代表作,平分春色;就這樣,故事聽了十多年,卻不太有動機去考究,反正作為消費者,我在意的只是豆腐花是否好食和是否有得食 — 因為李康記不賣隔夜貨,每日三百碗,趕不及的話就明天請早 — 從前不會覺得這「三百之限」於我有甚麼影響,但近年工作忙了,不能隨時隨地都走到李康記吃上一碗豆腐花,才發現那口軟滑豆香,是何等教人念掛;甚至有時拖著疲憊不堪的身軀回家時,也總會繞路到李康記前,看看有沒有「執死雞」的運氣。

夏天近了,腦海裏有關豆腐花的記憶也漸漸甦醒,但我不是食家,寫不出如蔡瀾先生那「軟如絲甜如蜜」一樣的精彩描述;我只知道,李康記的豆腐花、洪馨的椰子雪糕,曾經在許多個酷暑天,為我帶來了一沁清涼與快意,以及在小店裏,許許多多難以取替的親子共聚時光。

 

其他文章:
透心涼椰香
吃一碗人情味

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