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可以無知,但不可以埋沒好奇

2018/5/25 — 9:15

資料圖片(來源:Maurício Mascaro @ pexels.com )

資料圖片(來源:Maurício Mascaro @ pexels.com

陳百祥總是就各種事情胡說八道,無知卻叫阿叻,與法官問「白雙全係藝術家?從事咩藝術?」及「即係唔係雕塑家啦?」等,我想,會否其實是同一問題來的?這個城市裡頭的人,是否總不自覺和被迫變得貧乏,無力理會世界上各種多元有趣的人與事,然後甚至開始為貧乏辯護、為無知自豪,視看不見廣闊的世界為「成功之道」?同時,這個地方的人有否被逼得喘不過氣來,以致多想、多看的好奇,成了奢侈品和負擔?

其實我受過的訓練總是提醒我,無人有必要知道任何所謂「常識」的。不知道就不知道,沒什麼大不了。然而,問題的核心在於,無知之外,人們是否擁抱反智的態度,鼓勵旁人也對世界不聞不問。如果能夠因為無知而變得好奇、嚮往知道更多世間千萬種的事情,理解它的複雜,拒絕單一的認知範疇,無知和承認無知可以是美妙的事。所謂活得好(well being)和知性,對於個人也好、之於城市也好,有時,不過關乎是否願意通過擁抱好奇和追尋細節,而變得更多元與自由。

陳百祥在那無綫電視90年代初帶給他的成功世界中沒有走出來,法官只能埋首在自己專業範圍中,都是我們不願意看見的。種種結構性的因由加起來,就是我們眼前這反智、不夠好奇開放、和否定多元知識的思考環境。

廣告

為梁天琦求情的大律師蔡維邦說,他那輩人對香港的現狀有責任,「這輩人做過咩嘢?咩都冇做過…為事業和家庭打拼,成為達官貴人和醫生,貪圖逸樂,同時唔想後生仔rock our world…」。我想,其實好難這樣說那是誰的責任,而且他那代人也有千萬種人。而為事業和家庭打拼、貪圖逸樂,也無可厚非。但如果,如果,不會因此就將自己的世界封閉起來,就更好了。

若真要rock the world,更深層次而言,是要每一代人共同努力創造一種環境,讓所有人都更願意知多一點、拒絕擁抱貧乏反智的態度,和有足夠的自由空間,去為世界而好奇。

廣告

 

———

多謝蘇花昨天談到了「香港的DNA」,大家也讀讀她的想法啦。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