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吃苦(一)

2018/8/23 — 12:15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Dương Trí, Unsplash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Dương Trí, Unsplash

吃苦,是一句很妙的中文。

中國人重視吃。吃,乃是中國人的命根。俗語說:「凡是都可以吃。」中國人是受苦的民族。幾千年來,中國老百姓沒有好日子過。因此,面對苦難,中國人竟然想出「吃苦」這個字:面對苦難,不回避、不埋怨、不作聲,張開口,活生生把苦吃進去,成為肚腹的部分。更妙的是,吃苦以後,苦其實沒有除掉,表面上不見了,卻是苦不堪言,有苦自己知。吃苦是一個辯證的狀態。明明將「苦」吃掉,卻仍然是苦。所謂「吃掉」,其實沒有真正「掉」。苦仍在,問題仍存,只是沒有表露出來,你把它吃進肚子裏。這種「苦」與「不苦」的辯證狀態,正是吃苦的巧妙之處。因此,人生四味,唯獨「苦」可以吃。沒有吃甜、沒有吃酸、沒有吃辣。只有吃苦。(當然,吃醋也有,卻是另一回事了)

「明明沒有解決問題,為何要將苦吃掉?」沒有「吃苦」概念的外國人會如此問。我認為,吃苦是一種霸氣的概念。沒錯,你不能消滅它,卻可以選擇將它吃進肚腹。吃進肚腹以後,可能更苦。不過,反正都是苦,我卻要吃掉你!「苦難啊!別狂傲!現在是我吃你!不是你吃我!」這是一種不妥協,也是黑色幽默。因此,吃苦是一種主動的選擇。不是每一個苦難人都吃苦。兩個人面對苦難,有人選擇將它吃掉,有人模棱兩可地在苦難之中。這正是吃苦吃出來的分別。

廣告

聖經也有「吃苦的故事」。請注意:聖經充滿苦難的故事 — 出埃及、屠城、亡國、被虜等,不過,不是所有「苦難的故事」都是「吃苦的故事」。根據上述「吃苦」的定義,「吃苦的故事」不容易找,因為吃苦的人往往將苦放在肚腹中,沒有申告,沒有宣揚,沒有流淚。《路得記》正是如此一個吃苦的故事。路得是一個吃苦的人。這種吃苦的情懷與意志,沒有被正式描寫,卻只能通過其它人的舉動被襯托出來。不,我不是指第一章中「遭遣散」的另一位兒婦。相反,路得的吃苦,正好被婆婆拿俄米的苦襯托出來:

路得記描述,兩婆媳面對同一個苦,拿俄米卻對人說:「不要叫我拿俄米,要叫我瑪拉,因為全能者使我受了大苦。我滿滿地出去,耶和華使我空空地回來。耶和華降禍與我;全能者使我受苦。既是這樣,你們為何還叫我拿俄米呢?」(得 1:20-21)拿俄米不單將苦吃掉,更將苦說出來,甚至,她更將苦掛在口邊,誓要將苦成為自己被稱呼的名字。或許,從輔導學的角度看,這是一種語言心靈治療。有苦就要說,甚至不單只說,更要分享出來,讓盡人皆知。因此,表面上拿俄米把「苦」納入成為自己的名字,她卻其實是通過這被稱呼的名字將「苦」分出去。

廣告

相反,同行的路得卻是一句話也沒有說。路得是沉默寡言的女人。路得是一個吃苦的女人。路得活生生的把苦吃掉。路得不把苦說不出來,不是不想說,不是不懂說,而是她衷心地把苦當作耶和華上帝的。這是路得在第一章唯一的宣告:「你往哪裏去,我也往那裏去;你在哪裏住宿,我也在那裏住宿;你的國就是我的國,你的上帝就是我的上帝。」(得1:16)路得主動向拿俄米要求跟隨她,並且要將拿俄米的一切成為自己的。你的國是我的國,你的神是我的神。因此,你的苦也是我的苦。路得將「苦」吃進自己的生命裡——她可以選擇不吃。因為她視「苦」為某種具有神聖意義的東西。沒有吃這苦,生命就沒有上帝在其中。

「你的神是我的神,你的苦也是我的苦。」這兩句話,不可分割。吃苦是神聖的。此話何解?

下回再續。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