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吃苦(三)

2018/9/14 — 14:16

資料圖片,來源:Phil Thep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Phil Thep @Unsplash

有關吃苦的最後一個問題:為何要吃苦?

別誤會,這不是有關「為何有苦難」的神義論(theodicy)問題。正如前文所言,吃苦是一種態度。它是人的回應。吃苦不是純粹「遇見苦難」的客觀現實,而是基督徒跟隨基督的主動回應。面對苦難,有人選擇吃苦,有人不選擇吃苦。因此,究竟吃苦的意義何在?或問,吃苦有意義嗎?吃苦以後,事情沒有改變,為何要吃苦呢?難道吃苦恍如西西弗斯(Sisyphus)的石頭般,既苦又徒然嗎?

據我所研究與理解 — 雖未能完全肯定 — 奧古斯丁大概是教會最早引用「苦杯」(bitter cup)一詞的人。正如前文所說,聖經一直沒有為「杯」加上一個「苦」字,奧古斯丁卻在他的講道中將基督徒領受的「杯」比喻為「苦杯」。奧古斯丁認為,有病的人喝過這「苦杯」以後,他就得著生命。因此,奧古斯丁稱耶穌所領受的杯為「苦杯」,正指向基督的醫治。無錯,這正是「苦口良藥」的道理。

廣告

耶穌基督吃苦,正醫治世上一切的生命。「他誠然擔當我們的憂患,背負我們的痛苦;我們卻以為他受責罰,被神擊打苦待了。哪知他為我們的過犯受害,為我們的罪孽壓傷。因他受的刑罰,我們得平安;因他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賽五十三 4-5)耶穌基督的苦,成了生命的良藥。沒有苦,就沒有醫治。沒有吃苦,就得不著醫治。因此,基督徒願意吃苦,正正因為所吃的「苦」並非毫無意義的。話說回來,人世間的苦,本來正是絕無意義的。這是生命的虛無與荒謬。不過,因著耶穌基督的苦,世上一切的苦都被轉化。它不再是純粹無情無味的苦澀。相反,因著基督的作為,世上一切的苦頭都蘊藏了上帝的生命。

「耶和華是我的產業,是我杯中的份。」(詩十六 5 上)正是這個意思。所謂「耶和華是我杯中的份」,它不是純粹無痛無味的恩典。耶和華是「我杯中的份」(smooth of my cup),這杯仍是一隻「忿怒的杯」。詩人卻告訴我們,這杯裡頭所承載的,卻是耶和華自己。因此,「我杯中的份」正正描述了吃苦蘊藏著的上帝 — 正如約瑟的人生一樣,約瑟一生雖然吃盡苦頭 — 被親生兄弟出賣、被誣告、入獄 — 然而,聖經從來沒有以「苦」來形容這苦難故事,卻常以「耶和華與他同在」作為約瑟一生的寫照。

廣告

回到開首的問題:為何要吃苦?吃苦既不幫助事情,也不能改變甚麼。我會說,吃苦的重點不是事情,而是生命。吃苦不能改變事情,卻改變一個人。所謂「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這正是人世間非常真實的道理。「凡人貴從吃苦中來」,這是曾國藩曾說的一句話,意思是:人最可貴的品質就是吃苦。

吃苦,正是生命的良藥。上帝所關心的從來都不是事,而是人。因此,傳道人需要學習吃苦。面對不公不義,不訴苦,勇敢地將它吃掉,它正是上帝所賜的生命之糧。這苦澀,蘊藏上帝的生命,更孕育出聖潔的生命。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