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同一屋簷下,一起打機的快樂

2016/3/15 — 12:40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WE》推出二十週年前夕,Konami 特意拍了一段憶述主角回到舊時,到朋友家中玩《Winning Eleven 4》的宣傳片。片段中,還看見很多九十年代的產物,包括球衣和那樣重點:Play Station。

一段片,讓人憶起昔日打《Winning》的日子,無論是早期一點以表情符號當作狀態值的版本,還是後期一點以阿祖安奴Power99為界線的版本,兩者都輕易勾起無數人對童年的回憶。是那部要插Save卡的PlayStation1令人懷念?還是那個畫面起晒格人樣都睇唔清的《Winning》版本?

廣告

我想,通通都不是。最令人懷念的,是一班人在同一屋簷下,一起打機的日子。

那時候,網絡不發達,不能連線,要打,就只能圍在一起。做旁觀者之餘,也可以當上參賽者,不用放下一蚊也能跟隊;

廣告

面對面互抽,看著朋友輸波的失落樣子,更可即場揶揄一番,對著朋友忘我地跳「比碌蕉你含」舞步慶祝,幼稚得明明被絕殺,此刻都會哭笑不得;

最捉心理的,不是哪個人無故在你射波前撳Pause騷擾你,而是在互射十二碼要收起手制不能偷看。一係入,一係唔入,都要搞得過份神秘;

那些年,我們憑著玩《WE》而對世界各地有更多的了解,也增加了對日文字的認識(儘管其實只不過是靠估居多),叫人多回味?

人大了,負擔多了,再難像以前柴娃娃得閒到你家打機,就算相約吃個飯,也難過約女神。現在,大家都方便得多,在家靠上網連線,而PS 也比以前來得更容易,你不需再又喊又叫求媽媽買一部,現在自己碌一碌卡,簽個名就有,快夾方便,誰也管不了你。

一人一部,家中連線,打機的快感依然存在,可是感覺卻跟一班打機全不一樣,至少電腦不會是戰術大師,花四五分鐘執陣容。

「大佬,我每秒幾廿萬上落,你搞咗我成幾分鐘喇!開得波未呀!」

「等多陣洗死咩!呢隊波唔係打4-3-3架!點解陣容仲未update 嘅!」

能直接向對方表達情感,就是一起打機最大的快樂。

不知道,你對上一次與朋友圍在一起打機又是哪時?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