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朗程

葉朗程

一個自稱「IFC 張智霖」的 private banker,一個又一個浪漫與惡俗的中環故事。 www.facebook.com/marcusyiphk

2019/1/9 - 18:44

「同你講啲嘢吖,我鍾意咗個男仔。」

圖片來源: Bart LaRue, Unsplash

圖片來源: Bart LaRue, Unsplash

肯定了我的想法,是她跟我說以下的這句對白。「同你講啲嘢吖,」她望著面前那杯咖啡說,「我鍾意咗個男仔。」合理推測是,她說的那個男仔是我。

我仲係咪一個男「仔」唔係重點,因為重點係我以什麼作為這個推測的基礎。

兩點。

廣告

第一,她啟齒的時候並沒有看著我,而她低頭瞧著那杯 vanilla latte 的角度似是迴避,也似是害怕。

第二,逆向思維告訴我,要是那個男仔不是我,她的語氣該是閒話家常那種,而不是鄭重得像向我宣佈一樣。

疑心初起之時,是比那句對白再早幾小時的事。

那個下午,我和同事在酒店的其中一個 function room 內搞了一個關於品酒的 seminar。我喜歡搞這些小型 event,越小型越正。其他 team的同事鍾意熱熱鬧鬧,我鍾意 cozy一點。 搞 seminar 的目的當然是搵生意,而只有少人,我們每一位同事才有機會以人盯人跟客戶在 seminar 的前後慢慢傾。

「喂,」我在 seminar 進行途中跟 Emily 在耳邊說,「陣間我同你換。」

「點解吖?」她給我一個狐疑的眼神。

「王生係男人,你係女人,仲要係靚女,」我壓低聲音說,「異性相吸呢啲嘢唔使我教啦吓話。」Emily 是家世顯赫的貴族之後,流著的藍血藍過外星人,但經過這麼多年的相處之後,我已經當她是一個普通同事。

理論上,我沒有說謊,因為換客真是建基於異性相吸;實際上,Emily 約了那個老太太竟然帶了一位一進來已經吸引全場眼球的小孫女一同出席。驟眼看,最多廿三歲。小孫女這種人,詳細一點的話,我會用三十三個字形容-「攝氏十五度之下穿著一件樽領卻依然可以讓人一看便會全身血脈沸騰的級數」。兩個字形容的話,狗公們對這個層次的異性都有一個簡單的統稱:淫底。

終於等到那位品酒達人用佢唔鹹唔淡嘅英文由 commune 說到 district,再由 district 說到 growth,然後那兩位做媒的同事踴躍發問過後,整個節目到此為止。人盯人戰術開始之前,小孫女說要去一去洗手間,然後奇怪的事便發生了。小孫女走到場地的門口,看到剛巧也在門口附近的 Emily,於是問:「Excuse me,請問洗手間喺邊?」

「轉左再轉左,」Emily 說。我震驚到想立刻衝過去,因為她語氣的冷漠和眸子裏鄙視的目光讓小孫女頓時倒抽一口涼氣。幸好之後小孫女沒有投訴,不然我真的不知如何是好。疑心初起,也就是那一剎那。

做完嘢,執埋啲手尾已經接近五點,我話唔返公司,問其他同事有冇興趣一齊喺酒點飲杯嘢。個個都話有嘢搞,得番身邊呢位 Emily 話 ok。
飲品來到前,一句起兩句止地討論剛才的 event。飲品來到後,我忍不住問了一句:「心情唔好?」問完就知瀨咗嘢,瀨到啪啪聲。

「同你講啲嘢吖,我鍾意咗個男仔。」

全身的血液衝上雙耳,saliva trickling down my throat,感覺到自己的喉核大幅度擺動。千均一髮間,我終於想到一句當時以為是最合適的對白:「喂恭喜晒喎!」話音剛落,她的目光便從咖啡杯移動到我的臉上,沒有溫度地說:「恭咩喜,個男仔都唔知。」她看著我,我迴避著,發抖的手拿起面前的酒杯,做了整晚最錯的一件事,就是將杯裏的威士紀一飲而盡。

「你好緊張咩?」她的目光繼續凝於我的臉上,仍然是沒有溫度的語氣。喝了一杯之後,覺得她更美。她本來就是美,但美不美也不能碰,就是不能碰,碰了便世界末日,瀨晒嘢,又係瀨到啪啪聲,而嗰陣係堅會啪啪聲。

「緊張?我?」我瞪大眼睛問,然後大笑兩聲,「黐線,我點會緊張。」

這時候,她舉手跟侍應說:「畀多杯 Jack Daniels 佢。」

沉默。

「教我,」她說。

「教你?」我問。

「教我表白,」她說。

你明唔明嗰刻我嘅心情?我真係好想有嗰啲一㩒個仔就會時間停止嘅控制器,然後等全世界郁都唔郁嗰陣立刻逃離現場。但我知道我沒有什麼控制器,我有的只有一把口,和一個暫時 function 得唔係咁好嘅大腦。Marcus,深呼吸,think carefully,you can do it。

「表白嚟講,即係好似開口叫個 client 開 account 咁,」我看著她說,「喺開口之前,最緊要係乜嘢?」

「Buying signal,」她想也不用想。

「Bingo!」我興奮起來,「咁人哋有冇畀 buying signal 你?」

「有,」她肯定得不能再肯定。

「有?」我驚訝得走了音,「佢點畀 signal 你呀?」

「佢摸我個頭。」

Shit… 佢係講緊有一次,我哋喺台北做完嘢,去食夜市,佢食完一啖雞扒之後係咁話「好熱呀好熱呀」。就在那刻,我摸了她的頭一吓,說了一句「傻妹」。

「摸頭呢啲嘢,係唔啱,」我說完再更正,「I mean,摸頭最多係好感,同 buying signal 仲有好長距離。」

「哦,原來真係有好感。」

「I mean,」我亂了,真的亂了,「可以係好感,could also be just flirting,you know,people flirt and they can flirt without a reason。」

「點樣先可以產生 buying signal?」她問。

「令到佢冇咗你唔得,」我說。

「過程會唔會太漫長?」

「如果對方對你冇 feel,根本唔需要有呢個過程。」

「如果我覺得佢有呢?」

「如果對方有 feel,更加唔需要急。」

財不入急門,愛更不入急門。

著名作家 John Steinbeck曾經寫過一封信給他的兒子,告訴他戀愛是什麼,而在最後一句便是重中之重。

And don’t worry about losing. If it is right, it happens- The main thing is not to hurry. Nothing good gets away.

註定要愛,誰都逃不了,這個就是「註定」的意思。

作者facebook

原文無題,題為編輯所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