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同理心才是你一輩子的功課

2019/3/5 — 13:42

資料圖片,來源:周康 @Pixabay

資料圖片,來源:周康 @Pixabay

我是一個國中三年級的學生,我從國一到國三,都非常注重課業,可是我們班總有三到四個女生,上課愛搗亂秩序,導致進度落後,我會覺得不開心,但不會刻意表現出來,只會臉色凝重的低下頭看自己的課本。國三下學期剛開學,那幾個女生就突然開始聚在一起說我壞話,像是說我長的很醜,很愛現,嘲笑我,可是我從來沒有拿我的成績去鄙視她們,想問問呂律師我該怎麼辦?要會考了,我不想因為這件事和同學處不好而影響我會考成績。

這位同學,就像是人生的大小事一樣,影響結果的原因有很多,但是跟同學處不好,不會是主要的原因。另外,你得知道一件事,當你討厭誰的時候,其實不用說出來,八百里外就可以聞到你厭惡他們的味道。當然,反之亦然。

成績很重要嗎?當然,特別是對於會考來說。可是,對你個人而言是如此,對於別人可不一定。念書,就像作木工一樣,是需要天分的。當我們以學科成績作為評量能不能念好學校的標準,事實上就已經扼殺了大部分對於念書毫無天分的人。有些人,就是不喜歡文字、不擅長考試,或者喜歡讀書,但是被升學主義搞壞了胃口。這些人,你看他們或許無感,但是他們看你卻是刺眼。這不是你的錯,而是體制把這些人驅趕到毫無成就感、歸屬感的地獄裡。

廣告

想像一下,你最不擅長的學科是什麼?在《哆啦 A 夢》裡,大雄成績非常差,但曾經利用「如果電話亭」,把睡覺作為升學與就業的競賽標準,他當然是全世界第一名。如果學校的會考成績,改採工藝、美術與童軍,但你對於這些學問毫無興趣,你會喜歡上課嗎?我想答案應該是否定的,因為你不能從當中得到任何成就感。你之所以成績好,是因為你「剛好」有念書的天分,所以你可以「非常注重成績」。但是倘若「很不幸的」(是不是不幸其實很難說),你沒有這種天分,卻得要每天去接受一次又一次的奚落、挫敗,你會開心嗎?如果評價一個人的標準,剛好是你最不擅長的那件事,你會不會想要「搗亂秩序」?沒差吧!反正我怎麼認真都做不好,為何要待在那個學不會、學不到東西的「監獄」裡?

學習進度落後,你會不開心。可是你要知道,他們不是落後,而是覺得無止盡的疲憊,就算使盡洪荒之力的認真,也永遠無法跨越及格那條線,你知道那有多挫折嗎?

廣告

我沒有要你放棄念書,因為那是你的強項,很會念書也不是你的錯。但我只是想提醒你,不是每個人都應該要像你一樣,而這更不應該成為你討厭他們的理由。有聽過一個故事嗎?

一個哲學家、一個教授、一個數學家一起搭船,哲學家問船夫,「你懂康德的純粹理性批判嗎?」船夫搖搖頭。哲學家惋惜的說,「你的人生少了三分之一的樂趣。」教授接著問船夫,「你懂得欣賞李白與杜甫的詩作嗎?」船夫還是搖頭。教授也嘆口氣,「你的人生少了三分之一的樂趣。」最後數學家問船夫,「你知道三角函數如何在工程學上運用嗎?」船夫沈默不語。

這時候,船突然撞上暗礁,頻頻漏水快沈沒了。船夫問他們三個人,「你們會游泳嗎?」三個人一起搖頭。船夫跳下水裡說,「你們的人生沒有樂趣了。」

這個故事並不是要挖苦誰,而是要跟你說,會考當然很重要,但不是你人生的全部。而且,許多讀書人有某種特質,會不自覺的把傲氣展現出來,讓周遭的人覺得不舒服。或許這不是故意的,但是在你往後的日子裡,可以想想為什麼明人曹學佺會寫下:「仗義每多屠狗輩,負心多是讀書人」的對聯?會讀書很好,因為你有了開啟世界的鑰匙,而且這種天分不是每個人都有。但是,當你臉色凝重的認為這些人妨害到你的學習時,即使不說,他們也知道,而且會用其他的方式讓你不舒服。關於秩序的問題,你可以請老師處理,但是試著去瞭解他們,而且花點心思在同理別人身上,將會比你的考試要重要多了,這才是你一輩子的功課呢!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