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名位與評價

2015/1/21 — 16:30

假如我讀到一篇論文,卻不知道作者的身份,讀後的判斷是佳作,水準很高,於是估計是大學教授或專家學者寫的,後來才知道原來作者只是中學畢業,不是專業的學者,我相信自己會對作者更加另眼相看。這應該是正常的反應吧?沒有專家學者的正規訓練,卻有專家學者的學術水準,實在很值得佩服啊!

然而,有些人的反應可能相反:知道了作者不過是中學畢業,便據此來重新評估那篇論文,結論是之前的評價過高了。錢穆在《師友雜憶》裏敘述了一件往事,說的就是他親身經歷過自己的文章給人這樣重新評估。

那時錢穆年方二十五,仍在教小學,寫了一篇短文,投稿到上海《時事新報》的副刊〈學燈〉。〈學燈〉的主編是李石岑,自己也有文章在〈學燈〉刊出,而且會用大一號的字體登首幅,副刊內的其他文章則一律用小一號的字體。錢穆雖然只是一位年青的小學教師,但對自己的文章頗有信心,投稿的用意是試試會不會被主編選用大一號字體登出(他似乎很肯定會登出,不肯定的只是字體的大小)。錢穆的自信心沒有落空,這篇文章果然以大一號的字體在首幅登出;他再接再厲,第二篇投稿亦蒙青睞,大字登首幅。除李石岑外,大字登首幅的只錢穆一人而已。

廣告

兩篇文章登出後,〈學燈〉刊出一查詢,希望錢穆能告知通訊地址。錢穆致函回覆,寫上任教小學的地址。他的同事好友力勸他不要寫這個地址,認為〈學燈〉方面會因為他不過是小學教師而失去通訊的興趣;錢穆不從,說他「不願不以余真相明白告人」。果然,〈學燈〉接著沒有再接觸他,而他往後投稿的兩篇文章都改用小一號字體登在《青年論壇》裏。受到這樣的對待,錢穆便沒再投稿〈學燈〉了。

李石岑既是主編,這些都應該是他的決定,由此可見他頗以名位評價文章;這不只是勢利,也許還是識見和自信的不足 --- 識見足夠的,自然能以文章論文章,不必考慮作者的名位;自信心足夠的,自然相信自己對文章的判斷,而不會受作者名位的影響。

廣告

幸而錢穆所處的那個時代,有識見的人還懂得看學問不必看學歷,錢穆終於因學問之高而受人賞識,沒讀過大學而當上大學教授。換了是現在,無論你錢穆學問有多高,不先拿個博士學位,還要是名校的,否則休想當大學教授!

連結:魚之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