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

南瓜

飲食博客,以嘻笑怒罵,醉眼看飯桌上的世界。http://foodie-smashingpumkins.blogspot.hk/

2019/3/29 - 14:29

告別怡東 — 雙城訣歌

上星期,與文青朋友 YH 到酒吧飲酒,她突然問我:「有無聽過一間酒吧,個名叫雙城吧?」

我:「X!呢度咪係囉,英文名叫 Dickens Bar,以英國大文豪 Charles Dickens 來命名,而中文名叫雙城吧,取自佢其中一本小說個名:雙城故事。」

她是第二次這裡,當然不及我這位老顧客熟悉,第一次來 Dickens Bar,剛好是二十年前,很記得當日中午,我與朋友在大球場,觀看車路士對快譯通的表演賽;晚上適逢英格蘭足總盃決賽,便與友人一起來這裡襯熱鬧,曼聯對紐卡素的戲碼,惹來大批外國球迷捧場,熾熱的氣氛,深深吸引著我。

廣告

攝於 2003 年 8 月

攝於 2003 年 8 月

這二十年來,我沒有計過自己來過多少次,大約超過一百次吧,與朋友聚會,與球迷們看球賽,漸漸地成為了我的主場,近年已很少來看球賽了,反而有時會在 Happy Hour 時段,拿部電腦來工作,喝的不是咖啡,而是啤酒。

在此見証著己隊由下游護級份子,變成有份爭頭五名的前列份子,我看著我們怎樣大敗於保頓,亦看著怎樣把曼聯擊至潰不成軍;某年打進足總盃決賽,與一大球迷來這裡,為己隊打氣,開波 25 秒就先開記錄,一場歡喜最後一場空,一次又一次與錦標擦身而過;近年打比戰,紅軍佔盡優勢,雨傘運動的一年,作客晏菲路,補時的一球窩利波,追成 1:1,忘我地高呼,已很久沒有這種感覺了。

2004 年歐國盃,英格蘭在八強戰對葡萄牙的大戰,凌晨三點全間酒吧坐無虛席,全場都是英格蘭球迷,踢到加時,我睡著了,醒過來,又一次中了十二碼魔咒。

每個人生階段,有不同的朋友,在我人生最低潮的時候,遇過一位女生,那個時候經常見面,有次與她來這裡喝酒,彼此互吐心事,興之所至一起擲飛鏢,當時我不認定會否有發展機會,起碼應該會成為好好的朋友;可惜,因為一些言語上之間的誤會,我們的友誼隨著風飄去,沒有淚,這樣地,十年了,老死不相往還。

講了一大輪,到底 Dickens Bar 有咩飲,有咩食?

精釀啤酒吧未興起的年代,當時你在這裡,可以喝到一些香港不常見的英國啤酒,像 Old Speckled Hen、Carling、Newcastle Brown Ale 等等,有時還會買包 Walkers 薯片來送酒;現今精釀啤酒抬頭,少爺啤更與酒吧合作,推出酒吧限定的啤酒:Master Dickens,結業前夕,生啤一律 $45 一杯(包 10% 服務費),不論任何時段,物價彷彿回到二十年前。

以前喝得最多,是 Stella Arotis、Boddingtons,今日見識懶係多過以前,學人飲精釀啤酒,少爺以外,還有大浪灣,鬼佬等選擇。

酒吧未裝修之時,充滿著英式酒館格調,賣的是 pub food,炸魚薯條十年如一日不好吃,炸漿從沒薄過;Bangers and Mash 是穩陣之選,球迷與賭仔一樣地迷信,有好幾次吃住焗薯皮睇波,最終勝出的是我們的一方;其他小吃如炸洋蔥圈,一般水準,勝在好送酒。

其實,Dickens 最出名的,是咖喱,中午的咖喱自助餐出哂名,晚市就每個星期有一晚供應,其他時間就只限散叫;我吃過最好的咖喱 mutton、咖喱蝦、咖喱雜菜,隨怡東一去,教我怎辦?惟有移玉步至同集團的文華東方酒店 — 千日里酒吧,也可以吃到同樣美味的咖喱。

數年前閉門裝修,搖身一變成為時尚的 Gastropub,菜單上面的選擇,多了一些比較精緻的西餐,例如八爪魚薄切配牛油果,香煎鵪鶉腿,用健力士慢煮的牛肋肉等等,當然,傳統英式 pub food 亦得以保留,很多地方吃到的所謂英式早餐,沒有 Black Pudding,這裡有。

臨結業前兩個星期,根本沒可能訂到位,只靠 walk in 碰運氣,每位最低消費 $200,兩杯啤酒,加一道小吃或主菜,要達標不難;我與好友 A 君站在吧枱前,她喝著大浪灣 IPA,我喝我的 Master Dickens,吃同一碟咖喱。

「講起真係巧合,當年譚詠麟少爺威威個 MV,就係喺呢間酒店拍。」我喝著 Master Dickens,把我知道的歷史,向 A 君娓娓道來。

喜歡喝健力士的 YH,在 Dickens 最後時光,因皮膚敏感關係,喝的是 Cloudy Bay 的 Pinot Noir,吃個 Bread and Butter Pudding;而我在這裡的最後一杯酒,卻是我以前很喜歡的 Boddingtons。

It was the best of times. It was the worst of times.

我曾經在此,經歷過我最好與最壞的時代,Dickens Bar,記載了我的人生;終於喝完最後一杯啤酒,呼出一口氣,走出酒吧門口,以往在此發生過的事,終須塵歸塵,土歸土。

但是,它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早已超越純粹消費的層面,成為我生活的一部份;除非我年老失憶,忘記所有前塵往事,希望不會有這一天。

再見。

Dickens Bar:銅鑼灣怡東酒店地庫

 

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foodiesmashingpumpkins

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