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告別 Jimmy Choo 繼續斷捨離

2018/6/27 — 13:12

法國現代舞之旅回來以後,我做了一件一直想做的事情就是把不需要的東西丟掉,更徹底的斷捨離。除了衫之外,今次的重點是 👠!我知道自己是不會再想着高跟鞋了,也不會想着這樣的 Jimmy Choo, 妹妹和家傭姐姐合力和我掃蕩了一整天。今天跳舞同學到訪,見到這座小山,提議我來一個告別儀式:反正都未着過,就着一次吧,然後 Goodbye。

更沒有想到的是同學 offer 幫忙送走這些鞋去一個二手店。我們三條女拿著一袋二袋行去勝利道的停車場送到同學的車上。我們在法國才認識,沒想到就這樣由同學變成了朋友。朋友幫助我解決一件生活中必要解決的事情,非常感激!

我告訴大家回來之後我又下定了決心:盡量素顏。因為整個旅程都是這樣,覺得輕鬆很多。我認識她們的時候就是這樣沒有化妝的一條女,似乎她們也覺得我OK。

廣告

上學的第一天,還是放不開常用的粉底碎粉胭脂,然後我突然發覺,化妝品可以遮掩面上一些瑕疵,也同時突顯了令一些瑕疵,結果塊面依然係唔掂。但若果我不化妝,至少我賺到多一點輕鬆和自由!

我就決定了可以更少化妝,然後因為沒有化妝,我就可以隨時freshen up! 我把阿詩老師特別提煉的 home made serum 帶到辦公室,在我覺得自己好 dry 的時候,可以補一補,令自己稍為煥然一新,反而好似可以頂到多一陣。朋友們包括我的 hair stylist 阿 Stone 都說:這樣的自然路綫更好。

廣告

這幾天為了這幾個問題非常苦惱:本地博士有人請嗎?在未找到教席或合理待遇的硏究工作前要不要遞交論文呀?為什麼有博士學位就一定只能申請學術職位而不去中學敎書啫?然後又看到三條仔對「初一」、梁天琦、「激進右翼青年」和「少年英雄」的批判。在這些爭議中再看自己的生活:飄眉,護膚,home made cherry jam, 現代舞,更加明白其實所有的高踭鞋都是可以放棄的,一對都可以唔 keep!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