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咖啡是你的必須品嗎?

2019/4/16 — 14:28

坐地鐵少不免滑手機,看的都是慣常瀏覽的資訊網站 app ,由《紐約時報》到《華盛頓郵報》,再到《衛報》、《BBC》。如果還有時間,就看《立場新聞》、《端傳媒》、《關鍵評論網》,偶爾看一下 New Yorker 、 Medium ,當然也少不了 Facebook 。看這些是多年在傳媒業養成的習慣,現在的我實在不用看這麼多,不禁嘆道,習慣真是一件很強大的事。

這天坐車的時間算多,足以把整套讀慣的資訊 app 刷一遍。然後問自己到底看了什麼?有什麼是「入到腦的」?

 為什麼會這樣問?因為早前在 New Yorker 看到 The Urgent Quest for Slower, Better News 的文章,作者 Michael Luo 說,他每天的閱讀 routine 包含了十數個新聞 app , FB 和 Twitter 也計算在內,但他覺得自己的閱讀是碎片化的,比起十年八年前,手機還未雄霸大部分時間的那些年,現在的閱讀量確實多了,但並不代表加深了對事物的認識,有時候反而流於片面。

廣告

文章說,有研究顯示,由於讀者不斷在不同網頁間跳出跳入,一個普通的網站平均有大約 5 至 7 秒時間去「說故事」。真可憐,難怪很多媒體的新聞愈寫愈短,讀者看了標題點進去已是萬幸,能讀到第三段是極少數。所以,如果有人看到這裡,我該覺得很榮幸?!

這樣的閱讀對於理解能力,思考能力,以至其他認知能力有什麼影響,我當然說不上,但我相信有。然而,我不主張完全放棄這種 window shopping 式的閱讀,正如我不認為要完全棄用社交媒體,才能「過真正生活」。有些資訊只值得花 5 秒時間去看,那就花 vm5 秒吧,不要 5 秒又 5 秒又 5 秒的花下去就是了。容許自己淹沒在社交媒體/ notifications 的洪流,然後又來喊冤的情緒,恕我很難理解。

廣告

我覺得,在縱容自己沉溺,到完全禁絕於社交媒體之間,人是有能力選擇的 — — 讀什麼、讀多久、思考多久、是否值得繼續深究下去。我接受人有惰性,我自己有時就很懶,且容易分心,在未進入社交媒體世代,我就會同一時期看三四本書,大部分書籍都是半途而廢,沒有整本書讀完。這些「弱點」構成了今天的我,一個平庸、沒有專長,但還是能在閱讀中得到很多樂趣的人。

這天我在車子上看到兩篇很有趣的文章,一篇是譚新強的「我們要接受全球經濟 增長放緩的新常態」,另一篇是關於瑞士政府宣布咖啡不是必須品。前篇我不打算在這裡多說,就一句「非常值得看」。後篇看似離我很遠又有點無聊的「趣聞」,倒是想多談兩句。

在看到標題後,「咖啡當然不是必須品」該是大多數人理性的結論,但感性而言,我承認自己有猶豫。話說瑞士大概在一戰與二戰期間開始儲備必須品(包括咖啡!)以應付戰爭或可能的災害,瑞士政府近日提出,咖啡幾乎沒有卡路里,也沒有什麼營養價值,所以不應列入必須品儲備清單。

這建議當然招來不滿,15 家強制儲存咖啡的公司中,有 12 家提出反對,部分理由是現行政策有助支持這供應鏈,部分則指政府沒有全面考慮咖啡對健康的好處,包括抗氧化和其他維生素。負責儲備必須品的機構 Reservesuisse 更表示,政府以卡路里來決定把咖啡剔出必須品之列是太片面,「對咖啡不公平」。

我先在《BBC》看到這則新聞,出於好奇,瀏覽其他媒體時,也會看看它們對同一則新聞的處理。《BBC》、《路透社》和《衛報》是大同小異;陳述了以上的觀點,並交代政府於今年 11 月會有定案,如無意外,會在 2022 年實施。讀到《華盛頓郵報》時,多了新資訊,原來瑞典政府去年頒布一份 20 頁小冊子,呼籲國民自行儲備必須品。德國政府則在 2016 年 8 月已發布了 69 頁的同類政策文件,同樣呼籲國民要做好災難/戰事應變儲備。文件說:「雖然國家遭入侵,觸發防禦的可能性近乎零,但不能完全抹煞國家安全受威脅的可能性,因此有必要推動民防措施。」

這是自冷戰以來,德國首次向國民作出這類呼籲,當地人民並不領情,對此冷嘲熱諷,認為政府在危言聳聽。不過,如果把時間再推早一點,還是覺得德國政府的反應是夠快的,因為同年 6 月發生了英國脫歐公投,通過之後的亂局一直鬧到今天,英國政府後來驚覺「無協議脫歐」原來有可能發生,就制定了緊急應變方案,當中包括儲備醫療和食物等必須品,還鬧出儲備庫地方不足的問題。部分英國國民「感染」了這份危機感,早前就有人花了 650 英鎊( 6,668 港元)買下 144 卷厠紙和超過 50 罐罐頭食品。對於是否要儲水儲糧來應對脫歐終有一日來臨,英國人民分成恐慌派和樂天派,成為了最新的社會斷層現象。

說回咖啡是否必須品的問題,香港當然沒有瑞士浪漫,唯一的法定儲備商品是食米。至於從我家幾十年的狀況而言,咖啡肯定是核心儲備商品的核心(反而食米常缺),只是這些年來,我從來不會問自己這是不是必須的,直到今天。

原文刊於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