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唔想咁樣,可以點樣?

2015/1/17 — 23:58

沒有選擇的情況下,入場看了〈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Boyhood)。一向不太喜歡孩子成長類電影,所以沒有特別期望。但電影中的經歷和自己的成長過程有8成的相近,都算是感動。結尾母親問兒子,自己的人生衝過了一個又一個的里程碑,拍拖、結婚、買樓、離婚、讀書、搵好工、子女長大、畢業,然後下一步就是舉辦自己的喪禮吧。其實我18歲時也曾經同自己講過,絕對不要這樣的人生。

唔想咁樣,可以點樣?

二十多歲時,自己經歷過一些關口,想通了一點:就是自己的生命,可否不要純粹為了自己而活?又或者說,可否不要單單為了追求個人的里程碑而活?

廣告

試想像,把生命投注在一個男人身上、一層樓之上、一個仔之上,都是為了讓自己活得更快樂。可是這些東西誰都沒有辦法掌握很好,一個小三、一場金融風暴、一場大病,以上種種隨時都可以失去,過去的心力都可以付之一炬,在生命裡不留任何一點痕跡。這些災難要來的時候,還站得穩嗎?

如果將自己的心力,投放在四週所有的人和事物,又怎樣?由一開始只關顧自己的所需,以至到整個家庭,繼而推展到一個社區、甚至全個香港、全個地球,將自己的生命完全地分散投資,將生活的格局盡量擴大,那活著就可以很不一樣。情況有如你銀包如果只得$100,如果你跌了$99,那確實是災難性,但如果你是大有錢佬,跌了$99又算得上什麼?

廣告

佔領運動讓香港人在過去二十多年來,前所未有地如此追求理想、關心自己的社區和四週,這是很好的事。連港女都可以有唔洗頭訓街的決心,很多人都能夠願意分享、合作、無私負出,建設理想的社區。種種心力,有沒有辦法也讓我們在日常生命中實踐下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