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唸好法律做律政司司長

2019/1/2 — 10:19

這五六年開始收看無缐的午夜劇場,很像童年時追看粵語長片,有一種預了看舊時代的情懷。期間看過不少以前的精采劇集,心裡一直期待《義不容情》。想起從前斷續看過這齣被公認為《大時代》的前奏神劇,但竟然原來沒看頭三集,只依稀認識雲姨和丁有健和丁有康和倪楚君等人。但今次再看,除了藍潔瑛頭三集的個人表演,其餘真的不那麼神,或者說,以韋家輝的標準來說,《義不容情》只是在《流氓大亨》的基礎上,把主角的悲慘命運再推高上一個層次,好像在試驗電視劇的底線,也好讓觀眾熱一下身,迎接將來必需要冚家富貴的《大時代》的來臨。或者可以說,是讓藍潔瑛先熱身,讓她可以進入一個瘋狂狀態來飾演玲姐,面對那位世紀癲佬丁蟹。

《義不容情》首播三十年後的今天,人們的心腸都比以前硬,整個社會的情緒亦很不一樣,看來更會分清是非黑白,也可以說成更撕裂更壁壘分明。這時代我們固然嫉惡如仇,更會對中立的人嗤之以鼻。從前我們比較單純,面對的都是簡單的非黑即白正邪二元,我們都容易投入煽情故事,容易挑起鋤強扶弱的心態。黄日華和藍潔瑛演的貧賤夫婦,男的典型好賭成癡,女的鋌而走險而身墮牢獄之災,由本來的偷竊變成劫殺,一名懷孕婦人含冤被判死刑,而藍潔瑛竟然要兩次穿上紅色旗袍,兩次把頸項穿進吊繩。而藍潔瑛由第一次上吊時奮力掙扎呼冤,到第二次終極絕望臉帶詭異笑容,可見她經歷兩次來回地獄的反覆折騰是如何慘痛,然後黃日華發瘋,兩個兒子由好心朋友胡楓答允撫養,誰知道胡楓又驟然猝死,接二連三的橫禍和藍潔瑛的厄運,正式轉嫁由雲姨來承受。

韋家輝早在三十年前,已經一心要打破「好心好報」的設定,新增了世事變幻無常的隨機性。雖然丁有康最終不得善終,丁有健亦不見得幸福快樂,而雲姨更是由頭慘到尾,只有她能跟藍潔瑛匹敵。但二次翻看,劇本上許多牽涉犯罪和法庭的情節,今天看來犯駁之處不少,那種所謂宿命的巧合,真的要好心狠好惡毒才寫得出來,甚至要預定觀眾會情緒高漲到疏忽細節,盡情投入由他創造的絕望世界。要把接二連三的慘劇看似暢通無阻,除了故事要劇力萬鈞,演員也非常重要,他們有需要使出忘魂級的演技,去貫通起伏超高低跌蕩的劇情,甚至中間有些沙石,他們也要使用具爆炸性的演戲技術,稍稍讓觀眾的情緒蓋理智,坦然接受劇情如此走下去。

廣告

三十年前,我們毫無疑問會認為丁有康是超級人渣,但今天我們在現實社會所經歷的也不是省油的燈。好不容易捱了三集,雲姨養大四名非己出的孩子,丁有健四兄弟妹在牛頭角下邨成長,丁有康逐漸變成經典反派。來到結局,經丁有康手殺過的超過十人,最精采情節莫過於黃日華在自己的兒子被殺害後終極覺醒,花了一整年時間布局,把丁有康捧上高點,引誘他到馬來西亞受審,得到他最應該得到的死刑懲罰。同時間,向來對丁有健諸般忍讓的倪楚君,終於明白兒子的死並非傻佬下毒所害,真兇就是由丁有健一手引狼的丁有康。她前所未有的悲憤,決定離開丁有健,並定下十年後再會之約定。但結局,她沒有回來,只留下「君已死,請忘記!」六個字。倪楚君最終沒有現身。令這個第一男角,成為了《義不容情》最悲慘的人。(不少讀友指出倪楚君已死!並不是我個人一廂情願的生死未卜,另放下紙條的是妹妹少玲。事實上之前少玲已經在背脊入鏡,製造混淆倪楚君背影之前例。謝謝)

看完整套劇集,其實心裡真的會懷疑:這世上可有丁有康這樣泯滅人性的弟弟?也真會有丁有健如此超級迂腐的愚蠢大佬。究竟他有幾錯?才會得到這個終極慘局。看劉嘉玲臨別時,對丁有健狠狠責罵,她甚至懷疑殺死兒子的兇手,是丁有康還是生父丁有健!她更準確地指出,從她的親弟劉錫明被車死,丁有健甘願頂包坐監,已種下丁有康殺人不用填命的僥倖心態。特別值得一提,丁有康並非對整個社會施予巨大侵害的大奸大惡角色,他只擅長在對品性純良和對自己關愛的親人入手,你會看到他對付不了岳華甚至李成昌,每一個被他所害的人包括商天娥在內,都是對他付出真實感情的至親。有趣是,以丁有康最喜歡攀龍附鳯的個性,他看到最富有最值得獻殷勤的應該是劉嘉玲,卻從來沒有機會對倪楚君這類情場老手施展任何渾身解數。情況如同《射鵰英雄傳》中,楊康亦從來沒有膽敢對同樣聰明通透的黃蓉動過色心,連丁點兒過電的情況也沒有。一直以來,只有他的大哥對他包庇。

廣告

想當初丁有康第一次撞死人,他的樣子還會極度惶恐,後來他計上心頭叫大哥認罪,又成功,他的膽開始壯大,開始視人命如草芥,最少他會認為自己的前程福祿比別人的生命重要。黃日華飾演的丁有健夠蠢,願意頂罪已經罷了,當整件頂罪事件被揭發,連雲姨在內的家人竟然只是吶喊幾句,然後都齊齊坦然接受無辜者變成罪犯的事情發生。除了丁有健的自私和白癡,他的所有家人,個個都癲個個都白癡個個都知情不報個個都喪心病狂個個都是幫兇。今天看來,其實丁有康的自私自利話知你死才是最正常。來到最後在死囚室前,他仍可厲聲叱喝大哥,狡辯自己的天性是由上天所賜,丁有健竟然垂下頭來,完全沒有反駁餘地。直到臨近執行死刑時刻,他才稍稍反省,自己為甚麼入了大學沒好好唸書,明明可以做律師又沒有好好去做。其實以丁有康的資質個性,如果他有好好唸完法律,他害的就不只家人而是司法制度,他一定可以勝任律政司司長;又只要他沒死,以他的能言詭辯愛把所有錯誤都推給別人的本事,也足夠資格當上行政長官。韋家輝對於人性邪惡演化的推斷,早了三十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