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啤神

2016/10/20 — 11:39

各大傳媒報導香港出了一個真賭神,名叫 Elton Tsang,在 Monte Carlo 一個名叫 Big One for One Drop 的撲克大賽裏,贏得 9500 萬港元。我想說一個關於 Elton Tsang 的故事,但傳媒對 Big One for One Drop 這種超級富豪玩意還是一知半解,所以報導裏頭遺留了一些重要資料,在未說 Elton 的故事之前,我稍作補充。

第一,Elton Tsang 不是傳媒所說的甚麼 IT 商人,他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職業撲克玩家。今年的 Monte Carlo Big One for One Drop 大賽跟以往幾年不同,因為今年大會定了一道重要規矩,就是嚴禁職業玩家參加。作為職業玩家的 Elton 能夠參加這次比賽,其實某程度上已經犯了規,但因為相比美國和歐洲那些高調的職業玩家,Elton 的名字一直隱藏得很好,所以避過了大會的「雷達」。

第二,Elton Tsang 的確一次過贏了 9500 萬的獎金,但這些錢絕不是由 Elton 一人獨攬。一個撲克大賽,通常有百幾甚至幾百人參加不等,但這個比賽與其他的大大不同,只有 28 人參加。為什麼?這個比賽叫做 Big One for One Drop,任何人想參賽的話,必須付出一百萬歐羅的入場費。由於注碼實在太大,付得起的人自然不多,而就算有錢一次過付出這筆入場費的人也通常不會這樣做。所有人的做法,也就是 Elton Tsang 的做法,就係搵人去 stake,即係搵人夾錢去幫佢畀入場費。那當然,最後獎金的分成就是根據入場費的支付比例而定。

廣告

好,說完這些基本的背景資料,就是時候說說 Elton Tsang 了。

那一年是我職業生涯其中最清閒的一年,那一年是雷曼倒閉的 2008 年。那一晚的冬風,格外的猛;那一夜的心情,格外的寒。我在一個私人聚會裏玩撲克,而我從來沒有見過一個人可以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輸掉那麼多現金。這位年紀跟我相約的賭客面前,黑色籌碼只餘下大概五、六個,而每個黑碼的面值是五千元。

廣告

他就是 Elton Tsang,而那一晚他就正正坐在我的右邊。

穿著藍色有帽衛衣的他,面色如灰,其他人在賭枱上交談,他都沒有接過幾句話。撲克有個術語叫做 bad beat,意思就是在幾乎贏硬的情況下,就是因為最後差了一點點運氣而輸掉的一手牌。那一晚,他 bad beat 的次數完全超乎了統計學的常理。

你仲會唔會換籌碼?我問,閒話家常的語氣。

我副身家得番五萬蚊,如果我今晚輸埋,以後戒 poker,他說。

嗰晚,我玩多陣就離枱,但仍然留喺嗰個私人場所同人飲嘢吹水,因為我想睇吓佢會唔會一路咁輸落去。作為一個輸家,佢嘅眼神都算幾特別,一啲都唔散,反而係異常集中。

結果佢嗰晚贏咗二十幾萬。

再次見到佢嗰陣,已經隔咗好多年,地點係九龍塘一間獨立屋,當然又係搞緊私人啤局,裏面仲有好多國際級高手。我呢次當然唔係參加者,只係跟住一個大客嚟見識見識。同 2008 年嗰次一樣,Elton Tsang 嘅前面都係有黑色籌碼,不過今次嘅黑碼面值係十萬。

「呢條友好犀利,買咗㗎幾千萬嘅遊艇,之後畀稅局查,最後佢證明到畀人睇佢啲錢真係喺澳門玩啤贏番嚟。」我的大客在我耳邊悄悄說,指的當然是 Elton Tsang。「江湖傳聞,佢喺呢一年可能係靠啤贏得最多錢嘅地球人,身家應該有三至五億。」

有啲人肯定會話,我教壞人,鼓勵賭博。我只係想講,呢個世界上,的而且確係有人可以靠賭贏錢,即係好似你以前見到吳剛師傅先知道,原來呢個世界上,真係有人可以食炭。

靠賭發達,就同食炭一樣,唔係冇可能,但唔知頭唔知路走去跟風,肯定十個有九個死。

 

P.S. 從呢條片睇到,Elton Tsang 最後一「槍」,下注是 25,000 澳幣,但其實自己什麼牌也沒有。面對著的對手還要是世界級的 Dan Cates,卻依然面不改容。話 Elton Tsang 為港人爭光,冇誇張。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