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啤酒佬手記:參觀香港地道啤酒廠 兼向三位年青釀酒人由衷致敬

2016/12/12 — 14:45

麥子啤酒出品眾多

麥子啤酒出品眾多

【文:里奧林斯基】

伸手指月,你看到的是手指,還是天上的月亮?

與學習家釀啤酒和啤酒歷史文化朋友的每周聚會已近尾聲,上星期就搞了一次課外活動,去參觀位於荃灣的麥氏釀酒廠。

廣告

坊間不太容易買到麥子啤酒,大型連鎖超級市場或便利店以至一般的酒吧都未必會找到,不太了解底蘊的飲者或會覺得奇怪,暗嘆本地釀酒廠的批發營銷做得不夠好,故難以跟大品牌競爭。我有幸曾於Kubrick見到麥子啤酒,試過幾種不同口味,約略記得味道還不錯,但坦白說印象並不太深,只有一款咖啡啤酒真的很特別──特別「怪」了一點,當時仍未能接受那種「矛盾」的味道。主要由於過往在不少媒體報道中知道酒廠是由三位本地青年人創立,始終比較有好感,也是安排啤酒班學員參觀的主要原因。

廣告

剛到達麥氏釀酒「廠」所在的工廈單位,坦白說真有點意外,能夠長年生產出六七款創新口味(使用不少本地常見食材如桂圓薄荷葉甘蔗等),樽身標貼美倫美奐(尤其是一些crossover特別版,那份文青味真的沒話說……)的麥子啤酒,其酒「廠」怎可能坐落在一間面積如此細小的工廈單位內?由於我有在家自己釀製啤酒,亦與啤酒班學員在廚房教室中一齊釀,了解到所需要的起碼設備,包括供應自來水的水龍頭、sink盤、爐頭(火力要夠猛)、各式煲具、冷卻用的冰塊雪種、發酵所必須的恆溫空間,以至用來存放釀酒材料和空酒樽的更多空間,設備的擺放位置相互間要配合得宜等等。我自己在家間中釀兩加侖已大費周章,何況是長期穩定的生產?那設備間的位置協調就更加關鍵。所以在見到麥氏釀酒「廠」的那刻,感受就特別深。

OMG!如果從佔地空間及硬件設備配套來看,麥子啤酒廠只可算是一間弄家釀啤酒的大廚房;但……怎麼可能……它能釀出這麼多款不同類型風味的啤酒?水準這麼穩定?

Anyway,行程繼續,釀酒師阿德(其中一位麥子創辦人)很細心的解說他們釀造啤酒的每個流程:將採購回來的大麥麥芽(barley malt,釀啤酒的四大材料之一,其餘三項為水、啤酒花和酵母)磨成細碎,調校適當溫度的熱水浸泡麥芽以促進糖化(mashing)過程,煮沸麥芽汁(boiling)並加入啤酒花(hops)及其他創意材料(參觀當天正在釀造甘蔗黑啤,阿德使用了經反覆烹煮的黑蔗糖汁),冷卻至適當溫度以便入桶發酵。由於我經常對wort的冷卻工序感到非常頭痛,所以特別細緻地查根問抵,而阿德都非常耐心鉅細無遺地解說麥子如何處理這項不容易的任務。當看到一桶一桶處於恆溫房內正在發酵的啤酒,你每在桶蓋上按壓一下,就會聞到由桶中湧出的香味。

在這一刻,我開始看到一面從觀察硬件設備所看不到的東西。

離開了釀酒場,我們一行人轉到存放已入樽啤酒的另一個工廈單位。不要以為這只是一間「貨倉」,用來擺放正等待運到銷售點的啤酒「存貨」。嚴格來說,那個單位應被稱為釀酒廠的酒窖(cellar,其作用相當於傳統英國酒吧內存放剛出酒廠有待熟成啤酒的地窖)。經過約十多天的第一次發酵後,已釀好「一半」的啤酒會直接注入經徹底消毒的玻璃樽內,再加入適當分量的糖(priming sugar),以激發酒內的活酵母進行第二度發酵(secondary fermentation)。這段熟成時期要注意溫度控制,也要避免陽光或燈光的直接照射,讓啤酒在發酵時慢慢地自然釋放出二氧化碳。依我個人的看法,麥子生產的bottle-conditioned啤酒,應符合英國啤酒消費者組織CAMRA(Campaign for Real Ale)所定義的Real Ale(a beer brewed from traditional ingredients, matured by secondary fermentation in the container from which it is dispensed, and served without the use of extraneous carbon dioxide),唯一可能被質疑之處是麥子啤酒加入了不少具創意的香港本地材料。在我眼中,那只會令麥子啤酒成為更有本土特色的「真啤酒」。

另一位創辦酒廠的年青人阿Mark逐一介紹麥子自2014年12月運作以來推出的多款啤酒,給大家一一試飲:鹽田啤酒、小麥啤酒(Hefeweizen)、桂圓啤酒(Longan Pale Ale)、甘蔗啤酒(Sugarcane Stout)、薄荷啤酒(Mint Beer),以及幾款與不同機構crossover下所作的新嘗試──含薑茶的(適合配搭大閘蟹)、含普洱茶和朱古力的(「情感的力量」),及最刺激的咖啡啤酒(「戲劇醞釀」)。

這一課酒廠參觀已經是啤酒朋友的第八次聚會(也是最後一次),之前聚會曾先後試飲來自比利時英國德國捷克的經典啤酒,不少均來自舉世知名的酒廠。相對於今次較全面的試飲同一酒廠的不同口味出口,我不禁毫不客氣地發出由衷的讚嘆:

三位年青人首次「山寨式」的釀酒實踐,幾乎「全人手」不依靠先進釀酒硬件設備,大膽採用「全本地」的添加材料(阿德強調,他們使用的全部釀酒添加材料都可輕易在香港市面買得到),在不到兩年的短短時間內,克服了不足為外人道的技術、知識、財務(阿Mark雖沒有名言,但我多少感受得到他掌管公司會計的感受,那是一種人與人之間的感應吧)、人力(阿德說他曾因長期重覆cap大量啤酒蓋而導致手臂肌肉勞捐受傷)以至合作的難題,創作出超過十種變化多端的啤酒款式,還有餘力與不同機構搞crossover。

Come on! 究竟這背後所反映的那一股對釀啤酒的強大熱情、澎湃的生命力,不畏懼困難的勇氣,是怎樣的一回事?老實講,由上星期五踏出工廈望向暗藍天空的一剎那起,我就一直在問自己這個問題。

有人可能會說答案很簡單,那就是香港人一直「被」引以為傲的「獅子山(下)拚搏精神」;但我想要再問深一點,三位年青人是為著什麼拚搏?是拚什麼?是一般人所謂的拚「上位」嗎?上哪一個位?是要開一間銷量大利潤高的釀酒企業嗎?是為顯示創業者的冒險拚命膽色?

老實講,我真的未有答案。我也曾問阿Mark,咁努力創新釀啤酒的背後動力是什麼?他不只一次的強調過程「好玩」好緊要。我當時忘了回應,深覺現時應補上一句,那是一個多麼好的答案。

「伸手指月,你看到的是手指,還是天上的月亮?」這一句佛語一直深深地影響著我,尤其是當你遇到感動人心的生命故事;我只想盡點點綿力,將這個故事的點滴寫出來,以作為對三位釀酒人的由衷致敬。

記著,當你下次在超級市場貨架上看到一樽標價三十多元的本地啤酒時,不要這麼快地咒罵並伸手去拿下面的那支嘉士伯。你要看的不是手指,試試舉頭望一望天空,會否都有機會看到這個城市中往往被忽略的小故事。

 

作者簡介:業餘家釀啤酒愛好者。酒齡逾二十年的認真飲者,邊飲邊探究飲酒文化,近年嘗試在家自釀啤酒,樂此不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