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喝一口,才吃一口

2016/11/14 — 18:18

再強大的公司也逃不過白養冗員的厄運,但最厭惡這些窩囊廢的往往不是高高在上的管理層,而是一班每天拼死扭盡六壬也要推起公司生意的前線鬥士,如我。

正所謂你有壓力我有壓力,你冇建樹唔緊要喎,做乜要走嚟挑釁我?

臨放工前,我收到一個 email,內容只是兩行字,再 attach 一個 excel file。

廣告

這個 email 的中心思想是,葉朗程,你最近食咗公司好多錢。

我嘅 reply 係,你知唔知呢個世界點做生意?平時冇事冇幹就唔使搵人,然後嗰個 quarter 唔夠數啦,就逐個客打電話 sell 嘢,咁呀?係就死咗九年啦小姐,乜嘢叫 relationship management 你曉唔曉?你男朋友試吓平時唔搵你,到痕痕哋嗰陣先叫你上佢屋企幫幫手,你唔星佢兩巴我跟你姓啦。女要氹,客要湊,ok?

廣告

食咗公司好多錢?湊客就梗係食飯㗎啦,食飯就梗係用錢㗎啦,不如約佢去南華會打桌棋好冇?

家陣我係食咗公司好多錢,唔係蝕咗公司好多錢吖嘛,你 send 個咁嘅 email 畀我做乜呢?最唔用腦就係,你擺明不懷好意,個上款仲夠膽死寫 Dear Marcus,你係咪覺得自己好幽默?

發洩完。

狗噏吓啫,我當然冇咁 reply,葉朗程嘛,斯文人來的,寸人都要有修養,佢兩行字,我回夠三行。

Thank you for the heads up.

What a fascinating record.

I will keep up with my good work.

寫吓寫吓,感覺又舒服咗啲,突然想由「冗員最愛 send 的白癡 email」跳去另一個 subject。

若然不是她這個 excel file,我也不曉得原來我可以花這麼多錢吃飯。

除咗公司畀嘅,自己私人飯局的支出其實也不遑多讓。

食好嘢對我嚟講係一星期最少四次嘅例行公事,所以我並冇好似其他人咁,食過乜嘢好餐廳就 post 上 facebook。如果我餐餐都咁 post,我怕人哋會覺得我嘅人生就淨係得呢啲嘢,好似係一種另類嘅「頹」,感覺極不良好。

咁當然,例行公事之中,也會有一些刻骨銘心的味道。

這種回憶,絕不是無厘頭一句「君悅酒店嘅海南雞飯係最好味」就能夠交待清楚的。

四季酒店嘅海南雞飯、鰂魚涌嘅「隨心海南雞飯」、跑馬地嘅「大少爺海南雞飯」(已結業),先唔好講邊碟好食啲,要是將君悅那碟跟其他的同桌競技,你講唔講得出當中有咩分別都成問題,啦,阿嬸。

嚐過三種值得回味的味,不是什麼最好最正最爆,而是實在很難找到近似的體會去相提並論。

巧合是,三種味道也屬甜。

這是習慣,也是策略,同朋友食飯,尤其同女士食飯,主菜的份量只能佔據你與她的六分飽,because you must let sweetness play as big a role as possible,畢竟只有甜這種味道才配得起「浪漫」兩個字。

第一級刻骨銘心,叫做 Iced Cappuccino ,當然唔係普通一杯「凍及」,而係 Nobu 獨步天下嘅甜品,喺全世界每間 Nobu都食到。香港嘅 Nobu 叫佢做 Iced Cappuccino,但外國嘅 Nobu 有個更有 gimmick 嘅名,叫Miso Cappuccino。小小一個杯,盛著咖啡雪糕,匙羹直插到底,貫穿綿脆有序的泡沫、核桃、蛋白,送進口裏的一剎,會讓你瞪大再瞇起雙眼,就好像被一個美女強吻下來一樣。

第二級刻骨銘心叫做西多士,係人都知西多士英文係 French toast。如果你曾經 question 過到底 French toast 有乜咁 French,你其實可以去喜來登酒店找到答案。好食嘅西多士外層唔單只要脆,仲要脆得嚟鬆化,麵包入口即溶得嚟又唔可以太過濕淋淋,Sheraton 這個好西多士就正正做到這種境界。

Sheraton 裏面幾間 restaurants一向都有番咁上下名氣,其中一間已經算係名不符實嘅叫做「雲海」,即係佢哋嘅日本餐廳。所謂名不符實,唔係話唔好食,而係今時今日咁嘅價錢絕對有更好選擇。不過好奇怪,好多老前輩級嘅客戶仍然鍾情雲海,搞到我食食吓都變咗熟客。

一間餐廳一旦當你熟客,嗰份面子,可以好不得了。

每次帶朋友去雲海,我一定叫西多士,貪佢哋個 menu 裏面冇呢樣嘢。西多士係 Sheraton 樓上 Oyster Bar 嘅甜品,正常只會喺 Oyster Bar 食到,但雲海嘅同事知道我鍾意,所以每次也特意作出這樣的安排。What you order from the menu 當然重要,but how you order it also makes a difference。

第三級刻骨銘心叫做雪影杏汁包,來自二十六歲的一個晚上。嗰晚我喺公司留到八點幾,唔係因為忙,而係我畀老細省完,佢叫我諗清楚自己係唔係適合呢份工。坐著發呆的時候,有位女同事走過來問我做乜仲唔走。差唔多走喇,我紅著臉說。「有冇約人食飯?」她問。我話冇,佢叫我同佢一齊食啲嘢。唔記得自己係扮 cool 定真係唔想食,我最後答佢冇胃口。她想了一會說:「冇胃口唔緊要,我帶你食啲唔使好大胃口嘅嘢。」之後佢去自己個位,攞咗個暖壺,然後我哋一齊搭的士去銅鑼灣。去到利園一期,佢叫我等佢一陣,隔咗唔知幾耐佢就攞住一個盒仔落嚟,裏面裝住三個西苑馳名嘅雪影杏汁包。

我哋企咗喺Hermes嘅廚窗前面,佢打開暖壺,叫我飲一啖,原來係烏龍茶。跟住佢就打開個盒仔,叫我試一件,呢件就係我人生第一個雪影杏汁包。「得唔得呢?」她的嘴角漾起一個自信的微笑。軟軟的外皮,藏著熱騰騰的杏汁,由冇胃口變有胃口原來是一個超越味蕾享受的過程。

由那晚開始,每有機會吃到這個杏汁包,必定會事先用暖壺盛著烏龍茶。

喝一口,才吃一口。

簡單一個習慣,就是一種回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