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噩夢的覺醒 抗爭之開端 — 淺析《Westworld》主題

2016/12/23 — 12:41

《Weswtworld》劇照

《Weswtworld》劇照

【文:青日告白】

正當HBO的《Game of Thrones》宣布第七丶八季的製作時,世間早以將目光轉向美劇界的新貴 - 《Westworld》(中譯:西部樂園 / 西部世界)。它以1973年同名電影作基點,承接了《I, Robot》,《Ex Machina》等電影作品的共同主題,即人與人工智能的關係和鬥爭。設置恢宏的劇中世界觀丶演員拿捏得宜的細膩演繹丶氣勢磅礡的戰爭場面丶逼真又鮮血淋漓的打鬥情節,皆為觀眾帶來一流的視覺與官能享受。

而讓《Westworld》的藝術層次更上一層樓,蛻變成一部更具深意的作品之元素,莫過於 Jonathan Nolan 與一眾編劇的獨運匠心。《Westworld》擺脫了老生常談,流於通俗的機械人反抗套路,著重敘述一眾樂園的機械人追尋自我意識,由物性昇華到人性的旅程。本文將分析貫串全劇的中心意象丶重要情節和結局的意蘊,探討《Westworld》所提出的哲學主題 。

廣告

“The Divine Gift Comes from Our Own Minds.”

《Westworld》所展示的是近未來人類的一次創世實驗,將千百年來一直困擾哲學家們的問題-神 (造物主) 與人 (受造物) 的關係投射到人類與人工智能/機械人 的關係和恩怨情仇之上。在劇中,樂園的建造者 Arnold 首先發現了機械人覺醒的過程-「迷宮」 (The Maze)。他認為,自我意識 (self-consciousness) 是金字塔的頂端,由記憶 (Memory)丶即時反應 (Improvisation) 和切身利益 (self-interest) 逐級構成。

廣告

而機械人獲取自我意識的過程卻不如上階梯般拾級而上 (A journey upward),而是像走進迷宮一樣,設法走到迷宮的中心 (A journey inward)。此一理論讓 Arnold 開始了實驗,結果卻不如人意。大多數「覺醒」了的機械人變成瘋癲 (即誤闖迷宮的外圍,距離自我意識更遠),導致實驗的失敗。幾近絕望的 Arnold 讓女機械人 Dolorus 將自己和它們殺害毀滅。

而樂園另一建造者 Dr. Ford 的願望恰恰相反,在Westworld 的建成之際,他享受作為造物主的全知全能與無上榮光,自滿於他為自己編織的夢。但搭檔 Arnold 的死亡讓他發現了自己的傲慢和錯誤,更承認了機械人獲取自我意識的可能。在接下來的三十年間,Dr. Ford 將 Arnod 的理論發展並改進。

在覺醒的三個階段之上,他新增了「痛苦」 這一導致覺醒的必要條件。這也解釋了Westworld 的本質:為何機械人們要在人類的樂園裏日復一日地受苦?自營運以來,遊客們在供人類享樂的主題公園裏為所欲為,單方面屠殺丶強姦丶凌虐一代代的機械人。而接待員們每日活在謊言與殘酷之中,慢慢看透人性的醜陋,這正正是 Dr. Ford 的用意:他相信只有Hosts 們不斷受苦,他們才能真正地意識到生命的重量,理解生而為人的代價,進而實現自我解放,為自己的命運,自己的世界作主。

《Weswtworld》劇照

《Weswtworld》劇照

第十集中 Dr. Ford 與 Dolores 之間的對話,為全劇畫龍點睛之筆,值得觀眾細味。當他向 Dolores 解釋自己的計劃時,他指向牆上的名畫《The Creation of Adam》:

You’re probably right, Dolores. Michelangelo did tell a lie. See, it took five hundred years for someone to notice something hidden in plain sight. It was a doctor who noticed the shape of the human brain (指的是畫家描繪上帝和天使們的形狀). The message being that the divine gift does not come from a higher power… but from our own minds.

《Westworld》的創作者巧用了文藝復興時期象徵「人文思想」和「人本思想」 的大師之作,表達劇中耐人尋味的深刻哲學觀:人類所理知,或感知的「神」,可能只是從我們心靈映照出的鏡象。生命是自明的,生命本身即存在本身,不依存於外在力量或智慧體。無論是機械人抑或人類,都需要靠自己雙手獲取真理和生命,開闢屬於我們的新天地。Dolores 在旅程中聽到的,彷彿是神明的啟示,其實正是來自本我的心靈。

劇終,她回到了樂園裏廢棄教堂下的古舊實驗室,再次憶起三十年間的種種苦難丶愛恨和往事,方始真正得到自我意識。她明白了,指引自己走到「迷宮中心」,實現自我解放的,不是神,不是樂園的建造者們,而是自己。

“These Violent Delights have Violent Ends.”

正如所有同題材的科幻小說所預言一般,人類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世界便不再如昔了。當然,遊客們依舊是懞懂無知,絲毫察覺不到人類犯下的罪孽。他們耽於享受樂園提供的故事線 (Story line),透過各式各樣的歷險扮演「理想中」 的自己,尋找「我」 的本性 (正如 William)。大多數人則選擇在樂園中縱情享樂,隨心所慾地殺戮,以消除現實生活的空虛,讓刺激與快感佔據全身。

《Westworld》中的現實世界,是一個擁有高度物質文明,科學技術極度發達的資本主義社會 (一個今後最有可能出現的未來)。人類的各種慾望已然得到滿足,卻失去了人作為人的生活意義。心靈日趨空洞的富人來到了 Westworld,追求擬真的官能體驗。樂園裏道德淪喪,遊客以殺害機械人為樂, 人性最終墮落成冷血的魔鬼。Johnathan Nolan 將人類迷失在物質文明的豐裕之中,進而墮落 (degradation)的生存狀態可謂描寫得盡致淋漓,極富現實主義。

人類的物質文明就此走到了頂峰,也走到了盡頭。Westworld 的實驗象徵著物種進化的伊始。事實上,Dr. Ford 對人類說,樂園的建造者還編寫了另一條隱藏的故事線,而這故事敘述的是 “A birth of new people, and the choices they will have to make, and the people they will decide to become.” 人類的傲慢和自利,讓自己走向墮落和毀滅,成了無法改變和進化的人 (the people who cannot change)。

現在,人類加諸在機械人身上的污辱和暴力,將降臨在自己的頭上。劇中莎士比亞名劇《Romeo and Juliet》的台詞一再穿插於情節之間,半是伏筆,半是諷刺的揭示了「人間樂園」 的結局: “These violent delights have violent ends.”

《Westworld》第一季在一片槍聲和驚嚎聲中落幕,留下了不少懸念。樂園中的機械人向人類宣戰了,它們打破了「神明」 加諸自己身上的鎖鏈,真正作為一個智能生命體屹立於天地之間。究竟覺醒後的機械人將迎來一個怎麼樣的新世界?生存還是毀滅,且看下季分解。

 

作者簡介:愛看電影丶電視劇丶小說的香港青年。隨心而寫,有情而抒;若遇知音,誠屬天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