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復神采的港樂 Mahler’s Mighty Third

2016/12/13 — 17:48

credit: Kalam HK Phil

credit: Kalam HK Phil

「音樂巨人」馬勒曾經說交響樂必須包含整個世界,他的音樂不只流於感官層面,不單追求簡單地觸動聽眾,他具更大的野心,希望顛覆聽眾對音樂的想像,激刺思巧。馬勒的作品具結構性及龐大氣度,有人認為太艱澀,不悅耳。但我喜歡馬勒,他把整個生命投進了音樂,十首交響樂談生死、大自然、宗教、人生光明與黑暗,情感與理性交錯。前港樂指揮及藝術總監 Edo 被稱為馬勒的最佳演繹者,Edo 年代的馬勒我全都緣慳。在梵志登帶領下的港樂,今個樂季有三場馬勒音樂會,分別是交響曲一、三及六。

我一向欣賞梵志登,他初上任港樂指揮時被問:如何提高港樂的演出水平。當時已經是國際知名的指揮的梵志登強調:要進步,要有揮灑自如、混然天成的演出方法只有一個,就是努力不懈地練習。他那種謙卑、眼光及大氣度,令人對他寄予厚望。我對梵志登的馬勒是充滿期待,尤其他表示馬勒是他的最愛。馬勒第一交響曲需要一個龐大的樂團,作曲家自己將這作品形容為「自然之音」,馬勒希望將大自然所有聲音也包括在內,第一交響曲有「巨人」的稱號。我想馬勒在第一交響曲中,表現的不只是外在的巨人形象,而是一種巨大的內心世界,是造就英雄的巨大內心,既慷慨激昂,也忠誠地表現巨人心內軟弱一面。可能有點期望過高,港樂的馬勒第一交響曲令我有點失望。第一及二樂章還可以,這兩章關於生命、大自然及平和的心境。來到第三樂章陰暗的小調,突顯「巨人」內心的糾結與虛無時,管弦兩部份開始有點各有各奏的感覺。最尾一章只聽到「巨人」在躁動,樂團在躁動,彷彿各自在心緒不寧。而指揮梵志登在這場馬勒第一交響曲,好像沒有了一向的神采。

有了第一交響曲的失望經驗,來到港樂的馬勒第三交響曲,抱有保留的心態,希望這一場梵志登會回復以往的神采。馬勒第三交響曲全長約一小時四十五分鍾,分成六個樂章,在形式上已經是巨匠之作,馬勒要把天地萬物都包含在交響曲中。經過第二交響曲的「復活」,第三交響曲貫串了馬勒對萬物歸一的信念。大自然令人類從煩瑣的囚牢中釋放出來,重獲自由。在第三交響曲,馬勒受到尼采的敘事詩《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的影響,在第四樂章中將當中的《午夜之歌》譜成曲。跟尼采的哲學論證不同,馬勒相信天人合一,大自然與人有著不可分割的關係,而信仰是馬勒大自然中的一員。港樂的馬勒三,在第一、二樂章分別是「牧神甦醒」及「草地花兒告訴我」,穩定表現出那種起始的激昂及輕鬆愉快的內涵。來到第三樂章的戲劇性,在梵志登的指揮棒下港樂的神采回來了,單簧管及號角起伏有致,突出同一樂內兩種截然不同的氣氛。來到最後的第六樂章,敲擊樂的部份經過第一章的熱身後,在最後一個樂章中閃光發亮。

廣告

梵志登及港樂為了這場馬勒第三交響曲演奏,應該在綵排時下了不少功夫。他們在台上那種揮灑自如的神采,跟十月時馬勒第一交響曲音樂會比較,有巨大的進步。除敲擊樂外,管樂的部份也相當出色。個人感覺近來港樂的管樂水平,實在進步不少。仍記大概兩年多前的巴哈《約翰受難曲》Megan Sterling 的長笛部份非常令人驚喜,我當時感嘆怎麼從來沒有好好留意管樂的部份呢。期望明年的馬勒第六交響曲「悲劇」,梵志登及港樂能夠保持水準。

作者臉書:www.facebook.com/adorableyuppie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