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應 Edward Ho〈何不食肉糜 — 脫網這種生活〉

2019/2/25 — 14:21

香港電台節目《脫網人生》截圖

香港電台節目《脫網人生》截圖

《脫網人生》這節目,引起愈來愈多人討論,也許脫網這概念對於大眾來說都比較新,所以大家只憑標題或部份內容,實難以全面理解究竟什麼是脫網,又或是脫網在香港可行不可行。

脫網一詞多數人會認為是離開主流的網絡,當中較明顯的是能源網和食物網,其他無形的網包括物質消費的網,教育的網,有錢才開心的網,有樓才是能幹等價值的網等等,只要你不認同現在城市的生活方式,想活出不一樣的生活可能,脫網就是其中一種可能。

網上專欄作家 Edward Ho 寫文回應我的文章,他更以「何不食肉糜」來形容脫網這種生活,以我中學程度的歷史常識,這句說話應該是比喻當權者不懂人民實況,說出離地的說話。他把我看得太高了,如果我是當權者,我就會反思為什麼有人會選擇脫網,是不是城市的網有不當的地方呢?例如,脫網者選擇太陽能發電而不用燒煤產生的電,是因為想減低碳排放,他們是用行為表達對制度的不滿,為了地球好,作為領袖就應該提高整個城市的再生能源比例,以回應民間的聲音。

廣告

作者把脫網等同獨居,也許他只看到一兩個脫網者是獨居,就誤以為所有脫網者都是獨居,如果他有看我的節目,或事前多做資料搜集,就知道世界各地有愈來愈多生態村的出現,志同道合的人聚在一起生活,形成村落,分工合作,和而不同地生活。你可以說脫網的人數較少,這是事實;但人少不等於孤獨,不等於獨居。

自主生活不是自私,而是對生活負責

廣告

他更認為「說成是生活自主,倒不如說這類自給自足的生活是自私。人人自立一套系統去支撐自己生活,宏觀而言未必對環境有好處。」我看到的跟他相反,脫網是自己有一個系統去生活,當中包括處理自己的污水和垃圾,不把垃圾送去堆填區不等於隨便棄置,相反,如果每人先盡自己責任去解決自己製造的問題,社會的問題就會減輕很多。例如,我十多年前開始脫網,那時候香港還未有廚餘回收,其實今天也未算有呢,我就把生活廚餘放到田中推肥,減少推填區的負擔。如果每人都自私一點地努力解決自己的問題,我們堆填區的問題一定比現在易解決,要知道香港有三千多公畝農田是荒廢的呀,如果每人都省電一點,又或是在生活加入太陽能發電,就可以減少對電力公司的依賴,也不需要興建更多的核電廠,為城市添加不可逆轉的核災難風險。

脫網是善用科技,而不是排斥科技

作者指出「他(野人)不可忽略,正正是社會逐步建立的制度令人類生活得以改善,而令人類可脫離苦海的,每每都不是他這種反文明、盲目『擁抱自然』、甚至反智的人所推動。相反,只有真正思考、計算,落手處理的人,才可令人得到更幸福生活。」為了吸引讀者,他把回歸自然說成盲目擁抱自然,把推崇古人智慧說成反文明,再把脫網生活說成反智,製造出一個強烈的對立面,成功換來四百多個讚好,但對於討論脫網一事,非但沒有幫助,反而令更多人混淆。

現代人離大自然很遠,愈來愈多人患上大自然缺失症,小孩不知道食物是從泥土裡種出來,以為是在超市裡生產的,人們不知道清新空氣的味道而只知空氣清新機。更嚴重的是很多人不認為這是一個問題。從我鼓勵大眾多些接觸自然時,他們以為我是盲目「擁抱自然」一事中可見一斑。

脫網生活不是回歸原始,它是一種結合古人智慧和現代科技的新生活。祖先們惜福愛物,善用資源正好體現在美加盛行的地球船設計之上,同時現代的太陽能應用技術已經廣泛應用於加拿大與日本的脫網居所以至城鎮之中。

文中最後說「野人提倡的脫網生活不是無知,而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更是享用著現代文明成就,追求自己最大的滿足,對貧苦大眾講著『風涼話』」,我倒是覺得這句說話用來形容城市人的生活比較貼切。為了滿足物質欲望,不斷消費,消耗大量資源同時又製造大量垃圾,燒煤發電,濫用石油,核廢料的污染問題,大規模生產以致土地貧瘠,文明的農藥做成土地和水源的污染等等,但大部份人仍然以推動經濟,提高生活質素,科技解決問題等口號催眠,不察覺自己正在破壞地球。

主流城市生活看似文明,看似多元,看似提昇人們生活質素,其實,這正是一層層的無形的羅網,限制了我們的思考和想像,即使野人在香港實踐了十多年脫網生活仍被質疑,可見這「網」不易脫呢。

(本人稍後將再撰文回應 Edward Ho 第二篇文章〈再談脫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