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看教育本義 — 優學年是先導也是反思

2018/6/14 — 21:57

圖片來源:天窗出版

圖片來源:天窗出版

【文:趙永佳、何美儀】

近年不斷有孩子跳樓自盡的新聞,是不是時候大家停下來,思索教育是甚麼?以拉丁文的原意來說,教育是「引導人成人」。如果所有人,包括家長、老師、辦學人、教育局都以成績來定調孩子價值,大部分孩子就不能在學校看到自己的舞台,感受不到舞台的喜悅和滿足。隨之而來的,就只有失落和懼怕。唯有以孩子為中心,從孩子的基礎能力出發,才能讓他們找回自信,讓他們看見成功的機會。

除了教育法例的問題外,有家長曾向我們提問:「安排孩子參加不同興趣班也可以擴闊視野。」同意,但不同的興趣班會有不同的導師每天跟著孩子。就像參加課外活動一樣,興趣班導師只跟孩子相處數天,對孩子的認識不會深入,孩子亦不會在短時間內表現真我。

廣告

老實說,課外活動比比皆是,只要願意給錢,甚麼活動都可參加,但這只會流於不同活動技巧的學習。品格培養則是生活素養的培育。就品格培養而言,由一位導師主力陪伴孩子,就孩子的步伐及性向而設計活動,才能更貼身地幫助孩子清晰看到自己的強弱項,繼而作出改善。所以導師所設計的活動,並不只是讓孩子開心學習而已,而是周詳地為孩子度身訂做的成長歷程。

亦有朋友說:「現在學校已加插了很多活動來鍛鍊孩子的自理能力,擴闊他們的視野。」同意!境外交流、社會體驗、參觀、比賽……形形色色的大小活動,為學校生活帶來不少生機。體驗,絕對是有的。但對於老三這種自信心低及學習能力弱的孩子來說,這些「體驗活動」的力度和深度都未必能轉化孩子的負面情緒。不要忘記,除了這些「體驗活動」,孩子還要面對排山倒海的預習、家課、測驗,初中同學更要面對學習模式的改變和要求水平的飛躍。艱苦得來的正向思維,很容易一下子便被蓋過。

廣告

所以,我們做的,是預防的工作,而不是補救的行動。我們覺得香港的教育,並不單單是人的問題,制度層面的不足,似乎更重要。其中一個最大的缺陷,是我們現在的教育體系,對個別同學的問題,並不能進行個別處理。原因一方面是資源不足,另一方面,也是教育體制中,「主流」極強,「異類」嚴重不足,形成「一刀切」(one size fits all)的現象。

而且,我們現在厲行的融合教育,把大量不同需要的同學搞在一起,但卻沒有資源,也沒有足夠的創意,來照顧他們不同的需要。例如,低組別(banding)的學校,集合了大量學業能力較低,家庭支援更不足的同學,但在公開考試、當局監控學校的制度、甚至家長的短視之下,除少數學校之外,都拿不出一套有效的方法來提升同學的能力,和更重要的學習興趣。

在成績掛帥的大前題下,所有的學校,都只能在公開評估(TSA /BCA、Pre-S1、DSE)的魔笛下共舞,對於同學的品格培養,未必能在每一位同學身上實施。最基本,也是每一間學校都會雷厲風行的,偏偏不是所有同學都能接受的—乖和服從。當然其他多元智能的發展,也只能點到即止。

在高組別的學校,學生能力較強,因此看起來學校能做到的較多,但其實背後家長付出的更多。要進入傳統名校,「一體一藝」已不足夠,家長於是進行「軍備競賽」,以補習、才藝班等填滿同學的課餘時間,但這種不斷加大投入的「粗放式」發展,卻不是每個家庭能做到。因此,低組別學校的基層子弟,在這教育競賽中只能不斷受挫折,而喪失學習動機。

這個休學年的嘗試,其實更希望大家對主流教育制度有所反思。

趙永佳、何美儀《休學年 優學路》

趙永佳、何美儀《休學年 優學路》

《休學年 優學路》
作者:趙永佳、何美儀
出版社:天窗出版社
ISBN:978-988-8395-52-1

內容簡介:作者趙永佳及太太何美儀,分別是大學教授及英語老師,仍然相信學校是讓孩子成長的好地方,然而眼看小兒子在學校學習倍感吃力,決定讓他在升中前休學一年,期望培養出更具解難力、抗逆力及自信的孩子,迎戰主流中學教育。

兩夫婦遇上更多非常家長,於是六個孩子齊齊開展休學/優學年。在生命導師的同行下,在長洲「打地鋪」、在大澳學慢活,在紙皮箱玩樂中學習共融……在度身訂做的體驗式學習中,趙家小兒的自理能力果然大躍進,規劃日常交通路線、整理溫習測驗時間表自己一手包辦、從前怕醜的他,回歸中學後,竟被選為司儀代表……

記下 6 個孩子「優學」路,作者娓娓道來孩子如何蛻變,其中有跌跌碰碰,亦有甜美成果,分享這一年「體驗式學習」的實戰歷程,不只是一個印記,也期望讓主流學校師長明白「Learning by Doing」的學習文化,讓主流學生都可以嘗其美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