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因為李光耀,他們分手了

2015/3/27 — 21:52

資料圖片:李光耀 @ Facebook

資料圖片:李光耀 @ Facebook

我個 friend 因為李光耀的死,跟他的女朋友散了。

這真是一件古怪而又現實的事。他的女朋友是一個 control freak。借用殷海光≪人生的意義≫的講法,control 有四個層次:物理層、生物邏輯層、生物文化層和道德理想真善美。

那麼人本來就一定受物理和生物邏輯支配的。正如殷海光所講,「如果有人活得不耐煩的話,他從樓上跳下來,非傷即死,毫無問題的。那就是受物理定律的支配」,這就是物理層;「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求之不得,輾轉反側」,這就是生物邏輯層。不管你有沒有女朋友,都是同一回事。對於這個,我個 friend 也沒甚麼好埋怨的。

廣告

他女朋友的 control,由生物文化層開始。

遇過多少視乎時運高唔高,可你總會遇過這麼一些女生:穿衣穿甚麼,由她決定;吃飯吃甚麼,由她安排。假如你們不幸同居,她愛住哪裡就住哪裡,你無權過問;搭的士還是 uber,未經她首肯你也唔使旨意 call 車。那,就是生物文化層的 Control。

廣告

這些我個 friend 都可以接受。

問題就出在李光耀死後,她的 Control 要向道德理想真善美一層邁進。

看我個 friend 女朋友的性格都知道,她是李光耀粉,而且是死忠那種。李光耀死後新加坡宣布全國哀悼七日,我個 friend 的女朋友不是坡人,卻竟也和南洋一條心,齊齊哀悼了。她向我個 friend 耍手擰頭說,一周內不得出街不得拖手不得做愛。

這些,我個 friend 都可以接受。

只是當他在 YouTube 看貓貓短片時,她竟憤怒了。

「你頭先笑乜?」她問。

「咁……隻貓好得意嘛,佢想跳上梳化但發緊夢,跌咗落地。咪好好笑囉。」

「我哋喺度哀悼喎!你有無見過人一路哀悼一路笑呢?」

「咁……咪唔笑囉。」

「唔係呢個問題。」她又耍手擰頭。「李光耀死咗,點解你仲笑得出?」

我個 friend 抿一下咀唇。女友追打:「點解可以笑得出?李光耀係偉人!」

「我覺得佢係獨裁者……」

「咁你哀悼乜鬼呢?」

「喂,係你叫我哀㗎喎!」

她擰頭擰頭擰頭。「咁你到底知唔知咩叫哀悼?你哀都唔哀下,點悼?」

「喂,我都唔鐘意李光耀,點哀呀......」

「咁我叫你哀你就哀啦!要唔開心!唔准開心!要喊!唔准笑!」

於是他們就分手了。雖然我個 friend 很不開心,但對他來說這應該是好事,我想。晚安。

 

(文本無題,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