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朗程

葉朗程

一個自稱「IFC 張智霖」的 private banker,一個又一個浪漫與惡俗的中環故事。 www.facebook.com/marcusyiphk

2016/6/22 - 15:52

圓妙

台北誠品的休閒區,三呎之隔,有美女。

問題:「如何與鄰座女生搭訕而不失霸氣?」

十八廿二甚至三十出頭的時候,總會經歷過類似的心理掙扎:遠處看見一個她,蠻漂亮的,如果可以跟她聊一聊,多好,但應該怎樣打開話題?聽說,十居其九的結局,都是在你未想到怎樣開口之前,她已經消失了。沒打算也沒能力教你如何跟美女搭訕,而其實,我只是想帶出一個哲學問題。

廣告

Ok,先想像,為什麼我們會不敢跟坐在誠品書店的美女搭訕?

四個字:難度太高。的確,難度真是太高。首先,這不是 Dragon-i,而是誠品書店,所以沒有酒,她清醒,你更清醒。其二,對方看起來太斯文,which somehow 令你覺得如果你貿然搭訕會讓你看起來有點禽獸 feel;第三,也是重中之重,你之所以覺得難度太高,因為你給自己預設了一個 objective。

最瀨嘢就係個 objective。

這個情景,你的 objective 是什麼?你的 objective 是「得到」,又或者簡單啲,你的 objective 是「成功」。就是因為你想得到,得到她的青睞,所以你怕失去,失去自己的尊嚴。有些人,越是想成功,就越去到盡;可惜,更多人是,越是想成功,就越會怕失敗。

係唔係好 deep 呢?未算。

靚女既然係靚,點解我哋要覺得佢好似怪獸咁,要怕佢?朱犀就驚啫,女神都驚?大家想像吓,我哋驚,原因其實同換車一樣。

想像一下,現在你開著一部萬事得。然後,你停埋一邊,落車買罐雀檸。

買完雀檸之後,你見到一部藍色法拉利 458 停咗喺你後面,個司機又啱啱落車。喺呢個時候,你心諗,如果可以同佢換車就好啦,就算一個鐘都好吖。理論上,想做咪去問人囉,問吓又唔犯法嘅,但最終你會唔會敢開口話:「先生,可唔可以同你換車揸一個鐘?」問嚟都多餘,梗係唔敢啦,點解?因為你覺得自己架萬事得低人哋架法拉利好多皮。冇問題,這個想法絕對合理。

好啦,而家再將個故事 rewind 一次,不過今次調轉,揸法拉利嗰個係你。假設你真係突然心血來潮,好想試吓揸萬事得嘅感覺,咁你又會唔會多番少少勇氣去問人:「先生,可唔可以同你換車揸一個鐘?」一定會,擺明獅子撲兔嘛,即係食硬佢。就算佢最後真係唔肯換,你都唔會有 hard feeling,因為你只會覺得佢係一個沒有品味嘅 loser。

同樣道理嘛,看見所謂美女,你怕,因為你已經覺得她是一部法拉利,而你就只是一部萬事得。你覺得自己唔啱 level,所以未打先輸。

講咁多,係因為今年似乎不是太旺我這個生肖,身邊竟然有三個要好的朋友分別受了一點挫折:一個失了大客、一個升不了職、一個更被裁了出來。

他們不開心,我也不開心,希望他們要好起來。我們的世界是圓的,所以看每個女人又好、看每段經歷又好,也可以有無限個角度。

借這個跟美女搭訕的道理,我只是想說:千萬不要妄自菲薄,你覺得自己是法拉利,你就是法拉利。還有,別把得失看得太重,因為有得必有失,有成必有敗;凡事都有正反兩面,唯獨是「嘗試」兩個字是沒有相反詞的,所以只要肯試,你已經贏了,除非你選擇放棄。

原刊作者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