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台灣這個社會裡,我們這群曾經被迫長大的人

2017/6/3 — 11:29

日劇《四重奏》劇照

日劇《四重奏》劇照

這是一封信,或許是給某一個人,也或許是給某幾個人,甚至,是給這個社會裡,我們這群曾經被迫長大的人。

*   *   *

「泣きながらご飯食べたことある人は,生きていけます」(經歷過一邊哭一邊吃飯的人,才能繼續生存在這個社會上呢!)

《四重奏》,卷真紀

廣告

身為一個跟你一樣,從小就被強迫長大的人來說,我很能理解你現在的反彈,而且這種反彈是說不出來的,因為大家都會說,「可是你現在看起來一切都很好」「如果當時沒有逼你長大,你現在會這麼好嗎?」等等的言語,讓你覺得,有這種想法,似乎是大逆不道的。或者用一句簡單的俚語作結論,人家說我們「得了便宜又賣乖」。 然而,我們自己才會知道,被強迫長大,究竟有多痛苦。以我為例,在我還不確定讀書的意義時,我就得要背書、考試,考好是應該,考不好是悲哀。有人會被父母干涉未來的選項,而我則是父母完全不給我指引,讓我一個人決定所有的一切,但是只許成功,不許失敗。長大以後,當我回頭看這一切,才知道過去曾經有多凶險,而自己究竟有多幸運。

「息子が言ったんだ『早く大人になりたい』って。その時僕は毎日『子供に戻りたい』って思ってた」(兒子說,想早點成為大人,在他說這句話的時候,我卻想變成小孩)

《四重奏》,家森諭高

廣告

這樣的「被迫長大」,在台灣的每個角落都發生過,而且以不同的面貌重演。有人從小就得負擔家計、有人被迫中斷學業、有人必須放棄所愛,都是為了別人的期望。而小時候不懂得反抗,或者反抗也沒用,就這樣莫名的長大,而我們於是開始怨恨,即使現在過得還可以。然而,我想跟你說,過去留下的痕跡,不論是好是壞,對個人而言,都是有用的,而那些經驗,也不會全然都是負面的。那些工作經驗,對你而言有時候是在騙人,但其實帶給人家很多的療癒效果;那些人霸凌你,甚至欺負你最好的朋友,但其實帶給你成長的勇氣,以及未來面對更多惡勢力時,不屈不撓的毅力;那些醜惡的職場文化,讓你覺得不想在那樣的工作環境繼續下去,卻讓你抬頭往另一個更美的工作前進。一路上,所有在你的湖面投下的石頭,都激起湖面上美麗的漣漪,一圈又一圈的往外擴散,不是嗎?

「人生には、三つの坂があるんですって。上り坂、下り坂、まさか」(人生有三種坡,上坡、下坡與沒想到遇見這一波)

《四重奏》,卷真紀

我沒有想要美化你的過去,我只是想說,一切都是有意義的。神讓我們來到這個世界上,必然會賦予我們某些使命。或許是照顧好自己,或許是讓家人更好,更可能是庇護更多的人,乃至於社會。我們不需要急著想要割裂過去,即便那些過去醜陋不堪,那也是屬於我們的過去,一定會留下些什麼。不就是那些惡人與壞事,給了我們更多的能力、經歷與勇氣?讓我們擁有更多的方式與同理心,去解決別人的困惑?

「悲しいより悲しいのはぬか喜びです」(比起悲哀,更讓人難受的是空歡喜)

《四重奏》,卷真紀

你問我,要怎麼讓自己走出現在的悲傷?其實每個人的方式都不一樣。對我而言,解決悲傷的情緒,最好的方式就是大量閱讀悲劇。因為當我們閱讀大量的悲歡離合,就會更清楚自己過去或現在所面臨的苦痛,其實都是小事。雖然說,痛苦不能比較,然而當我們看到大量的、別人的苦痛,就會更清楚我們來到這個世界,苦本來就多於樂,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大概就是這個意思。然而,我們還有一與二的如意事,讓我們在飽經傷痛時,還能滿足的往前進。而且,在我們還有能力的時候,讓別人的如意事,可以增加到三或四,那不就已經是我們來到這個世上的目的了嗎? 希望你能明白,凡人都寂寞,我們是凡人,然而還是可以做出一些有趣的事。

最後,我就以這句話作為給我們這群人的勉勵,即使每天吸收很多負面能量,也知道世界是很糟糕的,但是我還是要跟你說:

「注文に応えるのは一流の仕事、ベストを尽くすのは二流の仕事、俺達のような三流は、明るく楽しく仕事をすればいいの、志のある三流は四流だからね。」

(可以揮灑自如,順應客戶要求的是一流人才,盡全力把事情做好的是二流人才,我們這種三流的人才,快樂地完成工作就可以了,而如果快樂的工作,卻還保有志氣的三流,就是四流人才。)

我應該算是第四流的人才,所以你就別擔心了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