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月台上等你》的選擇是…

2018/12/17 — 19:27

近日女歌手衛蘭推出了一首新歌《在月台上等你》,這首歌講述一對情侶中,女方感到時間不會停頓,令到女方也感到彼此間的步伐也不再同步,在這個情況下逼不得已也要作出選擇。如歌詞而言,「情愛分化兩極,充滿壓力,是嗎?代價不小」,繼續下去的代價是相當大,而且是十分痛苦的,因為著實「等,等不到大概」,看不見明天的等如同謀殺著人的生命。儘管分開的代價亦高,過程也甚是艱苦,但這選擇,也許來得合理,因為長痛不如短痛吧。到底人要成長還是繼續讓自己沉迷於一個如歌詞所言由當初的初見而帶來的「世外桃源」,這是值得反思,填詞人在當中也給予了肯定的答案。由這首歌曲,故事中女主角的選擇,筆者被引發思考一個問題,這就是「選擇在成長的階段中是怎麼樣的東西?」

由此,筆者想起了韋家輝編導的一部被評為「胡鬧」、「失控」的電影《最愛女人購物狂》。當中四位患有選擇困難症及不能自控的主角隨著年紀漸長,能力有所提高,他們愈多的購物,借口以購物來減壓,但其實往往買過東西後卻充滿後悔。更甚的是,在一次拍賣當中見著他人爭奪毫無意義的「二手袋」,看見別人在爭奪,他們也會一起爭奪,為的只是要顯示給別人自己的能力,但過後卻也是後悔,這顯然是一個不知自己「需要」與「想要」的情況。但其實這揭示了他們樓本不是自己在做「選擇」,而是由社會、文化及群眾來為他們作選擇。

片中最為人逅病、最引起人反感,但筆者卻認為是最為驚為天人的一幕,就是由徐小鳳所扮演的一個心理學權威在幕後操控,以「電話駁電話」的方式來幫助這四位主角,在決定不到自己應選擇哪一個為未來的另一半時,作出選擇與決定。這一幕看似胡鬧,但其實內中韋家輝想帶出的,卻是人們太習慣把自己的選擇權交付給社會思潮文化外,還有一些有權威的人士。是心理學權威又如何?她是他們本人嗎?她知道人核心的思想嗎?當然不是。其實徐小鳳也只是不斷的給予指引及方向而已。然而韋家輝於此片以一個超現實的表達手法,來帶出太多人在現實中失去個人身份以及個人形象,以致自己需要甚麼也不知道,到頭來連選擇權也甘願交給他人,以不同的藉口(在片中就是他們患上不同的心理病)來拒絕承擔由成長所給予如要「為自己選擇需要的東西」、「為自己選擇誰人來成家立室」的責任,亦即拒絕成長。說穿了,「選擇」在成長的階段中會以倍數遞增,而這亦是一個必須要負的責任,只是我們會逃避責任,請他人或文化來為我們選,還是我們會自己為自己選呢?

廣告

今天「信二代」固然是不斷在把選擇權交給父母及導師,自己拒絕在信仰路上有所成長。但其實普通的平信徒如我們,在信仰上也有著這個把選擇權交給他者的表現,例如,由堂會決定哪段「講道經文」成為在那週反思自己生命的工具,而不會自己選擇靈修經文;由社會的文化為我們決定我們應用工餘的時間來進修,而非享受上帝帶給我們的安息,欣賞上帝的創造;由流行文化來為我們選擇我們何時要拍拖、結婚、生兒育女,而非思考上帝要我們建立怎麼樣的家庭,自己又是否已準備好成為別人的支持。

潮流文化、社會壓力、堂會、導師、甚至權威專業人士如神學院老師,也只能夠如徐小鳳在片中以電話搖控來為四位主角帶來選擇方向,最終從四位主角各自離開「被安排」到的教堂,尋找自己最愛的人來結婚就明白,唯獨自己承擔起「選擇」這個責任,才可以有最合適自己的人或事,信仰亦然。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