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這個真誠已不值一文的時代,你選擇相信甚麼?

2015/12/15 — 16:16

立場新聞製圖 (背景相片:HOCC Facebook Video 截圖)

立場新聞製圖 (背景相片:HOCC Facebook Video 截圖)

這天,帶着我即將演出的歌單,獨自一個人攀上了獅子山。

這段山路走起來比我想像吃力,斜坡更斜,路程更遠。是日不見藍天,故雖是星期天,但小徑人煙尚算稀少,偶爾還能有獨自流浪荒野的錯覺。走在這個三四星難度的山路,每隔一段便要停一下,兩小時後,終於首次站於這熟悉的山峯上。

突然迷上攀山與camping,並不只是一時的心血來潮,而是一種急切需要。你沒有發覺嗎?身邊的人和事,這一年內,似乎變得更極端更瘋癲。各種資訊和互動,令人狂躁不理智。走到郊外,是避免一不小心被捲進這負磁場的最有效方法。

廣告

這是個甚麼都造假的時候:新聞造假、食物造假、電視節目造假、連like都能造假。偏偏大眾又越見樂於接收這些真假難分的即食訊息,白與黑之間的準則越具爭議,你的白可以是我的黑,反正我一定白你一定黑,完。面對着龐大訊息量,大家都追求即時反應,真相?咩嚟㗎?食得㗎?每人手上捧着一堆石頭,時刻戒備,丟得快又狠,沒幾個人有閒情先理解事實和真相。指摘嘲笑別人,多容易啊,但我們有多久沒有照照鏡子,看看自己?

腳下踩着泥土,離開日常,接觸着天和地,你會反覆被提醒。在山坡上下移動時,你會清楚感受到身體每個部位的強壯或不足;獨自躺在星空下,或是對着慢慢燃燒着的營火,你會記起生活中漸漸被忘卻的簡樸。拿走日常的瑣碎煩囂,唯一夥伴就剩自己。你或會想起你完成過或未了結的,令你遺憾或悔過的。面對自己,才是最大的命題,我們還有這個勇氣嗎?

廣告

「有時懷疑,香港人受了甚麼詛咒,太多時彷彿失去了欣賞真與誠的能力,拿出赤子之心、赤裸之誠,不但沒有市場,人們眼尾不望一下吐啖口水之餘,更會招來訕笑,彈你不識時務,或者太儍太天真。」是的,在今天,再說「善良」再說「真」,已經超級過時,上周看着畢明這篇文章,慨嘆。

我就是這樣不識時務的笨蛋,多年沉悶地反覆探索着這題材。在這個以點擊率作準則的時候,也偶被迷惑了方向,沮喪時也會想,現在,再說赤誠,還有意義嗎?
幸好,迷失時,我也有我的Soundtrack。

「地平線の先にたどりついても
新しい地平線が広がるだけ
『もうやめにしようか』自分の胸に聞くと
『まだ歩き続けたい』と返事が聞こえたよ
即使抵達了地平線
眼前還是會出現全新的地平線
問問自己『乾脆就這樣放棄吧?』
聽到的回應是我還想繼續走啊~」

二○○八年,聽到這一首歌,Mr.Children的《Gift》。無法準確描述那一刻的震撼,首次有一種被歌者直唱進深心處,瞬間令我有「人生還是滿帶希望的啊!」的鼓舞。後來,再細看歌詞更是不得了,這首歌自此成為我的信仰。那刻,是一個啟發,一個醒悟:在再混濁的時候,「真誠」還是最可貴的。

事隔多年,收到他們的最新專輯,製作特輯DVD播放出櫻井和壽和其他成員關在錄音室的絕密片段。看着看着,好像又懂了些甚麼。多年來,他們的音樂說不上有太大變化,但若你懂得聆聽,他們最珍貴的,正是那份不變的堅定——不為潮流而動搖,不為效果而賣弄。於音樂或歌詞上,一直在追尋着善良,堅守着真摯。

站在獅子頭頂上,我再次聽着這首歌,全身上下無一細胞不在震動。我想起在「十八種香港」第一站伊館,那最後的畫面,我站在香港的山脈前,回頭看着這頭守護者我們的獅子,屏幕上出現的八個字:「對得起自己和時代」。三百多天來,經歷着變遷,調整着步伐,嘗試做到這句話所說的。途上偶有所料不及,也有感到乏力疲倦時。但無論如何,在這個接近一年完結,這個巡演完結的時候,我從那個起點,走了上來,變成畫面的一部份。
縱有不足,也可算是盡力了。

這句話,前面其實還有一句:「繼續推進否則停止追夢。」人生就是不停的推進,一個山坡跨過後,還有另一個山坡,是無止境的地平線。不相信美,看不見善的人,面對這樣不斷的巨浪,根本看不出個究竟,到後來也許只能選擇放棄。要能不斷推進,首要是你必須看見那個更大的畫面,那個Greater Cause。「自己」與「時代」,一脈相連:「時代」不好,「自己」不會好,「自己」不好,「時代」亦只能停滯。

人生的重點,也許不是我們能征服多少個山,而是,在我們又越過高山又越過谷後,會成為一個怎樣的人,能為自己和這地方,鍛煉出多少的堅壯。

原刊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