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城市喧鬧,但我們總遺忘了聲音

2015/2/12 — 15:27

「粢飯丫鹹肉糭丫,茶果鹹肉糭丫,新鮮熱辣嘅。」如果你曾經在上水生活過,大家都會記得,這把無分寒暑,每朝放送的叫賣聲。上周有網民拍下,小販姨姨被食環帶走的相片。心中的第一個反應──我們以後會不會再聽不到這把聲音?

常言道,香港是一個喧鬧的城市。車聲,人聲,叫賣聲,構成了重要的香港印象。手機照相方便,我們大概都記下過不少霓虹招牌和騎樓露台,但汽車風馳電掣、人聲沸騰的回憶,又有幾多人檔存?

響起《藍色多瑙河》,大家想起的大概是雪糕車,而非史特勞斯;五音不全的《世界真細小》又會令你想起,小時候中秋節提在手裡的燈籠,或者那座十元一次的「砵砵車」──而這些今日都已經愈來愈少見,甚至已經消失於現實生活的場景。還有那些茶樓點心車,姨姨叫著「叉燒餐包、叉燒酥、鹹水角、豆沙角、春卷」。明明不過是日常的小節,卻牢牢地烙印在腦海裡。又如盛極一時,令人煩厭的「絲襪佬」。「埋黎睇,埋黎揀,十蚊三,十蚊三」、「全場八折,要買趁手」……現在回想起來,一切突然也覺得有種緬懷那些年的陶醉。

廣告

香港也不是沒有關注聲音的組織,但採聲對於很多人來說,還是極度陌生的行為。有一次,跟朋友談起保育話題。從皇后、天星,到最近的雨傘運動,一路走來的她問:「怎麼當日沒有人錄下碼頭的鐘聲?」

對喔!不是說整點的「噹噹噹」,有種古老而神秘的氣氛嗎?怎麼大家搶著搭最後一班渡輪時,按下快門之際,都沒人認認真真地收集我們習以為常,卻又其實遺忘腦後的聲音?

廣告

今日我一再路過火車站的天橋,喜聞粢飯姨姨的叫賣聲依然。想想,即使沒有食環驅趕,姨姨也會漸漸老去,終有一天,象徵著早晨溫暖的聲音,也會消失人間。想到這,我忍不住掏出手機,記下這熟悉但已經開始褪色的影音。

回憶的組成,不單是影像,也有聲音。留下來,對你或者沒甚麼感覺,但對於與姨姨有過一面之緣的人,卻是共同生活的見證,但願能留住聲、留住畫、留住人情。

發表意見